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梅娘

2019-06-23 23:50:40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黄昏时分,繁华的洛阳城从一天的喧嚣中抽身而出,渐渐归于宁静5 5 5 5 5 3 3 3 c c

  一顶看似简单、实质极为考究的小轿,将一个容颜清俊、神情漠然的神秘男子罩了个严严实实。轿子径直进了牡丹苑。

  牡丹苑乃洛阳城首屈一指的客栈。东家已预先将店里的客人遣散。偌大的院落,只安顿了他及两名贴身随从。

  面对珍馐佳肴,那男子并无胃口。金樽玉盏放射出寂寥的幽光。

  直到夜幕四合,室外传来动人心魄的琵琶声,他的眸子才骤然一亮。

  朱门轻启,一女子怀抱琵琶,云一样飘了进来。

  “丁香,怎的此刻才来?”

  丁香将琵琶置于檀几之上,回眸一笑道:“小女子来得晚了,让您久等,请让我以酒赔罪……”

  男子乃京城富豪,名唤欧阳明远——这是他公开的身份。丁香并不知其真实底细原文55555333.cc

  就在他俩眉目传情,极尽缠绵之际,远在京城驸马府的德娴公主却孤枕难眠,黯然神伤。

  屈指算来,驸马祁林已离家半月,杳无音讯。

  回首往事,德娴公主犹如做了场噩梦。祁林善做表面文章,骨子里却透着冷酷──新婚燕尔,便让她饱受寡居之苦。

  驸马府远在皇宫之外,公主平日要见父皇母后并非易事。再说一个女儿家,怎舍得下脸面将这隐秘之事诉诸娘家?

  至于宫里带出的两个嬷嬷,一个惨遭灭口,一个离奇失踪。

  失踪的嬷嬷姓秦,对公主一向忠心。她察觉到公主日渐忧郁,便暗加留意,终于寻得蛛丝马迹。待她将内情密告张嬷嬷,共商应对之策时,未料隔墙有耳,导致张嬷嬷被谋杀。

  见情势危急,秦嬷嬷慌忙逃离驸马府。在郊外,幸有侠女梅娘施以援手,才逃脱祁林一伙儿的追杀5+3+故+事+网

  听了秦嬷嬷的倾诉,梅娘面色铁青。除了愤懑,她脸上还掠过一丝奇异的神情……

  此刻,隐藏身份的祁林,正与丁香沉浸于温柔乡中。

  子夜,两名随从还没醒过神来,就被干净利落地解决……

  血腥味儿中,一队神秘人马押解祁林,披星戴月地赶往京城。

  审讯祁林,是在一间密室进行的。有秦嬷嬷的证言,祁林无从抵赖。

  圣上震怒不已,欲对祁林判处斩立决。

  侍立一旁的梅娘闪身而出,道:“万岁爷息怒。杀了祁林,固然能解圣上雷霆之怒,可德娴公主的幸福将毁于一旦……”

  圣上听了,觉得不无道理。转念一想,祁林如此薄情狡诈,即便轻饶了他,只怕日后与德娴也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见圣上举棋不定,梅娘跪倒在地,叩首道:“民女不敢隐瞒万岁,这祁林乃奴婢从小指腹为婚的郎君……他为求荣华背信弃义在先,伤害公主欺君罔上在后,确实令人不齿!可是,他虽无情无义,奴婢还念及儿时情分。若能饶他死罪,或有一计能保两全5+3+故+事+网。”

  圣上轻捋龙须,怒气稍减。“你且道来,若能劝服寡人,自会对此贼从轻发落。”

  梅娘道:“祁林尚有一孪生弟弟祁泉,过继给祁家大伯,一向少有往来。祁泉天性温良,学富五车,然甘于淡泊,长年游历于名山大川。移花接木之计,圣上以为可否?”

  圣上回嗔作喜道:“没想到你不但武艺超群,还足智多谋。此计甚妙!”

  祁林依然被秘密羈押,对外别称其执行朝廷秘密任务去了。梅娘亲自出马,天南地北地寻觅祁泉。

  皇天不负苦心人。在黄山流泉之畔,梅娘终于找到了祁泉。他俩本是青梅竹马的儿时伙伴,此刻一见,自然倍感亲切。

  梅娘将前来的缘由如实告诉了祁泉55555333.cc

  祁泉虽然对祁林并无多深感情,但到底是同胞兄弟,岂能见死不救?再者,自己在外漂泊多年,也该寻求一份归宿了。

  当祁泉得知德娴公主虽是金枝玉叶,身上并无骄娇二气,是位美丽贤淑的女子,便应允了下来。

  他俩秘密回京后,龙颜大悦,当即要重赏梅娘。

  梅娘谢绝了圣上恩赐,肃然道:“为了公主,祁林已不宜留居此地,必须易容更名后派往边关驻守,永不返还。民女愿同往,以保万无一失。”

  闻得此言,圣上对梅娘好生敬重。沉吟半晌,答应了她的请求。

  秋风起,芦花白。梅娘伴随着祁林一路向北而行。

  驸马府的高墙之上,祁泉与德娴公主挽手望着梅娘远去的背影,一半甜蜜,一半惆怅……

推荐信息:
>>> 第一位“小聋女”的幸福追求
>>> 幽默点心
>>> 谭盾:云天之上的第五根弦
>>> 学生“炒了”爱因斯坦
>>> 活出自己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最后的知音

