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热读 > 正文

皇帝点外卖

2018-09-09 00:34:55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宋朝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里面讲,宋朝的精英、白领跟现代人一样,下了班也懒得自己在家開伙欢迎55555333.cc。在《清明上河图》中,就能够“活捉”到一名野生的汴京外卖小哥。他端着两个食盒,刚从店家出来,不知往谁家送着外卖。可见,外卖在北宋就十分常见。
  
  至于南宋,其都城临安(杭州)就是一座人口过百万的大都市,不缺钱的老百姓吃喝玩乐的心思爆棚,于是临安城“处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www.55555333.cc。宋代都市下馆子或叫外卖成风。
  
  宋朝食肆上的美食,夏有“麻腐鸡皮、素签沙糖、冰雪冷元子、水晶角儿、冰雪甘草汤、荔枝膏”等消夏凉品,冬有“盘兔、旋炙猪皮肉、野鸭肉、滴酥水晶脍、煎角子”这些热气腾腾的烤肉。
  
  民间有这么多好吃的,连在宫中吃着山珍海味的皇帝都无法抵挡诱惑。
  
  宋孝宗赵昚就对民间外卖情有独钟www.55555333.cc。他曾因贪凉吃多了民间冷饮,拉了好几天的肚子,吓坏了一群大臣。在隆兴年间的一次观灯节,入夜之后,这位皇帝馋嘴难耐,于是叫了夜市上的南瓦张家圆子和李婆婆鱼羹等夜宵,送进宫,吃过之后龙心大悦,小费给得十分大方:“直一贯者,犒之二贯。”这位皇帝足足多付了一贯(1000文铜钱)做小费。
  
  太上皇赵构也很喜欢叫外卖推荐55555333.cc。宋孝宗赵昚来向他请安的时候,赵构特地点来了外卖,订单上有李婆杂菜羹、贺四酪面、臧三猪胰胡饼……看来赵昚爱吃外卖是有迹可循的,妥妥的老吃货带着小吃货!
  
  虽然那时没有手机,不能上网下订单,但是只消差人到饭馆点个菜,“逐时施行索唤”,店家自会送上门来,货到付款。
  
  饭菜在外送途中凉了怎么办?宋朝解决问题也非常到位:使用温盘。温盘是一种厚底的盘子,上下两层瓷,上薄下厚,中间空心,在里面注入热水,盘子便可起到保温作用。
  
  这装着菜的温盘还得放进食盒里面,食盒的形状与现在的保温饭盒很相似,以木制的居多,层层分装,以免菜肴串味5 3 故 事 网。在各种古装电视剧里面,每逢“到大牢里送饭”的情节,一定会挎上一个这样的食盒。
  
  送外卖这样的活谁来干?虽说《清明上河图》上有外卖小哥的身影,然而在当时,送外卖还不是一种职业,没有统一的制服,也没有小电动车可以穿行大街小巷,于是店小二被开发出了新的功能——送外卖,而且无论多远,基本靠腿走。由此可见,那会儿当个合格的店小二也不容易。

编辑推荐:
>>> 不要赶着马拼命快跑
>>>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 我要上卫生间
>>> 其实你没那么重要
>>> 杂碎和尼克松的筷子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另类告诫

    小溪:如果脑瓜儿能放活络些,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向日葵:眼睛总是死死盯着一个目标,你注定要错失许多美丽的风景。云:只会盲目跟风,缺少主见的人,要想安稳下来很难!鹤:如果你一生只是站在鸡群里,那你永远都是被崇拜的偶像;可你要是站在天鹅群里,很可能会被当成一只鸡。蜜蜂:面对仇人我们有很多种对抗方式,何必如此草率地就搭上自己的性命呢?仙人掌:即便你有很好的品质和修养,但谁也不愿靠近你,你也只能孤芳自赏了

  • 无端欢喜

    我們一出生就在一个陈旧的世界上,有许多游戏规则要遵守,否则就会出局。怎样活着,永远是活着的课题。人们无所事事的时候会想一想,想不明白的时候就放一边;等无所事事的时候再想一想,一辈子就过去了。年轻时我也想过:要么活得有意义,这个意义就是不断地给自己新的东西;要么死去,反正人迟早是要死的。后来我觉得这个想法完全错误。活着,是整个宇宙最宽泛的东西,所谓的意义和价值充其量就是一条直线,把另外的风景都弃置一

