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手机千万别拿错

2018-06-24 00:23:23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欢迎55555333.cc。无心之失
  
  柯岩是个典型的低头族,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贡献给了智能手机,老婆为此和他离婚了。其实不光柯岩,他公司里的那帮同事,也几乎个个如此,一下班,就捧着手机看个没完。
  
  这天晚上,公司老总发了一条朋友圈,晒自己养的兰花,同事们蜂拥而上,点赞的点赞,评论的评论,极尽恭维之词。不过表现最抢眼的还是柯岩,他给兰花照配了一首小诗,还把老总的名字嵌了进去,以兰花之高洁,来给老总脸上贴金。果然,老总对柯岩的评论大为欣赏,还特意回复了六个字:年轻人,有才华。
  
  到了九点多,公司群里越发热闹了,因为公司女神美兮上线了,美兮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开朗,撒得了娇,卖得了萌,很受男同事喜欢,有她在的时候,气氛总是很活跃。一位男同事跟美兮开了个有点荤的玩笑,一堆同事跟着起哄,美兮也不恼,发了个害羞的表情:你们一个比一个坏,只有柯哥才是好男人!
  
  美兮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柯岩在群里保持着平时的一贯作风,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从不跟女同事开过火的玩笑,因此获得了不少女同事的青睐。
  
  谁知偏偏有人紧跟着发了一句话:可惜,好男人没好下场,被坏女人给甩了!
  
  一看到这句话,柯岩一下子就恼了: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大家都是同事,又不是敌人,说话这么刻薄干吗?
  
  不过等柯岩看清楚那人是谁,顿时就释然了,这家伙还真算得上是他的敌人,更准确地说,是他公司里的竞争对手。
  
  这家伙名叫牛力,和柯岩在同一部门,公司最近要进行职位调整,部门经理业绩卓著,肯定是要高升的,空出的部门经理职位,其主要竞争者,就是柯岩和牛力。
  
  身在职场,升迁是头等大事,柯岩当然无比重视,他仔细地对比和分析了自己和牛力的情况:牛力资历更深,脑子更活;而自己学历更高,人缘更好来源www.55555333.cc。两人各有各的优势,各有各的不足,这要较量起来,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牛力显然比他还沉不住气,以前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关系还过得去,现在牛力处处找他的碴,大事小事都想压他一头,两人的矛盾也越来越深。
  
  这天晚上,公司聚餐,同事们围着圆桌坐定,等着上菜的空当,大家又当起了低头族,掏出手机聚精会神地看着。很快,菜上来了,大家纷纷把手机放到桌上,拿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牛力拿着手机过来,跟柯岩身边的同事换了座位,非要跟柯岩拼酒,柯岩年轻气盛,哪能被他将住?两人单独开了一瓶白酒,划拳行令地喝起来。
  
  柯岩彻底喝晕了,熬到酒阑人散,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只觉得天旋地转。他看了一眼牛力,这家伙也好不到哪儿去,脸红得像番茄,不停地打着酒嗝。
  
  柯岩把桌上的手机揣到兜里,脚步踉跄地走出酒店,有同事提出送他回家,被他一口拒绝了,他才不想被牛力这种人小瞧,可惜柯岩没能撑多久,走出一段路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柯岩被持续不断的手机铃声惊醒了,他从地上爬起来,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醉眼蒙眬地看了一下,当时就愣住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者的名字是——儿子。
  
  柯岩拍了拍脑门,揉了揉眼睛,定睛细看,可不管怎么看,电话都是儿子打来的芙蓉文学网。这不是活见鬼了吗?自己压根就没儿子,更别说往手机里存这个名字了。
  
  等柯岩接通了手机,那边传来一个大着舌头的声音:“好你个柯岩,刚才是不是把我的手机拿走了?”
  
  柯岩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和牛力的手机属于同一品牌同一型号,新旧成色也差不多,都放在桌子上,距离也不远,刚才自己喝得晕头转向,竟然错把牛力的手机揣兜里了,估计牛力当时也没发现,又把他的手机拿走了。
  
  柯岩气不打一处来,对着手机那头嚷道:“你竟然把我的手机号存成儿子?是不是也太损了点?”
  
