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情感 > 正文

有一种爱叫冷漠

2018-09-06 00:22:02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天气越来越冷了5+5+5+5+5+3+3+3+c+c
  
  昨夜刮了一夜的风,夜半的风声里,我不能成眠。冬日的傍晚,父亲孤独地坐在院子里寒风中的情景让我的心一点一点地疼起来,我把他那苍白而冰凉的手握在我的掌心里的那一刻,我凉彻心骨,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是啊,我爱过父亲吗?在我亲吻孩子粉嫩小脸的时候。我关心过父亲吗?在我为小金鱼数着粒儿喂食的时候,我想起过父亲吗?
  
  小的时候,父亲一年难得有几天和我们在一起,平日里,母亲总是把公社里分的花生、糯米用竹篮装好,高高地悬挂在房梁上。有时候我和妹妹馋得慌,就拿了竹竿去捅,由于用力太猛,竹蓝被捅翻了,吓得哭起来,母亲没有打我们,而是说,等到过年了,爸爸回来就可以吃了。于是,我和妹妹都盼望着过年。我们对父亲的印象却是模糊的。只知道父亲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我的心里,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小的时候踩了庄稼地里的油菜花父亲要我和妹妹跪着挨打,我和妹妹偷吃红糖要挨打,还有就是邻居孩子告我的状,父亲不问原因要我向别人道歉vrgV。长大工作后,父亲也退休回家了,每天,他非要我把长发盘起来,不让我穿无袖的裙子,不许我迟到和早退……
  
  那年冬天,我出嫁了。在农村,姑娘出嫁算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忙于工作的父亲没有回家,甚至没有见过女婿是什么样。母亲叫我走了很远的山路到乡上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没有一句祝福的话,只说嫁人了就不是小孩子了,要勤劳、要懂得孝敬公婆。在迎亲的唢呐声中,我想起父亲的话,想到他不在身边,我的心在顷刻间凉透,鞭炮声里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顿时泪流满面。当新娘的那种甜蜜和幸福顷刻间在我的脸上荡然无存。这是我的父亲吗?他从来都不疼我爱我。
  
  在农村基层工作的时候,那一年,我被提拔为领导干部,成为全市最年轻的科级女领导,当我满怀喜悦地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朋友的时候,大家都为我高兴,为我祝福推荐55555333.cc。醉意朦胧中,我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我要让父亲为我感到骄傲和自豪。父亲扭头看了我一眼,冷冷地说: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你应该知道,为官是一种责任,而不是荣誉,你应该一直努力,而不是沾沾自喜。听了父亲简短的几句话,我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又像被当头挨了一棒,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我在心里不停地诅咒父亲,这是我的父亲吗?他从来都不关心我鼓励我。
  
  没过几天,我就遭遇了一场车祸,我不让丈夫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我的腰椎粉碎性骨折,肋骨有三根骨折,浑身都是伤。在医院里我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最后,父亲还是知道了,他赶到了医院,看见苍白无力的我,父亲询问了医生关于我的情况,医生告诉他说伤势严重,有瘫痪的可能,因为我的左腿已经麻木了。父亲听了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出去了5_3_故_事_网。他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父亲的眼睛红红的。在我住院的一百多天里,父亲天天为我送饭,我看他左手拄着拐杖,右手提着保暖盒蹒跚走进病房,然后笨拙地一勺一勺给我喂饭。他不是烫着我就是把汤洒我一脸,我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不吃药不打针不说话,我终于忍不住,粗暴地对父亲说:你走,我不要你喂饭给我。说完,我咬紧嘴唇,故意不吃他喂的饭。父亲生气了,当着同室病友的面,他狠狠地训斥我,骂我这么一点点挫折都接受不了,还什么干部呢!什么领导呢!有本事就好好吃饭,好好治疗重新站起来!干自己该干的事情!我又气又急,捂着被子大哭一场。那一刻,我恨死父亲了,这是我的父亲吗?他从来就不了解我。
  
  寒冷的长夜里,我一点一点想起父亲来。冬日的傍晚,父亲孤独地坐在院子里寒风中的情景让我的心慢慢柔软起来推荐www.55555333.cc
  
  父亲老了,他的头发全白了,他的一只腿萎缩了,走路需要拄着拐杖,过马路要遭受性急的驾车人的白眼。如今我已为人母,我无微不至爱着我的儿子和丈夫,但我从没有爱过父亲,哪怕是走路时我们有力的一把搀扶,相聚时一个专注和关切的眼神,他讲话的时候我们一份耐心的聆听。
  
  现在我终于明白,世间不是所有的爱都是温柔的、缠绵的、温暖的。父亲的爱,像一条无情的鞭子,总是在我得意的时候无情地抽打在我的身上,让我永远保持清醒的头脑,警醒我怎样做人。多年来,我却不曾领悟。
  
  天亮了,风也停了。我突然想起了一首歌,歌中唱道: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当懂得珍惜以后回来,不知道那份爱还在不在……是啊,在拥有父亲的时候,我是否曾经好好珍惜过?我决定为父亲买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回家为他捶捶腿,陪他坐在寒风里的长椅上,握住他瘦削而冰凉的手,静静听他讲话,让父亲感受我的爱。

系统推荐:
>>> 父亲的心肝
>>> 留守儿童的日记
>>> 企业家应该怎么说话
>>> 你决定不了别人的呼吸
>>> 我不是你的恩人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另类告诫

