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坚持了40年的团圆家宴

2019-06-23 23:50:44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我们家族每年正月十五举办家宴,算算已经有40年了www.55555333.cc。从最开始我爸兄弟姊妹六个人发展到后来的大人一桌,小孩一桌,到现在老老少少40多人四世同堂。今年的家宴聚会,轮到小叔家承办。

  小叔家大女儿,堂妹格格实力抢镜——长大衣,高筒靴,气场两米八,十足的衣锦还乡的派头。这些年,格格去了南方城市发展,买了别墅,一家四口开车逛回来,回乡目标很明确:房价涨了,他们回来购置一套投资房产。婶子专门强调,女儿在家乡买的这套房产,记在自己名下。八卦的亲戚们从只言片语里捕捉到很多信息:这房子虽然是格格老公出的钱,却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毕竟她老公有个前妻生的儿子,如果名字是格格两口子,儿子以后就有权分这个房子,可见格格御夫有术,心机深。

  格格专门过来跟我和堂姐坐在一起,感谢我们从前对她的照顾来源55555333.cc。我愣了一下,依稀记得她从前爱黏我和堂姐,经常跟我们一起逛街……有七八年不见格格了,很多往事都像褪色的老照片一样,看不清了。若不是她提起,我真想不起来了:十几年前,格格刚毕业,到处找地方打工,发过小广告,做过推销员、培训师,脸上的青春痘怎么也治不好,堂姐给她介绍了几个对象,都是男方嫌弃她工作不稳定、相貌平平。如今的格格简直和从前判若两人——她拥有了一家广告公司,女儿上了当地最好的小学。

  相反,这些年堂姐遭遇婚变,在生活的风雨中飘摇挣扎,当格格陪堂姐坐在角落里聊起过往,有谁,比落魄的堂姐更能陪衬出光鲜格格如今的春风得意?幸不幸福是甘苦自知,但成不成功却是比出来的,岁月不仅是杀猪刀,还是魔法师,弹指一挥间,就完成了两个人命运的乾坤大挪移。

  家宴上永远会有一个格格不入的人,比如我妈。我妈退休后隐居郊外,每天种菜养花画画,在她单纯宁静的生活当中,很少能见到这么大一群人——寒暄、问候、打听、质疑……应对这些情绪,远远超过了她的社交承受度,就像一个经常吃素的人忽然被塞一堆重口味大餐,一个经常听轻音乐的人忽然被强制听重金属音乐,一个天天看水墨画的人,忽然给他看“波普艺术”……长期的田园生活,使得她社交疏离,已经不能够对复杂的外界信息迅速做出准确回应了,于是,总像是头上长了两个触角,敏感得不得了,这两个触角随时变成顶角,一言不合就竖起来准备战斗。

  姑姑问了句:“睿睿咋又没来?”我妈气得恨不得逃离她三丈远推荐www.55555333.cc。我姐睿睿近几年总是缺席家宴,她在一个研究所搞科研,虽然获过很多奖项,但这个学究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每年都有亲戚找她给孩子办入学、找工作……办吧,她为难得焦头烂额;不办吧,又得罪亲戚。

  于是即便她人在本地,也会找借口不参加家宴。今年过年,还不等我爸妈劝说,睿睿索性出国了。对父母辈来说,走亲戚聚会,一家人齐齐整整最重要,她不来我妈本来就窝火,小姑一问,我妈不由得恼羞成怒,迁怒于小姑,说她哪壶不开提哪壶!

  其实一年不见的亲戚们不过是在没话找话,在我妈细腻敏感的思维方式里,真会把这种“应酬式”的寒暄客套当真。何况今年小姑家的女儿兰兰也没来,与格格同岁的兰兰说她最见不得格格发压岁钱连红包都不装,就像天女散花一样散钱,简直就是炫富、嘚瑟!听说格格回来,兰兰故意不出席以示抗议。

  家宴上永远缺席的人还有二姑家的儿子大强,大强从小就被睿睿这个“别人家的孩子”碾压,学霸睿睿在多年的家宴上没少被长辈们各种夸,夸就夸,还顺便敲打一下学渣大强——“看看睿睿!看看你!”于是,大强表哥在成年后就再也不来参加家宴了。

  家宴是最世俗的人间烟火,家宴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心灵成长了,精神升华了,在这个世俗成绩的颁奖台上,只会把奖项颁发给那些事业成功、团圆幸福的人设芙蓉文学网。曾经,堂姐在家宴后跟我打電话吐槽:没想到自己40多岁的人了,还会在家宴上遭遇催婚,不仅催结婚,还催离婚!堂姐和现任老公分居,今年又是一个人出席家宴,被小姑拉着她问:“你要么就赶紧离婚,别这么拖着,过几年年龄大了,更麻烦……娃她爸那头啥情况?听说也没结婚,那你得抓紧时间,把自己打扮打扮,收拾漂亮些,对他好一点,能复合就复合……”表姐气得嘟囔,分居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好吧,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呀!我又不是处理商品,也没皇位赶着去继承,不知道他们都着急个啥?

