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危险妹妹

2018-08-28 00:02:47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为了募捐,主日学校准备排练一部叫《圣诞前夜》的短话剧5_5_5_5_5_3_3_3_c_c。告示一贴出,妹妹便热情万丈地去报名当演员。定完角色那天,妹妹一脸冰霜地回到家。
  
  “你被选上了吗?”我们小心翼翼地问她。
  
  “选上了。”她丢给我们3个字。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哥哥壮着胆子问。
  
  “因为我的角色!”
  
  “你的角色是女儿?”
  
  “不对!”
  
  “是母亲?”
  
  “不是!”
  
  《圣诞前夜》只有4个人物:父亲、母亲、女儿和儿子。我担心地问:“不会是让你演儿子吧?”
  
  “不是,他们让我演狗!”说完,妹妹转身奔上楼,剩下我们面面相觑5_3_故_事_网。妹妹有幸演出“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全家不知是该恭喜她,还是安慰她。饭后爸爸和妹妹谈了很久,但他们不肯透露谈话的内容。
  
  总之,妹妹没有退出。她积极参加每次排练,我们都纳闷一只狗有什么可排练的?但妹妹却练得很投入,还买了一副护膝。据说这样她在舞台上爬时,膝盖就不会疼了。妹妹还告诉我们,她的动物角色名叫“危险”。我注意到,每次排练归来,妹妹眼里都闪着兴奋的光芒。然而,直到看了演出,我才真正了解那光芒的含义5.5.5.5.5.3.3.3.c.c
  
  演出那天,我翻开节目单,找到妹妹的名字:珍妮——危险(狗)。偷偷环顾四周,整个礼堂都坐满了,其中有很多熟人和朋友,我赶紧往座椅里缩了缩。有一个演狗的妹妹,毕竟不是件很有面子的事。幸好,灯光转暗,话剧开始了。
  
  先出场的是男主角“父亲”,他在正中的摇椅上坐下。接着是“母亲”上场,她面对观众坐下。然后是“女儿”和“儿子”,他们分别跪坐在父亲两侧的地板上。一家人正在聊天,妹妹穿着一套黄色的,毛茸茸的狗道具,手脚并用地爬进场5_3_故_事_网
  
  但我发觉这不是简单的爬,“危险”(妹妹)蹦蹦跳跳,摇头摆尾地跑进客厅,她先在小地毯上伸个懒腰,然后才在壁炉前安顿下来,开始呼呼大睡,一连串动作,惟妙惟肖。很多观众也注意到了,四周传来轻轻的笑声。
  
  接下来,剧中的父亲开始给全家讲圣经故事。他刚说到:“圣诞前夜,万籁俱寂,就连老鼠……”危险(妹妹)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机警地四下张望,仿佛在说‘老鼠?哪有老鼠?’神情和家里的梗犬一模一样。我用手掩着嘴,强忍住笑。
  
  男主角继续讲:“突然,一声轻响从屋顶传来……”昏昏欲睡的危险(妹妹)又一次惊醒,好像察觉到异样,仰视屋顶,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太逼真了,妹妹一定费尽了心思。很明显,这时候的观众已不再注意主角们的对白,几百只眼睛全盯着妹妹来源55555333.cc
  
  因为危险(妹妹)的位置靠后,演员都是面向观众坐着,观众可以看见妹妹,其他演员却无法看到她的一举一动。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妹妹幽默精湛的表演也没有间断,台下的笑声更是此起彼伏。
  
  那晚,妹妹的角色没有一句台词,却抢了整场戏。后来,妹妹说让她改变态度的是爸爸的一句话:“如果你用演主角的态度去演一只狗,狗也会成为主角。”40年后,我仍然记忆犹新。命运赐予我们不同的角色,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全力以赴。再小的角色也有可能变成主角,哪怕你连一句台词也没有。

推荐信息:
>>> 每次只赚一点点
>>> 父亲不是『百度』
>>> 不要跟太闲的人走得太近
>>> 到别处去
>>> 马虎是只什么虎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心之王者

    数日前,两个年轻学生来我家拜访。不巧彼时我身体不适,正卧床休息,便和他们说好只奉陪一小段时间。二人彬彬有礼,举止得体,迅速谈完要事便打道回府。所谓要事,是指请我给一份报纸写篇随笔。在我看来,他们不过是十六七岁的纯朴少年,不承想二人均已年过弱冠。近来,我越发看不准人的年龄了。无论是十五岁、三十岁、四十岁,抑或五十岁,人们都为同样的事愤怒,为同样的事欢笑、振奋;同样狡猾,同样软弱、卑微。若只端详人们的

  • 静水深流

    我认识一个人,他十九岁时深愛过在三个月里深爱过一个女人,但那是一种不可能的爱,一种一日天堂十日地狱的爱。从此他浪迹天涯,在所到之处待上几个月没有再爱过别的女人,因为她们最多也只是可爱、可能爱的;他不再有痛苦或烦恼,因为没有痛苦或烦恼及得上他的地狱的十分之一,他也不再有幸福或欢乐,追求或成就,因为没有什么及得上他的天堂的十分之一,唯有一片持续而低沉的悲伤在他生命底下延伸,像静水深流。他觉得他这一生只

