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热读 > 正文

中国十八个朝代名称来历

2018-09-02 00:13:16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我国历史悠久,朝代更零星纷繁55555333.cc。每朝的创建者要着手办的第一件事就是确立国号(朝代名称)。国号就是一个国家的称号。名不正言不顺,确立了国号就名正了,代表一个新的国朝从此诞生。同时这也是有说法的,《史记·五帝本纪》曰:“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彰明德。”
  
  那么国号由什么决定呢?一般来说大致有五个来由:由部族、部落联盟的名称而来,来自创建者原有封号、爵位;源于创建者原始所或政权统治的区域;源于宗族关系;寓意吉祥。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中国历史上具体的国号及其由来:
  
  一、夏:据传禹曾受封于夏伯,因用以称其政权为“夏”。另据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说,禹的儿子启西迁大夏(山西南部汾浍一带)后,才称“夏”。
  
  二、商:相传商(今河南商丘南)的始祖契曾帮助禹治水有功而受封于商,以后就以“商”来称其部落(或部族)。汤灭夏后,就以“商”作为国名。后盘庚迁殷(今河南安阳西北)后,又以“殷”或“殷商”并称原文55555333.cc
  
  三、周:周部落到古公直父时,迁居于周原(今陕西岐山)。武王灭殷以后,就以“周”为朝代名.周前期建都于镐(今陕西西安西南),后来平王东迁洛邑(今河南洛阳),因在镐的东方,就有“西周”和“东周”的称号。
  
  四、秦:据《史记》记载,本为古部落,其首领非子为周孝王养马有成绩,被周孝王赐姓为“嬴”,并赐给了一小块土地(今甘肃天水县,另说是陇西谷名)。后来襄又救周有功被封为诸侯,秦始皇统一六国,始建秦国。
  
  五、汉:项羽封刘邦为汉王,以后刘邦击败项羽,统一中国,国号称“汉”。汉朝前期都长安,后期都洛阳,故从都缄上有“西汉”和“东汉”,从时间上有“前汉”和“后汉”之分。
  
  六、魏:汉献帝曾封曹操为“魏公”、“魏王”爵位,曹丕代汉后便称“魏”。以皇室姓曹,历史上又称“曹魏”。
  
  七、蜀:刘备以四川为活动地区,蜀指四川,其政权称“蜀”。历史上也称“蜀汉”5~3~故~事~网。汉指东汉的继续。
  
  八、吴:孙权活动于长江下游一带,历史上曾建吴国,曹魏曾封孙权为“吴王”,故史称“孙吴”;又以地位在东,也称“东吴”。
  
  九、晋:司马昭逼魏帝封他为“晋公”,灭蜀后晋爵为晋王。后来他的儿子司炎继承他的爵位,逼令魏帝退位,自立为皇帝,国号“晋”。
  
  十、隋:隋文帝杨坚之父杨忠,曾被北周封为“随国公”。隋文帝后袭用此封爵,称为“随朝”。他认为随有走的意思,恐不祥改为“隋”。
  
  十一、唐:唐高祖李渊的祖父李虎,佐周有功,被迫封为“唐国公”,爵位传至李渊。太原起兵后,李渊称“唐王”,后废杨侑建唐朝。
  
  十二、辽:辽原称“契丹”,改“辽”是因居于辽河上游之故55555333.cc
  
  十三、宋:后周恭帝继位后,命赵匡胤为归德节度使,归德军驻宋州(今河南商丘),赵匡胤为宋州节度使。故陈桥兵变后,发迹在宋州,国号曰“宋”。
  
  十四、西夏:拓拔思恭占据夏州(今陕西横山县),建国时以夏州得名,称“大夏”。因其在西方,宋人称“西夏”。
  
  十五、金:金都城上京会宁(今黑龙江阿城南),位于按出虎水(今阿什河),相传其水产金,女真语“金”为“按出虎”。
  
  十六、元:据《元史》记载:“元”的命名,是元世祖忽必烈定的。是取《易经》上“大哉乾元”句中的“元”,有大、首等意思。但也有人认为与蒙古人的风俗与图腾有关,有的认为与佛教有关。
  
  十七、明:朱元璋是元末起义军之一,是继承郭子兴而发展起来的,郭子兴属于白莲教组织。白莲教宣称“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将要到来”,借以鼓舞人民反对黑暗的元朝统治5+5+5+5+5+3+3+3+c+c。所以又称“光明教”。白莲教的首领韩山童称“明王”(他的儿子韩林儿称“小明王”),都体现其教义宗旨。朱元璋不仅曾经信仰白莲教,而且承认自己是白莲教起义军的一支(他曾为小明王左副元帅)。朱元璋取得政权后,国号称“明”。
  
  十八、清:满族是女真族的一支。女真族在北宋时建立金国。明末女真势力复强,重建金国(后金)。后金为了向外扩展,割断了同明朝的臣属关系,清太宗皇太极把“女真”改为“满州”,把“金”改为“清”。在宋时女真人受制于契丹人,他们针对“辽”字在契丹语中是“铁”的意思,因此命名“金”,表示比铁更坚强有力,可以压倒“辽”。“金”改“清”的原因,史学家有不同意见,有人认为是皇太极要避免引起尖锐的矛盾pGD。  

编辑推荐:
>>> 父亲的心肝
>>> 留守儿童的日记
>>> 企业家应该怎么说话
>>> 你决定不了别人的呼吸
>>> 我不是你的恩人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另类告诫

