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教养其实跟出身没关系

2018-04-28 08:13:43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教养这东西,人家都以为要出自名门才能拥有,其实这是一种常识,只要稍微注意,都可学到,和你的出身没有关系5.5.5.5.5.3.3.3.c.c
  
  没有教养的人,是懒惰的人,不求上进的人,无可救药,一见大场面,即刻出丑,在外国旅行,被人歧視,也是活该的。
  
  当今大机构聘请职员,最后的面试都在餐厅中进行。
  
  主人家故意迟到,看你是不是一坐下来就先点菜不等别人5 5 5 5 5 3 3 3 c c。酗不酗酒?也即刻知道,忍不住的人一定先来一杯烈的。
  
  菜上了,看你拿筷子,姿势正不正确倒没太大关系,那碟炸子鸡,你有没有乱翻之后才夹起一块,就决定了你的命运。
  
  吃东西时,啧啧有声,更是个大忌5+5+5+5+5+3+3+3+c+c。有教养的人哪里会做出这种丑态?吃就吃,为什么还要啧啧啧啧?
  
  父母没教你,那你的家庭也没教养。不过这是上一辈人的错,不能完全怪你。但是你出来社会混,连这一点小小的餐桌礼貌都学不会,派你去和对方的大公司兜生意,人家听到你啧啧啧啧,先讨厌了,一定谈不成5_5_5_5_5_3_3_3_c_c
  
  有些时候,不必从餐桌看到,连面也不必见,听你的电话就能知道。
  
  “等一等!”你说。管理阶层已皱眉头,为什么不会说请等一下?这个“请”字,难道那么难说出口?
  
  “是谁找他?”
  
  为什么不能是:“请问您是……
  
  没有教养的女人,比没有教养的男人更加不能容忍,快去向苏州姑娘学习吧,她们每一句话都像是征求你的同意推荐55555333.cc。即刻命令手下:“把那个东西拿来!”也会变成:“请你帮我把那东西拿来好不好?”
  
  听到没有教养的人说话,总不当面指正。教养这一回事,是自发的,自己肯学,一定会,并非高科技。

系统推荐:
>>> 父亲的告别方式
>>> 尊严就是爱自己
>>> 有一个可怕的词叫“但是”
>>> 母子奇缘
>>> 对理工类职业的四个误解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只要你不拒绝

    冬天用严酷拒绝怯懦的犹豫,却用热情迎接勇敢的拥抱,躲进温暖的小屋祈盼春天的温情,一定无法品味到冬之深韵。拒绝了冬天的严酷,也就拒绝了铸就坚强的良机。夏日用烦躁拒绝急切的奢望,却用茂盛回报辛劳的投入,躺在明月清风中梦想金秋的丰硕,极有可能被夜半忽来的风雨惊个不知所措。拒绝了夏日的烦躁,也就拒绝了支撐生长的土壤。更多的时候不是季节拒绝了我们的热情,而是我们误解了季节的沉默。命运不会随便首肯你的选择,岁

  • 静而不寂

    不喜欢寂,觉得孤独冷清,还裹挟着令人窒息的恐慌。像儿时赶集时慌乱中脱离了母亲的手,披着满身的恐惧与对陌生世界的茫然,如一条终究无法挣脱的入网之鱼,无力地挣扎在密如织布的人群里。伸出的手悬在空中,试图抓住那只布满厚茧却依旧温暖的手,我已经发出了自己近乎绝望的哭号,一只手———刚触碰我便知那是母亲的手———适时出现,拯救了我。行走在王村(芙蓉镇)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两旁高矮不一的老式木房,泛出独有韵味

  • 一枚深远的音符

    比起人们对母亲流于形色的吟咏,父亲,则更多地体现一种令人肃然生畏的形象,以及一份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榜样力量。父亲节将至,我不会捧一束鲜花送给父亲,那将显得十分矫情,他也不会接过去。我不在这天打电话致以问候,不是不屑,而是怕轻慢了父亲在心底的分量。父爱无言,不需要靠一个日子来纪念或诠释;父亲如信念,你记得或者不记得,他都依然那般姿势,不卑不亢。理解父爱,其实就是认同一种坚守,他威严质朴,大美而无声