  家宴会使得繁华更加锦上添花,也使得龌龊更加触目惊心。十几年前,有一年轮到二姑承办家宴,二姑为了节省开支,只邀请了平辈参加。堂姐不清楚状况,携老公儿子去了,因为坐不下,四岁的儿子站在那里唱了首《新年好》后,一家三口就被迫撤离。为此,堂姐夫跟堂姐当场吵翻,话说得很难听,说他本来就不想来,非要让来,来了又不招呼,他儿子又不是卖唱的!

  每到这个时候,我不免会觉得家宴这个事物好多余,简直就是老一辈虚荣心的产物。每年几个小时的短暂聚集,大家谁也没时间品味感情、滋养亲情,相反,随着家族人越来越多,真情被攀比遮蔽,细腻被粗鄙碾压。

  可是,毛姆说“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村上春树说“再微不足道的事物,如果一直坚持,久而久之,也会生发出意义”。就像丑陋的核桃盘久了也会出釉,我们家族的家宴,年年这么聚,不知不觉已经几十年了5~5~5~5~5~3~3~3~c~c。这么多年间,只说我们这一代都起起伏伏发生了很多故事和事故——目睹了大堂姐离婚,二堂哥出事故,像鹿晗一样清秀的堂弟也发福了。堂弟妹们结婚、生二胎、撑门立户,看到哥姐的前车之鉴而小心呵护婚姻,认真生活……今年,大姑的孙女抱来了她的孩子,这个家族突然因为这个重孙子,繁衍成了四世同堂。人们看那个孩子的眼神,就像看到了雪化以后的整个春天。

  当我学会站在父母辈的立场上看待家宴的时候,不由得理解了我爸和他兄弟姊妹的虚荣,或者说是坚持。这何尝不是他们对碾压他们的艰辛平庸的生活的一次次奋力反击?在普通人平凡的日子里,总是需要这么一场盛宴来摇旗呐喊,振作信心,哪怕只有表面上的鲜花着锦,一瞬间的烈火烹油。看到儿女辈们的繁荣和坎坷、傲娇和挣扎、精彩和磨难,老人们仿佛重新经历了一遍自己的35故事。更重要的是,在一年一度、周而复始的家宴上,每个人都能看到时光流淌过的痕迹,见证生生不息的血缘奇迹原文www.55555333.cc

推荐信息:
>>> 第一位“小聋女”的幸福追求
>>> 幽默点心
>>> 谭盾:云天之上的第五根弦
>>> 学生“炒了”爱因斯坦
>>> 活出自己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01南朝宋时期,有这样一对好朋友。一个叫陆凯,在江南。一个叫范晔,在西北。两人多年没见面,平日里只能靠书信来往。又是一年春天,江南草长,群莺乱飞。陆凯想着出门散散心,转了两里路,到一个驿站,见桥边一树红梅开得正艳,走过去观赏。忽而,身后传来一阵马蹄,一个相熟的信使近来,勒马相问:“陆大人,可有什么信要送?”陆凯折了一枝梅花,递给信使,说:“我的好友范晔在西北陇头

  • 每一朵花都表示它的存在

    在春天看花,到朋友圈打卡,是種潮流。我也在春天看花,看樱花、杏花、桃花、梨花……我不只看被人潮簇拥的花,我看各种花。看艳丽的花、淡雅的花;看硕大的花、一丁点的花;看耀眼的花、不起眼的花;看妩媚骄傲的花、低到尘埃的花……看花,我不为拍花,而是仔细地、认真地、专注地观看,带点仪式感。看杏花,我会去老公园里。那里的杏花纯白,有淡香。杏树先开花,后长叶。花褪残红青杏小,花落之后始见“青小&rd

