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苑 > 正文

静而不寂

2018-04-25 00:21:53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不喜欢寂,觉得孤独冷清,还裹挟着令人窒息的恐慌5.5.5.5.5.3.3.3.c.c。像儿时赶集时慌乱中脱离了母亲的手,披着满身的恐惧与对陌生世界的茫然,如一条终究无法挣脱的入网之鱼,无力地挣扎在密如织布的人群里。伸出的手悬在空中,试图抓住那只布满厚茧却依旧温暖的手,我已经发出了自己近乎绝望的哭号,一只手———刚触碰我便知那是母亲的手———适时出现,拯救了我。
  
  行走在王村(芙蓉镇)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两旁高矮不一的老式木房,泛出独有韵味的黑。整齐摆放的各式手工艺品,没有一丝焦虑,就这样安静地待在原本属于它的领地,没有吆喝声,那般冷清,似有“养在深闺无人识”的孤寂5 5 5 5 5 3 3 3 c c
  
  可就在那不经意的一瞥中,沿河而筑的青石台阶上,一赤脚男子轻挽裤腿提着从河边打来的水拾级而上,与他擦肩而过的七旬老人迈着步子,哼着小曲轻松而下。石级上面是小巷,小巷深处一幢年代久远的二层木楼上,一身蓝布衣裳的老奶奶站在木栏上擦拭雕花木窗上的灰尘,满头银丝在日光下发出珍珠般的光泽,一只年代久远的银簪将它们一丝不苟地挽在脑后。
  
  小街既静又幽,老人像抚摸相伴她經风历雨的亲人,眼里那缕被岁月侵蚀却依然清澈的神色让我心底一暖,疲倦消融在她投在我身上的不经意的一瞥中。
  
  如同穿梭在古镇的瀑布扬起她碎玉般的水珠抚触我脸颊时的感动,伴着丝丝凉意,时光带我穿越到20世纪70年代,我看见一个女人,一个每天清早起来,默默打扫芙蓉镇青石板街的女人5+5+5+5+5+3+3+3+c+c。她不光是在扫街,她是在辨认,辨认着青石板上的脚印,她男人的脚印……此刻,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四处异常安静,可她的内心却不时响起一阵奔跑声,那是她心爱男人回家的脚步声。是的,胡玉音的故事已经刻入人们的心中,如同刻在小巷青石板路上凹陷的车辙。
  
  行走在王村,我经过了土司王行宫、风雨桥;看见了挂满南瓜的悬梁、沿崖而建的吊脚楼、背背篓的妇人、位处行宫一侧似银带悬帘的瀑布、轻烟缥缈、渔舟荡漾的酋水河;听到了风雨桥上令人回味的击鼓唱曲声、女孩们似山泉般清甜的歌声和娇羞的笑声、已经久远依然回荡的木匠们雕窗凿木的声响、穿梭在镇上的瀑布发出的欢快的奔腾声,以及马蹄叩响青石的声音。
  
  “岩中响自答,溪里言弥静5_5_5_5_5_3_3_3_c_c。”我听到了许多不曾听到的声音,类似于昨夜行走在天门山下、澧水河畔。这里白日淹没在人嚷车喧里,此刻它将它的欢乐———独处的欢乐———呈现在我的脚下,这时的清脆如同黑夜星空那般纯粹。
  
  夜真的深了,抬头便可以看见天门山上闪耀的星火。脚边有蛐蛐的夜鸣声,青蛙的唱曲从禾田深处传来,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发出的欢快的声响,而我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推荐55555333.cc
  
  在城市,耳边时常充斥声响,我却常有内心“孤寂”的恐慌。
  
  而此时的我是充盈的,在远离喧嚣的世界里听到各种声响,却又安然于无一处声响的静谧。

系统推荐:
>>> 国军将领被俘后
>>> 你见过真的灰姑娘吗
>>> 喜乐一程
>>> 今天就吃你
>>> 流泪的白桦林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你所不知道的居里夫人

    1894年,因为想得到更好的试验环境,玛丽认识了当时的巴黎理化学校实验室主任皮埃尔·居里。一年之后,两人在巴黎结婚,玛丽从此成为“玛丽·居里”。1896年8月,玛丽通过了巴黎理化学校的职称考试,在校物理实验室谋得了一份职位,从此开始与自己的丈夫皮埃尔·居里一起工作。1898年,居里夫妇宣布发现了“镭”。这个宣布发布后,在科学界引起了轩然大波———你说你发现了这个东西,但这个东西在哪里?你指给我们看