  • 以童话之名

    美国作家马尔德罗写过一本《关于35故事,我需要知道的一切皆来自小金书》。“小金书”是美国一家以出版童书闻名的出版社。世界上很多童书,或曰童话故事,如果究其本来面目,便会发现,真的如馬尔德罗所言。你看,《小王子》压根就是写给成人看的,《皇帝的新衣》分明就是政治寓言,而《格林童话》,它的源头属于黑暗,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不光是给孩子们读的”,就连《卖火柴的小女孩》亦直截了当地说出了35故事悲

  • 心中的一株玫瑰

    一个人种下一株玫瑰,精心为它浇水。慢慢地玫瑰开始发芽,长出了花骨朵。这时他发现玫瑰的枝干上长满了刺,他心想:“美丽的花朵怎能出自带刺的枝干?”这个想法让他失望,并不再为玫瑰浇水。就这样,玫瑰花在就要开放的时候枯萎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株玫瑰,而玫瑰却也少不了尖利的刺。我们中的一些人看自己的时候只看见那些刺。也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并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他们就拒绝

  • 心灵的质地

    知青聚会,M问我:“你爱读书,听过这个故事吗?“你讲吧。”M开始讲故事:有一天,上帝突然想起一个主意,告诉天使到人间,把不纯洁的人统计一下,造册交给他。天使下凡调查了一个月,疲惫不堪地飞进天庭的珍珠门,对上帝说:“不纯洁的人太多了,这任务很重,我一个人完成不了。”上帝回答:“咱们天庭的人手不多,只能派你做这件事,你慢慢做吧。”天使想了想,问上帝:“可不可以把纯洁的人统计一下,报告给您?”上帝说:“

  • 音乐心情

    喧嚣的现代都市人没有宁静,高尚者挑战平凡而自我增压,平俗人追求价值导致内心焦灼。潮起潮落,春去春来,谁能逃得开三分惆怅七分无奈?!因此,保鲜一种音乐心情,就是人人可及而常常忽略的心理调适的最佳方式。间乐心情,犹如遗志了歌词的老山歌而亲切依然的曲调是星晨起和月夜晚归所感觉的生命的安宁,也可以在音乐中尽量放松的神经……总之,一种原本就是生活中平平凡的事物中流露出来的快乐的情感的本能,在尽享生活乐趣之后

  • 尊重一滴墨

    我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那时候的农村,不光物质匮乏,经常个把月吃不上一顿肉,爸爸经常捏着我红扑扑的脸蛋说,多懂事的孩子,跟着我算是受委屈了。那时候的我6岁左右,生平第一次透过爸爸的眼睛读到伤感。淡淡的一句话,仿佛承载着千钧重,我也瞬间明白,爸爸这么坚强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孩子,眼睛也会化作两面丰沛的湖,满满的,都是疼惜。年龄再大一些的时候,我学会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是从爸爸的话里衍生出来的,叫做:胃跟

  • 你剥过桔子皮吗

    名著《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经常是会从激烈的体育运动转换到完全静止不动的状态。他坐下来开始写一本新书之前,总是会一连好几个小时地凝视着炉火,不停地剥桔子皮。一天早上,一位记者注意到了这种怪习惯。“你不认为你这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吗?”记者问。“你已经如此出名,难道你不应该做些更重要的事情吗?”“我这是在为写作准备我的灵魂,就像渔夫出海前准备他的钓具,”海明威回答。“如果我不做这种事情,一心只想着鱼,那

  • 极光这样生长出来

    那几天北部都放晴,到了夜晚天空干净得如同少年的心,我旋即认定了“今天,就在今天,我一定能等到极光”。大约在晚上十二点,山的对面出现了什么。极光原来是这样生长出来的:在那里朝天打了一束手电,又或者是点燃了一支火把,最开始只是極其微弱的光。接着,它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朝天空上攀着。然后,它进入了生长阶段,就像魔法正式生效了。极光宛如一股注入黑夜的颜料,缓慢而切实地移动着,从山顶向天际的另一端延伸过去

  • 乌云永远遮不住蓝天

    每个黄昏,他都独自坐在自家五楼阳台,看着斜阳一点点被暮色吞没。视线最远处,是一蓬灌木林,里面传来回巢的大鸟的聒噪声。他虽然看不见它们栖息在哪棵树的枝头,但能够想象它们一家几口在狭窄的巢穴挤挤挨挨,把身子栽下去的情形。他居住的地方是一个人口并不稠密的山城,难得与这个鸟群为邻。他的住宅前面本来是片不错的休闲公园,年前的时候莫名地失了一场火,公园便只剩下他看到的那蓬灌木林了。说是鸟群,其实也只是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