  牛力“嘿嘿”干笑两声:“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输自己手机号的时候,出来的名字是牲口,你还好意思说我?”
  
  这下轮到柯岩乐了:“谁叫你姓牛呢?牛不是牲口是什么?”
  
  两人又打了会儿嘴仗,商量好明天把手机换回来,挂了电话后,柯岩继续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路上又摔了两跤,进门后连衣服都没顾上脱,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早,柯岩醒来洗漱后准备上班,想起昨晚的事,手下意识地往裤兜处一摸,兜里空空如也,哪有什么手机?柯岩暗叫一声糟糕,难道自己昨晚摔跤时手机掉出来了?当时晕晕乎乎的没有发现?
  
  柯岩怀着一丝侥幸心理,在家里找了一遍,结果不出所料,连手机的影子都没见到。柯岩愁得直嘬牙花子:你说这算怎么回事?这不是伸出脚让人家踩吗?
  
  2。受制于人
  
  到了公司,柯岩发现牛力又换了个新发型,这家伙年纪不小了,还总喜欢赶这种时髦。柯岩走到牛力身边,赔着笑脸说:“老牛,实在不好意思,你的手机被我弄丢了。”
  
  出乎柯岩的意料,牛力非但没有当场发作,眼神中还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这就让柯岩搞不懂了,他对牛力说道:“你放心,我会赔你一部同款的新手机,我的手机能不能先还我?”
  
  牛力的表情似笑非笑,他拍了拍柯岩的肩膀说:“这都不是事儿,中午一起去吃饭,咱们慢慢聊。”
  
  到了中午,牛力把柯岩拉到餐厅,点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柯岩有点摸不着头脑,问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好端端的怎么想起请我吃饭了?”
  
  牛力皮笑肉不笑地说:“谁说我请客了?今天是我点菜,你埋单!”
  
  柯岩愣了一下,撇了撇嘴说:“不至于吧老牛?昨晚喝的酒,到现在还没清醒?”
  
  牛力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就怕待会儿我不让你买单,你都会求着一定要去买单来源www.55555333.cc。”
  
  柯岩有点恼了,没好气地说道:“姓牛的,你到底什么意思?弄丢你的手机,我又不是不赔,难道还想拿这个要挟我?你觉得有用吗?”
  
  牛力不慌不忙地摆摆手:“少安毋躁,少安毋躁。既然说到手机了,我倒想问问你,如今的智能手机,在咱们的生活中,都有什么用处?充当着哪些角色?”
  
  柯岩没想到牛力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不假思索地说:“那也太多了:掌上电脑、社交工具、支付终端、地图导航……说手机无所不能,也不算夸张……”
  
  牛力微微一笑:“你说得没错,但你还是忽略了一点,每个人都有秘密,拥有我们最多秘密的,恐怕就是那小小的手机,它就像我们的另一个大脑,储藏着很多不可告人的隐私……”
  
  柯岩的心猛地一跳,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也变了,只见牛力笑吟吟地看着他说:“你怕了?”
  
  柯岩竭力装出镇定的表情,但说话却不由自主地结巴了:“不要瞎说,我、我怕什么……”
  
  牛力眯缝着眼睛,笑得像一只老狐狸:“那我就挑最近的几件事说说,上次你以花喻人,拍老总马屁,可把老总拍爽了,不过要让老总知道你私下是怎么评价他的,你猜猜他会是什么表情?”
  
  柯岩心里叫苦不迭,看来牛力肯定翻看了自己手机上的微信聊天记录,不久前他在跟外地同学聊天时,曾经把这位老总贬得一无是处,一口一个老色狼。说起来这也不算什么,对上司当面恭维背后狂踩,有几个人没干过这种事?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手机落到了对手那里。老总这个人心眼很小,睚眦必报,要让他看到这些聊天记录,自己在公司里算是待到头了。
  
  柯岩还在为这件事头大,那边牛力已经开始了另一个话题:“我在你的手机相册里,发现了不少美兮的性感照,都是你趁人家不注意,偷偷拍的吧?你装正人君子装得可真好,简直是影帝级别的!说实话,我很想把这些照片发到群里,让大家看看你这个好男人的真实嘴脸,不知道你有没有不同意见?”
  