    噩耗传来阿一和阿二两兄弟是母亲养大的。他们的父亲在春家园戏班子跑龙套,艺名叫竹仙。兄弟俩很小的时候,父亲撇下家人到外面演出,偶尔回来死乞白赖地要钱。几年前,母亲得了重病,临终时拜托两个儿子,好生照顾他们的父亲。于是,父亲就拎着个柳条包,住进了阿一家里。不久之后,阿一发现,父亲还是时常出去演出,便生气地对他说:“不许你出门演出,要不就离开这儿!你不就是去千叶那个温泉,跳那种晃晃悠悠的舞蹈

  • 钥匙老人

    小池真理子,日本小说家,其文字充满感性,风格独特,引人入胜,在日本推理小说界,素有“天下第一品”的说法,代表作有《妻子的女友们》《恋》《欲望》等。与平今年七十二岁,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这天,他独自去医院,等了近两个小时,可医生三分钟就把他给打发了。医生反复强调:“这是衰老现象,你应该忍耐一点。”走出医院时快中午了,与平不太想回家,因为家里没人在等他。

  • 不幸的聚会

    珍妮是个家庭主妇,今晚她和相识多年的朋友汉娜有个聚会。为了这次聚会,珍妮特意穿上了裁剪得体的名牌礼服裙,还戴上了一串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虽然珍妮现在经济上有些困窘,但她绝对不想在汉娜面前示弱。珍妮和汉娜从小就认识,她们家境贫寒,是住在同一个贫民区的邻居。在她们念小学时,社区里开办了免费的公益小提琴班,两人都报名了。论起天赋,珍妮比汉娜更胜一筹,可偏偏汉娜的运气比珍妮好得多。那次,市里要举办青少年音

  • 错误的死亡地点

    沖动杀人五十多岁的恩田一郎是电视主持人,做着一档人气很高的新闻节目,并且准备参加下次众议员竞选。在满美子的卧室,恩田一郎仍在电视里喋喋不休,可真人却躺在床上,刚刚断气,红褐色的液体顺着嘴唇一直流到脖颈上,不知是刚刚喝的白兰地,还是血。满美子是他包养的情人,独自住在这套公寓里。她颤抖着松开勒住恩田脖颈的皮带,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虽说恩田狂妄自大,但满美子还是很爱他,不然也不会爆发争吵。恩田把她像奴隶

  • 山景

    伊迪丝是个侦破小说作家,独自住在风景优美的山景沙漠庄园。她养了一条狗,名叫萨姆。伊迪丝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一边坐在书桌前构思小说,一边抱着萨姆,欣赏窗外优美如画的山景。然而有一天,这平静美好的一切被一个叫桑德拉的女人打破了。桑德拉是最近才搬到庄园里来的,刚好是伊迪丝的邻居,和伊迪丝一样,她也是个七十多岁的寡妇。为了邻里和睦,伊迪丝主动邀请桑德拉来家里喝茶、吃饼干。可一进门,桑德拉就冲着萨姆大声

  • 真爱岛

    大卫相貌出众、能说会道,是个青年才俊。大卫和女友梅伊恋爱了一年多,最近正在考虑结婚。这天,大卫躺在沙发上刷手机,邮箱里收到一封信,发件人是“真爱园”。信里说,真爱园是一个新网站,专为恋人提供婚典服务。现在,他们将在注册的恋人中选取一对幸运儿,免费赠送“真爱岛”四日三夜游,免费入住岛上的真爱园酒店。在这几天里,岛上不再接待其他游客,只为这两个人服务。这

  • 第十二个死者

    “死者”现身沃德是小镇警察局的局长。这天上午,他正在办公室里工作,助理说有个男人急着想见他。来人身材瘦小,气喘吁吁,他在沃德面前放下一份剪报,剪报上是一则新闻,报道了小镇上最近发生的一起事故——那天凌晨,一个公司職员徒步经过铁路交叉道时,发现一具男尸。警方根据死者钱包里的证件,将其身份暂时确定为彼得。佩克。死亡时间是在午夜之后,死者很可能是被开往旧金

  • 第三扇门

    真之介是个胆小懦弱的年轻人,因为一场意外,被关进了牢房。他在牢房里度日如年,眼看着决定他命运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一大早,狱卒就拿着钥匙,叮当作响地走过来说:“哎呀,你也终于等来这一天了啊。我在牢房里工作,最期待的就是这个日子呢。”他边说,边打开了牢房的门。真之介苦着脸走出了牢房。狱卒兴奋地说:“打起精神吧!所有人都在等着呢!”“所有人?

  • 跳楼狗

    最近,有一件稀罕事轰动了全城:一只狗从五层高的楼上一跃而下,跳楼自杀了!更蹊跷的是,这只狗还砸死了一个路人,这个路人叫史密斯,是城里知名的大富豪。一时间,“跳楼狗”事件成了各大报纸的头条,大家纷纷用“偶然”“巧合”来形容此次事件,甚至还提出了“灵异”的观点……看完这些七嘴八舌的报道,警长杰克轻蔑地一笑,

  • 光雕

    艾萨克·阿西莫夫(1920-1992),世界顶尖级科幻小说作家,美国科幻小说黄金时代的代表人物之一,曾获代表科幻界最高荣誉的雨果奖和星云终身成就“大师奖”。本故事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艾薇太太是个阔妇人,也是一个有口皆碑的艺术天才。每个周末,艾薇太太都要在自己的豪华巨宅中开派对,大宴宾客。派对的压轴节目,总会展示艾薇太太最新创作的“光雕”。每一次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