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从东施变成西施

2019-08-27 23:54:15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很多漂亮优秀的女孩有此类烦恼:“身边总有一两个‘变态女人’,我穿什么衣服,她也要马上去买同款来自55555333.cc。我用什么包包,她随后便也拎来。从上到下,非要复制出一个我的样子。想骂她,她却贱贱地赔笑不与我为敌,实在拿她们没法子。”

  这是很有普遍性的现象55555333.cc。优秀人士身边总有一大堆模仿者,各式版本的重复,好比是你各种哈哈镜里的影子,躲都躲不开。

  我们周围有些白领亦是如此,总爱拥有一两件跟上司相同的物品,手机、打火机、钱夹。

  也许大家会认为:这不是正说明下属跟上司的关系好嘛,爱好也相近!

  恰恰相反,这些跟上司相同的物品,是下属潜意识的流露:总有一天我要取代你!

  一个人对他人最深切的嫉妒,是要占有他所拥有的一切。有时这种占有不见得是抢夺,仅仅是模仿,大多数平凡的人乐此不疲地在复制着自己渴望的一切5_5_5_5_5_3_3_3_c_c。当复制到一定程度,他们的内心,渴望的是把原版干掉、取而代之。

  虽然他们之中几乎所有人都不能成功做到这一切,但对一个优质生活的模仿者而言,这是赖以生存下去的梦想原动力。于是做梦的过程中,渐渐把原本的自己丢在了很远的地方。

  如果东施活到现在,倒很想跟她谈谈5~5~5~5~5~3~3~3~c~c。她不是个蠢笨的女孩,她只是个不知如何去做自己的女孩。

  东施姑娘,如今还有很多很多,以各种姿态生活着。

  如果你遇到了她们,别忘了,替我赞美一下她们身上那些细微的闪光点。

  平凡的女人身上,亦总会有些可爱的地方5+5+5+5+5+3+3+3+c+c。如果你发现了,别让它们漏掉,因为它真的可以让平凡女孩变得自信、变得美。

  一个女孩,从东施变成西施,只需一件事情:把自己做到最好。

更多推荐:
>>> 每次只赚一点点
>>> 父亲不是『百度』
>>> 不要跟太闲的人走得太近
>>> 到别处去
>>> 马虎是只什么虎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不悦人眼不追风

    发现枇杷开花,确实是个意外。初冬的下午,去公园散步,驻足小憩时,谁知就站在枇杷树下。我下意识地攀住一根枝条,见枝头攒动着一串串似花非花的东西。正因为这似是而非,反倒引起了我的注意。抱肩,仰头,仔细看时,高高的枇杷树每一根枝条的顶端,几乎都有这样的东西——毛茸茸的、近似赭色的主茎的周围,派生出一簇簇豌豆般大小的颗粒,紧紧地挤在一起,给人一种抱团取暖的感觉。有的业已绽开五片很小

  • 为爱逃亡

    你发梢的芬芳轻撒在阁楼上皎洁的绮窗外随风飘香夜太痴狂我醉卧异乡听闻一曲佳人的歌唱烛火微酣催梦入夜半阑珊的湖畔时光荏苒打翻酒里的相思几盏恍惚转眼又是一年岁月燃尽时光为爱逃亡满城枫叶尽成霜遥想你美丽的容妆与千里之外我的惆怅静静地清泪沾满衣裳

  • 薛宝钗:任是无情也动人

    还记得宝玉生日群芳抽签占花名吗?宝钗抽到的那根签子上写着“任是无情也动人”。这告诉我们,她动人是真的,无情也是真的。作为一个以热情自居的人,我不喜欢宝钗也是理所当然,这种不喜欢到了三十几岁才有改观,首先因为我比以前更习惯了曹公的“皮里春秋”,也就是有话不好好说,其次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评判事物不只是用意气,还多少要使用大脑。于是对宝姐姐的无情与有

  • 我们为何热爱马尔克斯

    加西亚·马尔克斯是文学爱好者很难绕过去的一个名字,他就像浩瀚夜空里的一颗明亮星辰,不仅照亮了自己的历史位置,也为后来者的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想象和激情。其不朽巨著《百年孤独》,就是中国作家用于借鉴和模仿的文学《圣经》。凭借《百年孤独》获得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马尔克斯,被誉为诺奖史上最无争议的获奖作家。不过,作为一个用西班牙语写作的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更感自豪的是凭借这部作品征服了拉美的读者。

  • 鲁迅曾经最痛恨的人

    陈西滢就是陈源,就是那个写《西滢闲话》的作者,那个曾经让鲁迅最痛恨的人。鲁迅骂人一向厉害,喜欢痛打落水狗,他如此这般痛恨,死活不肯放过陈源,不是没有缘由。堂堂北大教授陈源,居然写文章说他剽窃,白纸黑字,男盗女娼是最歹毒的骂名,鲁迅焉能咽下这口恶气?陈源有个小妹叫陈汲,是竺可桢的后妻,竺可桢的前妻是民国名女子张默君的胞妹,两位妻子一位有个不一般的姐姐,一位有个不同寻常的哥哥,倒也是个有趣巧合。陈源与

  • 被遗忘的梦

    一座别墅紧靠着海边。咸腥味的海的气息弥漫在静谧朦胧的五针松甬道中间。不断吹来的微风戏弄着橘子树的四周,拂来掠去,宛如用谨慎的手指抚摸着一朵绚丽多彩的鲜花。大海动情地把它的波浪紧紧依偎在带有台阶的平台旁边——别墅就在上面。白色的光华映在大海面上,点缀着远处孤寂的闪光的船帆,越来越深入地升到一片宽大的阴影下的庭院中的绿地上,并消失在疲惫的、童话般寂静的公园里。上午的炎热压在沉睡

  • 别把“红楼”研究成梦魇

    去年秋天,一则“《红楼梦》后二十八回手稿回归祖国”的新闻横空出世,成就了年度文化界最佳笑话。戴好护目镜拜读回目标题吧:“探春惜春同时提亲,群英聚会将军府内”——下联对“宝玉黛玉一起结婚”更工整吧。“双龙圣宴性爱丑闻,金圣叹在福海申冤”——如实招来,你和海天

  • 影子

    如果我们的影子也具备五种官能,我们同时用两颗心脏生活,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是,从我们演变到影子,是一个漫长的抽象的过程,我们全部的冷漠在影子中达到顶峰。有些人只依靠自己的影子生活,甚至不是用整個的影子,而是依次地,时而用一只手,时而用一只眼睛。

  • 种树

    老王的一个老同学是著名画家,他在乡下买了一套别墅。老王应邀去为老同学温居时,与其他宾客一起,被邀去看老同学在后园种的几棵树:有雌雄各一株大银杏,有枝叶纷披的法国梧桐,有一株高耸的云杉,有杜仲、合欢、枫、檞、橡树,还有紫色、白色的玉兰。老同学说,由于这些树都很高大,树身与根部所带泥土过重,是用老吊(起重机)拉来的,也不知花了多少钱。后园里还有一株黄松,老同学说是到某省时,发现一个施工单位正在砍伐一株

  • 在黑夜的最深之处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无论它浮华富丽还是一贫如洗/但尚且更加令人不安的/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它使原野生锈/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斜阳的喧嚣与自负/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是多么艰难/那是个幻像,人类对黑暗的一致恐惧/把它强加在空间之上/它突然间停止/在我们觉察到它的虚假之时/就像一个梦破灭/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博尔赫斯《余晖》我的焦虑症在夜晚尤其严重,很多个本来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