    小溪:如果脑瓜儿能放活络些,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向日葵:眼睛总是死死盯着一个目标,你注定要错失许多美丽的风景。云:只会盲目跟风,缺少主见的人,要想安稳下来很难!鹤:如果你一生只是站在鸡群里,那你永远都是被崇拜的偶像;可你要是站在天鹅群里,很可能会被当成一只鸡。蜜蜂:面对仇人我们有很多种对抗方式,何必如此草率地就搭上自己的性命呢?仙人掌:即便你有很好的品质和修养,但谁也不愿靠近你,你也只能孤芳自赏了

  • 无端欢喜

    我們一出生就在一个陈旧的世界上,有许多游戏规则要遵守,否则就会出局。怎样活着,永远是活着的课题。人们无所事事的时候会想一想,想不明白的时候就放一边;等无所事事的时候再想一想,一辈子就过去了。年轻时我也想过:要么活得有意义,这个意义就是不断地给自己新的东西;要么死去,反正人迟早是要死的。后来我觉得这个想法完全错误。活着,是整个宇宙最宽泛的东西,所谓的意义和价值充其量就是一条直线,把另外的风景都弃置一

  • 以童话之名

    美国作家马尔德罗写过一本《关于35故事,我需要知道的一切皆来自小金书》。“小金书”是美国一家以出版童书闻名的出版社。世界上很多童书,或曰童话故事,如果究其本来面目,便会发现,真的如馬尔德罗所言。你看,《小王子》压根就是写给成人看的,《皇帝的新衣》分明就是政治寓言,而《格林童话》,它的源头属于黑暗,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不光是给孩子们读的”,就连《卖火柴的小女孩》亦直截了当地说出了35故事悲

  • 心中的一株玫瑰

    一个人种下一株玫瑰,精心为它浇水。慢慢地玫瑰开始发芽,长出了花骨朵。这时他发现玫瑰的枝干上长满了刺,他心想:“美丽的花朵怎能出自带刺的枝干?”这个想法让他失望,并不再为玫瑰浇水。就这样,玫瑰花在就要开放的时候枯萎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株玫瑰,而玫瑰却也少不了尖利的刺。我们中的一些人看自己的时候只看见那些刺。也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并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他们就拒绝

  • 心灵的质地

    知青聚会,M问我:“你爱读书,听过这个故事吗?“你讲吧。”M开始讲故事:有一天,上帝突然想起一个主意,告诉天使到人间,把不纯洁的人统计一下,造册交给他。天使下凡调查了一个月,疲惫不堪地飞进天庭的珍珠门,对上帝说:“不纯洁的人太多了,这任务很重,我一个人完成不了。”上帝回答:“咱们天庭的人手不多,只能派你做这件事,你慢慢做吧。”天使想了想,问上帝:“可不可以把纯洁的人统计一下,报告给您?”上帝说:“

  • 音乐心情

    喧嚣的现代都市人没有宁静,高尚者挑战平凡而自我增压,平俗人追求价值导致内心焦灼。潮起潮落,春去春来,谁能逃得开三分惆怅七分无奈?!因此,保鲜一种音乐心情,就是人人可及而常常忽略的心理调适的最佳方式。间乐心情,犹如遗志了歌词的老山歌而亲切依然的曲调是星晨起和月夜晚归所感觉的生命的安宁,也可以在音乐中尽量放松的神经……总之,一种原本就是生活中平平凡的事物中流露出来的快乐的情感的本能,在尽享生活乐趣之后

  • 尊重一滴墨

    我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那时候的农村,不光物质匮乏,经常个把月吃不上一顿肉,爸爸经常捏着我红扑扑的脸蛋说,多懂事的孩子,跟着我算是受委屈了。那时候的我6岁左右,生平第一次透过爸爸的眼睛读到伤感。淡淡的一句话,仿佛承载着千钧重,我也瞬间明白,爸爸这么坚强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孩子,眼睛也会化作两面丰沛的湖,满满的,都是疼惜。年龄再大一些的时候,我学会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是从爸爸的话里衍生出来的,叫做:胃跟

  • 你剥过桔子皮吗

    名著《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经常是会从激烈的体育运动转换到完全静止不动的状态。他坐下来开始写一本新书之前,总是会一连好几个小时地凝视着炉火,不停地剥桔子皮。一天早上,一位记者注意到了这种怪习惯。“你不认为你这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吗?”记者问。“你已经如此出名,难道你不应该做些更重要的事情吗?”“我这是在为写作准备我的灵魂,就像渔夫出海前准备他的钓具,”海明威回答。“如果我不做这种事情,一心只想着鱼,那

  • 极光这样生长出来

    那几天北部都放晴,到了夜晚天空干净得如同少年的心,我旋即认定了“今天,就在今天,我一定能等到极光”。大约在晚上十二点,山的对面出现了什么。极光原来是这样生长出来的:在那里朝天打了一束手电,又或者是点燃了一支火把,最开始只是極其微弱的光。接着,它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朝天空上攀着。然后,它进入了生长阶段,就像魔法正式生效了。极光宛如一股注入黑夜的颜料,缓慢而切实地移动着,从山顶向天际的另一端延伸过去

  • 乌云永远遮不住蓝天

    每个黄昏,他都独自坐在自家五楼阳台,看着斜阳一点点被暮色吞没。视线最远处,是一蓬灌木林,里面传来回巢的大鸟的聒噪声。他虽然看不见它们栖息在哪棵树的枝头,但能够想象它们一家几口在狭窄的巢穴挤挤挨挨,把身子栽下去的情形。他居住的地方是一个人口并不稠密的山城,难得与这个鸟群为邻。他的住宅前面本来是片不错的休闲公园,年前的时候莫名地失了一场火,公园便只剩下他看到的那蓬灌木林了。说是鸟群,其实也只是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