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当数学遇到音乐

2018-06-24 00:11:36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最近,听到一首以“圆周率”数字为乐谱的钢琴曲,虽奇特,却优美推荐55555333.cc。早在公元5世纪,中国南北朝时期的数学家祖冲之率先计算出“圆周率”小数点后7位的π值。纵观数学史,从公元前20世纪计算出点后一位数,到公元20世纪,计算到点后亿万位数。“圆周率”神奇无限,也让艺术家们着迷。于是,才有了将若干位数演化为音符的奇想。
  
  当数学遇到音乐,会怎样?最直观的是,作为记录音乐的乐谱就以数字为基础:五线谱以高低音符构筑,犹似数字的级进;简谱所用的阿拉伯数字,从1到7,更体现出音乐在数字上的奇妙构成。
  
  “圆周率”的琴声未绝,眼前又浮现出古希腊数学家、哲学家毕达哥拉斯的身影。他认为,“万物皆数”“数是万物的本质”。他将其黄金分割公式置于“万物”之中,并有一个音乐化的表述:太阳、月亮、星辰的轨道,与地球的距离之比,分别等于三种协和的音程,即八度音、五度音、四度音。更进一步,他以声学的物理方式在一条弦上拨一个音,再在两条弦上拨响它的第五度和第八度音55555333.cc。结论是:三条弦的长度之比为6:4:3。通过数学和物理现象之间的联系,毕达哥拉斯认为:音程的和谐与宇宙星际的秩序相对应,音乐亦在“万物皆数”的范畴中。这位数学家对琴弦长度与协和音程关系的演算,为后来音乐的“五度相生律”奠定了基础。
  
  17世纪,在西方巴洛克时期,巴赫的名作《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集》运用了一个新的音律。这个音律,解析了自然存在的半音关系。从物理学上看,以频率标注的音高,每升高一个八度,频率翻番。比如1975年最终确认的国际标准音A,其震动为440Hz,升高一個八度就是880Hz。然后,从数学上看,将八度音程等分12份,于是,就有了半音。再做计算,相邻半音的频率比为:2的1/12次方ITL。这就出现了音乐上的“十二平均律”。
  
  这些计算,对数学家来说未必高端,但对于艺术家却太过复杂。当然,音乐家不问计算。他们只是感到,带有数学复杂性的半音,丰富了音乐的表现力。严谨的德国人巴赫注意到“十二平均律”的科学与艺术优势,从1722年到1744年,他写了24首钢琴曲,组成两卷本的《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集》。在纷纭数字的背后,出现了被誉为“音乐圣经”的美妙乐音。
  
  其实,在中国明代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律学家、历学家、音乐家朱载堉就完成了他的《乐律全书》。其中,就论述到了“十二平均律”。还是在万历十一年(1584年),百年之后巴赫才诞生,这位明朝王子就已经作了“十二平均律”的演算——匀律音阶的音程,可取2的12次方根来自55555333.cc。这是音乐史上的一个重大发现。来自西方的传教士忙不迭地经丝绸之路,竞相把朱载堉的“十二平均律”带到西方。
  
  巴赫未必知道这位中国王子。但这个音律带来的深远影响,却在西方乐坛焕发出光彩,以至于写出那部“音乐圣经”的巴赫,比中国的朱载堉还要出名。此刻,就连巴赫的乡党、德国物理学家赫尔姆霍茨也不得不公允地说句话了,中国王子朱载堉“在旧派音乐家的大反对中,倡导七声音阶。他把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以及变调的方法,是一个有天才和技巧的发明”。而今,“乐器之王”——钢琴大行于世,但西方钢琴制造的原理,却来自于发现“十二平均律”的这位东方科学家。
  
  那么,朱载堉是如何发现“十二平均律”的?答案是:数学计算。他用81档的特大算盘,进行开平方、开立方计算5+5+5+5+5+3+3+3+c+c。他提出“异径管说”,设计并制造了弦准和律管,使十二乐音相邻的两个音,增幅或减幅相等。艰苦的探究破解了音乐史上的难题,横空出世的一个数学公式:2开12次方,为“十二平均律”奠基。朱载堉在数学界和音乐界竖起了一座里程碑。
  