  柯岩哭丧着脸,不停地擦着汗,他已经没法掩饰自己的失态了,其实他对美兮也谈不上有什么非分之想,无非是一个离婚男人对身边美女的窥视罢了,公司里被美兮吸引的男同事还少吗?问题是人跟人的性格不一样,面对心仪的美女,别人是刻意表露,柯岩是从不暴露,这要是被牛力在群里曝了光,他这张脸往哪儿搁?
  
  柯岩有一种感觉,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衣服正在一件件被剥光,渐渐变得赤身裸体,耳边传来牛力得意扬扬的声音:“你手机里的秘密还有很多,要不要我一一道来?”
  
  柯岩连连拱手,做出告饶的姿态,低声下气地说道:“老牛……不……牛哥,杀人不过头点地,咱俩好歹同事一场,又没什么深仇大恨,你就放小弟一马吧!”
  
  牛力一边剔着牙一边慢条斯理地说:“好说好说,你先坐着,我去埋了单。”
  
  柯岩赶紧站起身,忙不迭地说:“我来,我来!”
  
  柯岩埋单回来,看见牛力正取出烟盒,弹出一支香烟,他赶紧伸过打火机,帮牛力把烟点着,牛力一脸惬意地吞云吐雾,柯岩窥视着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牛哥,可不可以先把手机还给我?”
  
  牛力弹了弹烟灰,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部手机就算赔给我的吧,你丢了我一部旧手机,哪能让你赔一部新手机?我是那种爱占便宜的人吗?”
  
  柯岩忍气吞声地说:“那能不能把手机卡还我?”
  
  牛力朝他伸出手:“你先把我的手机卡还给我。”
  
  柯岩顿时噎住了,牛力耸肩而笑:“我跟你逗闷子玩呢,手机我会还你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柯岩赶紧追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可以还我?”
  
  牛力不阴不阳地说:“等我当上了部门经理,心情好了,保证会将手机完璧归赵,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败在了你手里,人急了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到时候你手机里的所有秘密被公开展示,就怪不得我了。”
  
  这种明火执仗的要挟,让柯岩又气又怒,却又无可奈何。对一个在职场打拼的人来说,让他放弃升职的机会,比割他的肉都疼,但七寸被对方捏在手里,柯岩除了乖乖就范,还能怎么做?升职虽然重要,但手机里的东西如果曝光了,他在公司待都待不下去,两害相权取其轻,他根本没得选择55555333.cc。想到这儿,柯岩恨恨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到时候我主动放弃还不行吗?”
  
  牛力连连摆手:“那可不行,你无缘无故地放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使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呢,再说你退出了自然有人抢着填缺,说不定人家比你实力强多了,不行不行!”
  
  柯岩气得声音都哆嗦了:“那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牛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说你咋就那么笨呐,你可以在激烈的竞争中,不断地犯些低级错误啊,这也要我教你?”
  
  柯岩气得牙根直痒痒,脸上还得赔着笑,那种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柯岩知道,自己这回算是被牛力彻底拿捏住了,按说他可以拿着身份证去营业厅注销这个手机号,也可以把微信和QQ之类的账号密码改掉,这样牛力就无法继续窥探他手机里的内容了,问题是牛力肯定已经把他此前的隐私截图保存了,他那么做非但于事无补,反而有可能惹恼牛力,后果不堪设想,柯岩是真怕了。
  
  3。绝处逢生
  
  很快,柯岩又去买了一只新手机,在这个时代,想远离手机,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不过,他现在都有心病了,手机绝不乱放,玩手机时也变得疑神疑鬼:这样会不会留下痕迹?那样会不会暴露隐私?可惜这一切都为时已晚,柯岩已经无法摆脱被对手操纵的命运了。
  
  这天,公司领导分别找柯岩和牛力谈了话,让他们各交一份部门发展策划书。柯岩很清楚,这相当于一份考卷,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是在以前,柯岩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把对手比下去,可现在他做什么都是徒劳的,牵线木偶怎么可能斗得过操纵他的那个人?
  