  • 风为叶雨为花

    雷雨来得猝不及防。屋檐的雨滴打着叶片,叶片惮颤一下,下面现出一只蝈蝈。它没有逃到屋檐下躲雨,而是紧紧地用它锯齿状的几只脚牢牢地钩住叶片,把构树叶当作一方净土。构树高一米左右。三年前,或五年前投错胎,落墙生根。墙头没有泥土,没有水分,它营养不良,生长缓慢。若是构树种子落在地上,三五年足以茁长成两层楼那么高。秋天的构树,像极了披霞帔戴凤冠的娘娘,流金叶片下垂挂着耀目的红果子。這只黄绿色的蝈蝈不过半个指

  • 捂不住的蝴蝶

    落叶是季节捂不住的蝴蝶。最爱这落叶。它们如此从容静谧,蕴含着一种极度的优雅与闲适,它们褪尽青青的绿色,不蓬勃、不张扬、不锐利,剩下的是岁月渐远后的温馨与从容。它们换上金黄的衣裳,在秋天高远的天空下,如此妥帖地唱完了青春的歌儿,最后从枝头静静地飘了下来。这是一种成熟的声音。“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

  • 不愿妻子荒睡一晚

    秋天的一个深夜,我从长途客车上下来,穿过黑暗寂静的县城,回到自己的家门口。我敲了几下院门,没有人回应。妻子和女儿都已熟睡。我又跑到楼后,对着窗户喊了几声,家里依旧静悄悄的。记忆中,我从未这样晚回家。以前我总是还没下班就回来,天一黑便锁上院门,在家里看书或者看电视,陪伴妻子和女儿。我跳进院子,推开厨房的门,拉亮灯,在碗柜里找到半盘剩菜和一个馍馍,自个儿吃了起来。在碗柜的抽屉里,我找到楼房门上的钥匙,

  • 面子与本钱

    显然,争面子就像做生意,也是要有点本钱的。可以用来当本钱的东西、事情和条件很多。一般说来,但凡别人没有,而只有自己才有,或虽然别人也有,却不如自己的多和好,或不比自己先有,都可以视为“本钱”。比方说,阿Q看过杀革命党,未庄的其他人没有看过,这就是本钱。阿Q也因此有面子,可以有资格向他人炫耀,有资格在讲述中将唾沫飞到赵司晨(一个在未庄也多少有点面子的人)脸上,有资格在讲述中扬

  • 领受

    《溪山行旅图》1941年,李霖灿正在云南丽江玉龙雪山下学习和研究纳西族象形文字,忽然收到李济和董作宾的电报,邀請他加入“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并汇来一笔调查费,嘱咐其收集民俗标本。两年后,李霖灿到四川省南溪县的李庄,回院述职,由此得以亲炙李济。李济常常说起一个找网球的故事。一只网球被打到一堆乱草之中,怎么办呢?如果是美国人,他会不在乎,再去拿一只新球继续打;中国人呢,漫无头绪

  • 老船上岸

    一条二十年的老木头船,用凶恶的风浪刻了文身,布满杀伐之气,就像那些久经沙场的武王。现在,它被搁置在早春的岸滩上,正午时分,若靠近船身,能听见喑哑低闷的声音从深处传来——榫卯彻底相离,绝响四起,这是它生命里最后的动静。“咔吧”一声,榫卯相扣,这是新船才有的资格。新船和新房子一样。从前新盖的大木梁架结构的房子,房架上的柁没完全装到位,经过人一段时间的居住

  • 窗前一丛竹

    在乡间租了一处房子,当时我是看中了那满山的翠竹。望着那一片绿,我不禁雅兴大发,立马付了租金。真在竹园中安家了,我便很快意识到,这片竹林长得实在太快。雨后春笋说来就轰轰烈烈地来了,劲道大、势头猛,很沉重的一块石头也能轻易地被顶起来。难怪以前的人家在乡下盖房子时,总要离竹园一段距离,否则不久后,竹笋便会从房间里冒出来。在我房子的周围,都是碗口粗的高大毛竹。在吃笋的季节招亲唤友,买上两斤五花肉,随便挖一

  • 在阳台上

    老康为了表示对小鱼的欢迎,特地在凛冽的寒风中站立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看到戴着帽子、裹着围巾的小鱼像只大兔子一样蹦到他面前。小鱼向他摆着两只手,尖着嗓子抱怨道:“这里真的是好难找啊!我绕来绕去转了一个大圈,就是找不到进来的路,是不是富人住的地方都是这个样子啊?”因为老康自己也是平生第一次入住别墅,自觉身价与以往略有不同,理应更庄重一些才符合这别墅区的氛围,便宽容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