  中国律学专家黄翔鹏先生说:“‘十二平均律’不是一个单项的科研成果,而是涉及古代计量科学、数学、物理学中的音乐声学,纵贯中国乐律学史,旁及天文历算并密切相关于音乐艺术实践的、博大精深的成果,是世界科学史和艺术史上的一大发明。”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认为,朱载堉是“世界上第一个平均律数字的创建人”,是“中国文艺复兴式的圣人”。
  
  当数学遇到音乐,无序的自然之声成为有序的音乐之声,让原始声音演化为有律乐音。于是,从玄妙的数学世界走到美妙的艺术世界,数学让音乐更美丽。
  
  我们发现,以枯燥演算得出的“十二平均律”经典公式,催生出许多美丽的音乐。巴赫的《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集》与其说是一个科学的数字排列,不如说是一次绝美的数学艺术的演绎原文www.55555333.cc。其中,开篇第一首“C大调前奏曲”,虽只运用自然音体系的三和弦与七和弦,却有着极致的优美,以至于让后人以它作为典雅高洁、流畅动听的圣歌《圣母颂》的钢琴伴奏。
  
  在醉人乐声响起的那一刻,数学与音乐合成一道绚烂的霓虹——这就是当数学遇到音乐时,两个领域共同焕发出的全部魅力。

更多推荐:
>>> 为啥这么穿
>>> 借力杨澜,他只花了200元
>>> 比鲨鱼更可怕的
>>> 观音阁魅影
>>> 被成功引诱的35故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往后靠的巫师

    圣地亚哥有位教长一心想学巫术。他听说托莱多的堂伊兰在这方面比谁都精通,便去托莱多求教。他一到托莱多就直接去堂伊兰家,堂伊兰正在一间僻静的屋子里看书。堂伊兰殷勤地接待了他,请他先吃饭,然后再说他来访的目的。饭后,教长说明来意,请他指教巫术。堂伊兰说自己已经看出他的身份是教长,但自己是有地位和远大前程的人,担心教了他后,他会过河拆桥。教长向他保证,绝不会忘掉他的好处,以后随时愿意为他效力。堂伊兰相信了

  • 风景哪里都有

    风景哪里都有,关键是要有一双眼睛去发现、去感悟。我发现一块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或者说让人游目骋怀的处所,它不在沈园,也不是兰亭,离上饶城区不远,形象地描述,是上饶城信江、丰溪三江交汇处的浓缩版。感谢在聊天中,偶尔听上饶县的一位朋友说起,在罗桥办事处塘溪村有一座古桥和一个戏台,离上饶市区也就20来分钟的路程,邀上吴植辉,乘着春光我们出发了。罗桥办的郑主任热心地安排了一名工作人员陪同我们寻找风景。虽然

  • 等待花开的孩子

    总以为《小意达的花》是安徒生最悲哀的童话,远胜于那寂寞的《小人鱼》。每一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都看过安徒生童话,都曾为此沉迷,陶醉于棉花糖一样甜美柔软的梦境里。每个男孩子,会希望自己是那个勇敢坚定的锡兵,虽然只有一条腿,依然为爱执著,坚定不移;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是那片深蓝色大海里美丽善良却寂寞忧伤的人鱼公主,为爱放弃整个海洋,最终得到一个不灭的灵魂。只是我,从始至终都只想做小意达窗前那朵肆意绽放、

  • 一只乌鸦叫恺撒

    一只小乌鸦从巢里掉到地上,拍打着翅膀,在马路中央挣扎。它随时有可能被来往的车辆碾死,或者被猫儿当成猎物。于是我把它捡起来带回了家。它的情况很不好,喙上有多处破损,脑袋耷拉着,看样子活不了多久了。但是我和爷爷精心照料,医治它的伤,定时喂它食物,终于它康复了。我们还它自由,将它放飞。可是它不愿意离开我家。我的家人甚至我家的宠物用尽种种办法,都没能将它轰走。我们放弃了努力,默许它和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我