  过了几天,柯岩正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牛力拿着一个文件夹敲门进来,热情地说道:“忙什么呢?”
  
  柯岩看见他就头皮发麻,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没好事,果然,牛力单刀直入地问道:“你的策划书准备好了没有?”
  
  柯岩赶紧摆手:“一点思路都没有,这不正在犯愁呢。”
  
  牛力“呵呵”一笑,递过一叠纸:“犯什么愁啊,我已经帮你把策划书写好了。”
  
  柯岩一愣,接过那份策划书,翻看了几页,气得眼前发黑。这份策划书奇烂无比,连及格线都够不上,没一点水平也就罢了,错字病句倒是一大堆,这样一份所谓的策划书要提交给公司领导,自己不被领导怒骂才怪www.55555333.cc
  
  柯岩苦着脸说:“不行啊牛哥,这份策划书要提交上去,领导会怎么看我?很有可能把它当成反面教材在公司里公布,你说我该有多丢脸?”
  
  牛力皮笑肉不笑地说:“比那些隐私被公布都丢脸吗?”
  
  一句话就把柯岩堵得张口结舌,牛力翻脸比翻书还快,冷笑一声说道:“我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明天我要亲眼看着你把这份策划书送进领导的办公室,如果你不照办,就别怪我不讲同事的情分了!”
  
  柯岩双手不停地发抖,真想不管不顾,把那份策划书撕成碎片,狠狠扔到牛力脸上,但他最终还是冷静下来,默默地将策划书塞进公文包,低声说了一句:“我晚上好好考虑考虑,明天给你答复。”

系统推荐:
>>> 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
>>> 措辞
>>> 春光融融桃花联
>>> 遥想当年青衫薄
>>> 天堂之路不轻松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当市长

    阿P投资煤矿发了家,摇身一变,成了县城里数得着的富人。有了钱,阿P也想享受一下生活,于是和小兰报名参加了一个旅游团,夫妻俩踏上了前往欧洲的旅程。这天,旅游团来到一个法属群岛,导游告诉大家,这个岛上的阿桑蓝市因为财政赤字,出台了一项规定,只要交十万元就可以做一天市长。世上还有这种规定?阿P一下子动心了:自己还没尝过当官的滋味呢,尤其是市长这样的高层领导!他赶紧和小兰商量:“要不咱报名吧,我当了市长,

  • 阿P买桃

    阿P那家公司的老板卷款跑了,债主们封堵了公司的大门,阿P失业了。一天,阿P的小区来了个卖桃子的,在阿P家不远的地方吆喝着卖桃。他的桃子又大又好,要四块钱一斤。小兰看见人家买桃嘴馋了,忍了一会儿没忍住,就给了阿P二十块钱,让他去买五斤。阿P本来懒得去,可是他突然灵机一动:自己家住一楼,又有个小后院,何不利用起来批发些水果来卖呢?他抱着取经的念头,接过钱兴奋地去了。阿P到了卖桃的跟前,发现桃子只剩下最

  • 阿P的疑心病

    阿P的儿子小P今年二十多岁,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打拼,这孩子什么都好,只有一个毛病,就是太贪杯,阿P和小兰为此没少操心。就在上个月,小P在酒桌上跟人拼酒,硬是喝到胃出血,被送进医院急救,才捡回一条小命。这下阿P真急了,他就小P这一个儿子,小P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不是吹几声口哨能解决的。阿P想来想去,决定亲自去上海一趟,和小P住到一起,监督他戒酒。很快,阿P到了上海。小P得知父亲的来意后,言辞恳切地表示

  • 阿P盖厕所

    最近,阿P回老家发展,被选举当上了村主任。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阿P的老家就是这样一个小山村,它夹在山坳里,前不挨村后不着店,虽然离县城直线距离只有90公里,走起盘山道却远远超过了200公里。村里住着80多户人家,背靠大山,门前有河,脚下还有条曲折蜿蜒的省道,一眼望不到边。虽然省道上车流滚滚,本村男女却依旧家徒四壁。阿P当上村主任的第一个晚上,愁得一夜没合眼,搅得老婆小兰也没法睡觉:“当个芝麻粒大的