  • 下一站的风景

    每次爬山累了,想要放弃的时候,心底总会给自己鼓劲:前面的风景一定更美,加油。于是,便又打起精神,继续上路。或许是大自然厚待每一位游客,总有美丽的风景令人眼前一亮。山下春色遍野,春花点缀着绿树,色彩斑斓;远处的云霞在空中飞旋,以高空为画布,画出了一幅幅美丽的画卷。在如此美景下,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心底的那一份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记得在甘肃旅游的时候,在茫茫戈壁滩上开车,道路两旁一片苍茫,渺无人烟,

  • 风雪知故事

    听一首老歌,重回那年的风花雪月。看一次漫天的飞雪,却不知今生何世。忘记自我的时光,在流逝中寻觅,等待,又是何年何月!冬季,在北方大多谈论的是寒冷,而忽略了飘飘洒洒的飞雪。旖旎似风花,漫天如落樱,在时光的卷轴,在岁月的海岸,这是出自江南女子的闺诉,让人涟漪无限,触景纵情。而我的独钟却因江南的浸染,铺叙断肠,物种多愁,喘一生的流离孤独,情爱这北方的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那意境,那诗情,是种自

  • 时间这个罐子

    新年第一天,收到最多的就是祝福,满满的,都是吉利的话,但说实在的,有新意的不多,大多是堆砌了一大堆各种表情的固定模式的套话,正是应了那句“年年岁岁花(话)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公道地说,这时候你收到的只是一份祝福,说的什么都不重要,哪怕是群发的,你也是幸运的“被点击者”之一。在看到的所有关于新年的表述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新年的目的,并不是拥有新的一年,而是拥有新的灵魂”,这话来自一个餐馆销售经

  • 生命的呼唤

    我一直在思考,艺术之于我们世俗35故事,究竟有怎样的意义与价值。这是一个看似抽象又空旷的问题,我们会因一部电影泪流满面,会因一尊雕塑心惊动魄,会因一首歌曲思绪飞扬,会因一本小说愁肠百结,会因一幅油画心旌摇荡。但我们在匆忙的前行中,很少会考虑,与我们并肩同行却从不主动打扰我们喧嚣生活的艺术,它在漫漫路途中,占据怎样的位置。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我很自然地将所有小说的结局设置成悲剧。但我恰恰觉得,只有悲

  • 我心归去

    我在圣·纳塞尔市为时一个月的“家”,是一幢雅静的别墅。两层楼的六间房子、四张床、三个厕所全属于我,怎么也用不过来。房子前面是蓝色的海,旁边是绿色的公园。很少看见人,除了偶尔隔着玻璃窗向我叽里呱啦说些法语的公园游客。最初几天的约会和采访热潮已经过去,任何外来者都会突然陷入难耐的冷清,恐怕连流亡的总统或国王也概莫能外。这座城市不属于你,除了所有的服务都要你付钱外,这里的一切声响都弃你而去,奔赴它们既定

  • 年龄的哥德巴赫猜想

    数学家认为世界上最美妙的是数学。我认为世界上最美妙的是年龄。两百多年前提出的哥德巴赫猜想,通俗地讲就是1加1需要被证明,数学家们一直证明到现在。应该说现在的现实意义更在于,以数学的玄妙思考,不断冲击并打开人类思想。像我这种数学一塌糊涂的人,最大的受惠就是敢于以哥德巴赫猜想来看待人的年龄,果然并不是如1加1等于2般简单直白。这样,年龄就很容易被自己忘记。这很好玩。是人都怕老。老外会直接拒绝你问年龄,

  • 获得教养的途径

    每一年,我们都会看见成千上万的儿童走进学校,开始学写字母、拼读字音。我们总发现,多数儿童很快就把会阅读当成自然而无足轻重的事,只有少数儿童数十年如一日地对学校给予自己的这把金钥匙感到惊讶和痴迷,并不断地加以使用。他们为新学会的字母而骄傲,继而又克服困难,读懂一句诗或一句格言,再读懂第一则故事。当多数缺少天赋的人很快将自己的阅读能力只用来读报上的新闻或文件时,少數人仍然为字母和文字的特殊魅力所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