  • 35故事在世

    好像是朱光潜先生说过:以出世的态度做人,以人世的态度做事。我很信服这话,以为朱先生是用极简单的语言,说出了35故事复杂的道理。35故事一世,如草生一秋,是匆匆而麻烦的短暂。所有的人,上自帝王显贵,下至黎民苍生,都是这个匆匆舞台的演员和看客。常言浮生若梦,过去把这话是当做消极的思想来批判的,其实,谁都明白,35故事到底是一出悲剧。无论是天才还是愚钝,到头来都摆脱不了一个毫无二致的结局。有了这样的洞察

  • 永远闪耀着爱和希望的小桔灯

    冰心,一个贯穿20世纪中国文坛的名字,一位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一同行走过风雨百年的优秀作家。我记忆中的冰心先生,年近百岁,仍然怀着一颗童心。她明澄的目光、慈祥的面容、亲切的态度让人感受到的总是暖意和安稳。她是海的女儿,总是无私地将自己的爱与热情奉献给所有人,她的爱就像大海一般既浩荡、宽厚、广博,又热切、柔润、慈悲。冰心是我国20世纪杰出的文学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在她长达80年的创作生涯里

  • 风景只在想象中

    多年来一直想去绍兴,一直没有去成。绍兴,只在想象中。想去绍兴,主要想看百草园、三味书屋和沈园。前者和鲁迅连在一起,后者和陆游连在一起。可以说,一个是文学的象征,一个则是爱情的象征。一个矮个子的鲁迅,是一座翻越不过去的文学大山。一曲柔肠寸断《钗头凤》,唱碎了几代人对爱情的无奈和惆怅。真的来到了绍兴,细雨刚刚湿润了绍兴的街头整齐化一的柳梢,和小河上荡漾的油漆簇新的乌篷船。先见到的半新不旧的楼房,围在城

  • 春满桃花山

    农历三月二十是灵丘县一年一度的桃花节。恰逢星期天,我和朋友相约前往。车子行进在灵丘县城通往位于红石楞乡沙湖门村的盘山公路上。虽说是春天,但深山里春的脚步却走得慢了些,山草刚刚露出嫩芽儿,田野依旧是苍黄的山色。我们的心里暗自嘀咕,那儿的桃花果真开了嘛?不多时,车子忽然停下。睁眼向窗外望去。果然此处已春意盎然。山坳里,农家小院中的桃树花满枝头,沟梁上的野桃花此刻也竟相绽放。满山满坡的,像一片片烈火,象

  • 黄土根儿

    一一定是高过了黄土高原,黄土根儿,只有村庄里的炊烟和我的童年才能飘得上去。和乡亲们肤色一样的面容,让我一生亲近。玩伴登高,必攀黄土根儿。像骑在父亲的肩上,可以眺望的更远,童年的遐想,从这里开始。远山,一层高过一层,山巅之外,是飘着白云的蓝天,更远处的蓝天下面是哪里?大人们给了我一个含糊的让我没有任何记忆的答案。以至于后来,无论我在那里安家,墙上必挂各类地图,依稀辨认没有标记的家乡和家乡标志性的黄土

  • 虚构春天

    那天,我冒着寒风细雨,排了整整一上午的队,才进入招聘会的会场。会场零落中又有几分凌乱。一些单位招满后已经提前撤走了,剩下的几家招聘摊位,像汪洋中的孤岛,来求职的大学生们人浪一般,拥着它,挤着它,甚至是拍打着它,看上去,这孤岛都快碎了。学生们似乎什么也顾不上了,吵着,嚷着,然后,雪片一样地把简历投上去,他们希望能在最后时刻,得到一个工作机会。那天,我还是一无所获。从会场出来后,已是下午时分。雨后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