    小溪:如果脑瓜儿能放活络些,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向日葵:眼睛总是死死盯着一个目标,你注定要错失许多美丽的风景。云:只会盲目跟风,缺少主见的人,要想安稳下来很难!鹤:如果你一生只是站在鸡群里,那你永远都是被崇拜的偶像;可你要是站在天鹅群里,很可能会被当成一只鸡。蜜蜂:面对仇人我们有很多种对抗方式,何必如此草率地就搭上自己的性命呢?仙人掌:即便你有很好的品质和修养,但谁也不愿靠近你,你也只能孤芳自赏了

  • 无端欢喜

    我們一出生就在一个陈旧的世界上,有许多游戏规则要遵守,否则就会出局。怎样活着,永远是活着的课题。人们无所事事的时候会想一想,想不明白的时候就放一边;等无所事事的时候再想一想,一辈子就过去了。年轻时我也想过:要么活得有意义,这个意义就是不断地给自己新的东西;要么死去,反正人迟早是要死的。后来我觉得这个想法完全错误。活着,是整个宇宙最宽泛的东西,所谓的意义和价值充其量就是一条直线,把另外的风景都弃置一

  • 以童话之名

    美国作家马尔德罗写过一本《关于35故事,我需要知道的一切皆来自小金书》。“小金书”是美国一家以出版童书闻名的出版社。世界上很多童书,或曰童话故事,如果究其本来面目,便会发现,真的如馬尔德罗所言。你看,《小王子》压根就是写给成人看的,《皇帝的新衣》分明就是政治寓言,而《格林童话》,它的源头属于黑暗,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不光是给孩子们读的”,就连《卖火柴的小女孩》亦直截了当地说出了35故事悲

  • 心中的一株玫瑰

    一个人种下一株玫瑰,精心为它浇水。慢慢地玫瑰开始发芽,长出了花骨朵。这时他发现玫瑰的枝干上长满了刺,他心想:“美丽的花朵怎能出自带刺的枝干?”这个想法让他失望,并不再为玫瑰浇水。就这样,玫瑰花在就要开放的时候枯萎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株玫瑰,而玫瑰却也少不了尖利的刺。我们中的一些人看自己的时候只看见那些刺。也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并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他们就拒绝

  • 心灵的质地

    知青聚会,M问我:“你爱读书,听过这个故事吗?“你讲吧。”M开始讲故事:有一天,上帝突然想起一个主意,告诉天使到人间,把不纯洁的人统计一下,造册交给他。天使下凡调查了一个月,疲惫不堪地飞进天庭的珍珠门,对上帝说:“不纯洁的人太多了,这任务很重,我一个人完成不了。”上帝回答:“咱们天庭的人手不多,只能派你做这件事,你慢慢做吧。”天使想了想,问上帝:“可不可以把纯洁的人统计一下,报告给您?”上帝说:“

  • 音乐心情

    喧嚣的现代都市人没有宁静,高尚者挑战平凡而自我增压,平俗人追求价值导致内心焦灼。潮起潮落,春去春来,谁能逃得开三分惆怅七分无奈?!因此,保鲜一种音乐心情,就是人人可及而常常忽略的心理调适的最佳方式。间乐心情,犹如遗志了歌词的老山歌而亲切依然的曲调是星晨起和月夜晚归所感觉的生命的安宁,也可以在音乐中尽量放松的神经……总之,一种原本就是生活中平平凡的事物中流露出来的快乐的情感的本能,在尽享生活乐趣之后

  • 尊重一滴墨

    我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那时候的农村,不光物质匮乏,经常个把月吃不上一顿肉,爸爸经常捏着我红扑扑的脸蛋说,多懂事的孩子,跟着我算是受委屈了。那时候的我6岁左右,生平第一次透过爸爸的眼睛读到伤感。淡淡的一句话,仿佛承载着千钧重,我也瞬间明白,爸爸这么坚强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孩子,眼睛也会化作两面丰沛的湖,满满的,都是疼惜。年龄再大一些的时候,我学会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是从爸爸的话里衍生出来的,叫做:胃跟

  • 你剥过桔子皮吗

    名著《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经常是会从激烈的体育运动转换到完全静止不动的状态。他坐下来开始写一本新书之前,总是会一连好几个小时地凝视着炉火,不停地剥桔子皮。一天早上,一位记者注意到了这种怪习惯。“你不认为你这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吗?”记者问。“你已经如此出名,难道你不应该做些更重要的事情吗?”“我这是在为写作准备我的灵魂,就像渔夫出海前准备他的钓具,”海明威回答。“如果我不做这种事情,一心只想着鱼,那

  • 极光这样生长出来

    那几天北部都放晴,到了夜晚天空干净得如同少年的心,我旋即认定了“今天,就在今天,我一定能等到极光”。大约在晚上十二点,山的对面出现了什么。极光原来是这样生长出来的:在那里朝天打了一束手电,又或者是点燃了一支火把,最开始只是極其微弱的光。接着,它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朝天空上攀着。然后,它进入了生长阶段,就像魔法正式生效了。极光宛如一股注入黑夜的颜料,缓慢而切实地移动着,从山顶向天际的另一端延伸过去

  • 乌云永远遮不住蓝天

    每个黄昏,他都独自坐在自家五楼阳台,看着斜阳一点点被暮色吞没。视线最远处,是一蓬灌木林,里面传来回巢的大鸟的聒噪声。他虽然看不见它们栖息在哪棵树的枝头,但能够想象它们一家几口在狭窄的巢穴挤挤挨挨,把身子栽下去的情形。他居住的地方是一个人口并不稠密的山城,难得与这个鸟群为邻。他的住宅前面本来是片不错的休闲公园,年前的时候莫名地失了一场火,公园便只剩下他看到的那蓬灌木林了。说是鸟群,其实也只是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