  • 肉身与灵魂

    永远令我惊奇不已的,是这具靠脊柱支撑的肉体,这个通过咽喉与头相连并且在两侧有对称的四肢的躯干,它包含甚至可能制造某种精神,它利用我的眼睛来看,利用我的动作来触摸……我了解它的局限,我也知道它没有足够的时间走得更远,就算它有时间,也没有力量。但是它存在着,此时此刻,它就是存在着的他。我知道它会犯错,会迷失,往往会错误地理解世界给予它的教训,但是我知道它自身有着某种东西,可以认识甚至修正自己的错误。在

  • 大家都在这个世界上

    我十三岁、妹妹十岁那年的暑假,我们两人去山梨旅行。舅舅在山梨一所大学的研究所工作,我们去他那里玩。那是第一次没有大人陪伴的旅行。当时妹妹身体情况比较正常,父母准许我们自己出行。舅舅还年轻,独身(至今仍独身)。记得当时他刚三十岁。他研究(至今仍研究)遗传因子,沉默寡言,多少有些遗世独立,但为人坦诚,性格直率。而且他是热心的读书人,所知事情五花八门,包罗万象。他尤其喜欢在山里行走。我们两个都很喜欢这个

  • 天外财富

    雨,从天外飘来。我打着一把伞,走在一条寂静的小路上。走着走着,发现路边站着个小姑娘,正淋着雨水。“快进来!”我扬了一下伞,向她喊道。女孩飞快地跑到我的伞下,她也许有12岁,胖胖的,但是很美丽。她用小手拉着我的胳膊,缓缓地与我同行。“你是往前走吗?”我问她。“嗯,哪儿都行。”她随口而答。“去做什么?”“去找一个人。不,不找了,我已经找到了。”女孩声音含着快慰。“他在哪儿?”“就是你。”她扬头告诉我。

  • 心灵碎片

    我从云端远远地看你,你的容颜如此美丽/我从云端跑下来看你,我被严重摔伤。——恋爱是一次冒险,结果是否完美无法预知。我们的家是筑在高高树枝上的鸟巢。每一阵风过,它都可能会坠落、破裂。——没有危机感,爱情很容易油尽灯枯。我站在路边等公共汽车,车来了——113,所有的单数简单生硬地拼凑在一起,没有了寂寞,却更加孤独。——爱情不是单纯的男+女,和谐的爱情需要相互抚慰。黄昏来时/我发现/自己浸在一杯酒中/听

  • 紫色的菊花

    当时我在新泽西州,庞姆特湖的圣玛丽教堂教书。10月份,在一次宗教课上,我向我班上8岁的学生宣布了我的计划:“我希望所有的同学能在学校附近做些额外的工作,挣些钱。”我说,“然后用这些钱买些感恩节晚餐用的食品,送给那些可能连顿像样的晚餐都吃不上的人。”我想让孩子们自己去体验书上所讲的:给与比接受更能使人愉快。并想让他们明白,信仰可不光是知道和讲说一些悦耳动听的美妙思想言词,更重要的是人们应该做些什么,

  • 生命在于永不放弃

    有一个老人,今年刚好一百岁了,不仅功成名就,子孙满堂,而且身体硬朗,耳聪目明。在他百岁生日的这一天,他的子孙济济一堂,热热闹闹地为他祝寿。在祝寿进行中,他的一个孙子问:“爷爷,您这一辈子中,在那么多领域做了那么多的成绩,您最得意的是哪一件呢?”老人想了想说:“是我做的下一件事情。”另一个孙子问:“那么,您最高兴的一天是哪一天呢?”老人回答:“是明天,明天我就要着手新的工作,这对于我来说是最高兴的事

  • 独坐窗前

    独坐窗前是一种悠闲,仰望深邃的天空,让被太多琐碎占据得满满的心境空灵起来,看叶落,听雨声,寻求一份与自然共融的宁静。独坐窗前是一份想念,幽幽的,不为人知,那曾经鲜明生明的日子以及真诚熟悉的面孔,仿佛近得清晰可辨,用了一颗最平静无邪的心,一再欣赏和感受生命中最难以忘怀的瞬间,欣喜也好,难过也罢,已全部化作一种体验了。在五光十色的社会中迎面而来的是什么各种各样的诱惑!有物欲的,也有精神的,当你拼命地,

  • 青春槐花

    简陋古朴的校舍建在一座小山上,槐树簇拥着小学校。槐树在这里是一种极普通的树。它不像垂柳那样温柔,也不像桃李那样妩媚,当柳李占尽春光之后,槐树才在枝头姗姗地绽出嫩叶。那嫩叶细细的、绿绿的,像是镶嵌在枝上的翡翠。槐花的清香,挟着泥土的气息吹来,荡起满天生机,染香空气,染香苍穹,在山村学校的周遭弥漫。雨后的山村,显得清新而静谧。那房舍、那远山、那薄雾,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她一人寂然地走着。她的名字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