  • 白吃那点事儿

    带人去白吃好吃懒做的刘大嘴有一样特别的本事,别看他兜里没几个大子儿,可人家三天两头就能下回馆子,而且去的还都是豪华大酒店,吃的都是山珍海味。这不,这天,刘大嘴又衣冠楚楚地出了门,说要去赴宴。不想刚出门,就碰上了酒友阿P,阿P听说刘大嘴要去赴宴,馋得“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说刘哥,带我去开开荤怎么样?刘大嘴说肯定不行,人家请的是我,带你去算怎么一回事呢?阿P涎着脸,说刘哥你不是有面子吗,你带上我,别

  • 阿P治噪音

    这二胡吧,拉得好,听来是享受;拉得不好,听来就是要命的噪音!这回,阿P偏偏遇上个二胡拉得老“臭”的新邻居……这天,阿P出差回来,本想好好睡一觉,却被一阵“鸡叫”声吵醒,仔细一听,哪是什么鸡叫声,分明是楼下有人拉二胡!这时,有人敲门,阿P开门一看,是邻居毛豆,毛豆一见阿P,满腹委屈,差一点要哭出来了:“P哥,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这些天,楼下101室新搬来一人,这混蛋折腾人啊……”原来,101室的住户

  • 一元微拍

    这天,阿P刚到单位,发现同事小张又穿了一双崭新的耐克鞋,还是国内没有的款式。最近小张身上添置了不少“名牌”行头,整个人都光鲜了起来。小张跟阿P一样,只是个上班族,每个月也就几千块死工资,以前省得挤牙膏似的,怎么一下子变得像个阔少爷?阿P不由调侃道:“哥们,最近发财啦?”“发财?”小张苦笑了一声,“穷打工的,发什么财啊,要是发财就好喽,我还来上什么班啊!”阿P表示不相信,指指小张脚上的鞋。小张“嘘”

  • 阿P交狗运

    小狗上门今天阿P交了好运,得了一千块钱的奖金。回家路上阿P一合计,把钱掖进了袜筒,打算留作私房钱。这时候正好路过一家名叫“吉祥三宝”的烧鸡店,阿P的口水就流了下来,不知不觉拐了进去。出来时,阿P手上就多了一个塑料袋,隔着袋子,一只烧鸡红亮惹眼,一缕缕的香气从袋子口冒出来。进了家门,阿P一边换鞋一边高叫:“亲爱的,我回来了。”小兰从厨房往外一探头,猛喝一声:“滚,滚出去!”说完,提着菜刀杀气腾腾地奔

  • 阿P白帮忙

    这天,阿P正在街上闲逛,突然接到老同学韩朋打来的求助电话。原来韩朋趁着假期,带老婆回老家的“海浪河”玩漂流。哪知道老婆不顾工作人员反对,说什么也要把宠物狗带上皮筏,并把它放在了铁笼子里。不料皮筏翻了,两口子倒是被救上来了,可那条狗沉底了。韩朋在电话里恳求道:“阿P,我知道这事有点难为人,可老家的同学,我就知道你水性好,你说什么也得帮我这个忙,把狗捞上来。我老婆在河边哭个不停,要死要活的,我是真没辙

  • 阿P遇商机

    国庆长假到了,阿P和小兰商量好要自驾出去玩几天。临行前,小兰说景区的东西贵,要多备些吃的,省得花冤枉钱。阿P帮着小兰把大包小包搬上了车,好不容易上了路,却发现由于高速公路通行免费,车流量骤然增加,阿P开了不到一百公里便堵得動都动不了。眼看着就到中午了,小兰从包里拿出些吃的,两人在车里吃起午饭来。阿P不由得夸起老婆来,说还是她有先见之明。小兰得意地说:“那是,不然现在你就是有钱也没地方买去呀!”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