  • 李商隐:流浪是我的35故事基调

    ①生不逢时,应是李商隐最适宜的写照。大唐盛世已在公元755年的安史之乱中耗尽了元气,此时的李唐王朝已无法扭转日薄西山的命运。李家不过是这洪流中的一粒泥沙,被裹挟着,江河日下。虽然生不逢时,李商隐也算得上是没落贵族的余脉。他的祖籍是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论谱系,他与大唐开国皇帝李渊同宗,都是汉名将李广、晋凉武昭王之后。只是,这一脉皇室血缘并没有给他的35故事带来快乐,反倒徒增了许多孤寂没落的贵族式

  • 王泽山:60年苦炼终成“王”

    在南京理工大学,提起“火炸药王”王泽山,几乎无人不晓。他的眼神有些犀利,性格却格外温和,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事实上却是个标准的“80后”———他今年已有83岁高龄,仍喜欢追赶潮流,能熟练操作各种数码产品,会做Flash、PPT,用手机APP買车票、叫出租车;他思维敏锐,曾3次斩获国家科学技术奖一等奖、5次获得国家级科学技术奖(皆为第一完成人),如今又将象征科技最高荣誉的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 想象的故事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回过头来,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红色的双唇微微张开,脸上的表情不悲、不喜、不怒、不惧,但很丰富。这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人们看到17世纪荷兰画家维米尔所画的这幅肖像,总会被它深深吸引,却又百思不得其解。它让人联想到《蒙娜丽莎》。两幅画都令人难解,只不过蒙娜丽莎的表情深藏不露,甚至有点诡异;戴珍珠耳环的女孩则是鲜活灵动,但又矛盾纠结。《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油画/1665年当19岁的女孩特蕾西

  • 记忆中的陈景润

    那个时候陈景润还没出名,但大家都知道他身体不好:脉搏过缓,体温过低,体力不好,反应比较慢。所以他虽然性情极温和,还是没有对象——那年头知识不值钱,找对象的重要条件是扛得动越冬的大白菜,陈景润明显不具备这个条件。陈景润虽然比较呆,但到底是文化人,有时候也挺幽默。他后来出了名,给他写信的那些姑娘无论长相还是人品都能气死古代几个皇帝。他自己定了陈夫人。陈夫人叫由昆,军人世家,非常利索的一个人。结果有一天

  • 肯下笨功夫

    去岁冬,贾樟柯在本市一间座无虚席的大厅里,上了一堂剧本创作公开课。电影《无用》剧照两个半小时,他不喝水,也没有讲稿,就坐在那里侃侃而谈。语言流畅,表达清晰,内容全都是实用的“干货”,不藏私,不故弄玄虚,没有花拳绣腿,一招一式细细地讲,金句迭出。给我印象较深的是结尾的那句话:“是不是经典不是写作者当下要考虑的问题。今天不为人所注意的可能一百年后会被称为经典;今天被称为经典的一百年后可能不被人提及。所

  • 进入无垠广袤的35故事

    20多年只做一件事1945年出生的南仁东,一生极富传奇色彩。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他在东北一家无线电厂一干就是10年。改革开放后,他代表中国天文学界的专家,在国外著名大学当过客座教授、做过访问学者,还参加过10国大射电望远镜计划。这位驰骋于国际天文学界的科学家,曾得到美国、日本天文学界的青睐,却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毅然舍弃高薪,回国就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南仁东南仁东留八字胡,个子

  • 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

    1914年11月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一个小女孩出生了。女孩被取名为海德维希·爱娃·玛丽娅·基斯勒,也就是后来的海蒂·拉玛。1931年,17岁的拉玛放弃了自己就读的通信专业,跟随当时奥地利著名的戏剧导演马克斯·莱因哈特去德国柏林学习表演。1933年,拉玛主演的《神魂颠倒》在捷克斯洛伐克首映。因为拉玛在里面全裸出镜——这是电影史上第一次有女演员全裸出镜,所以这部电影在很多国家被禁播,也并未给拉玛带来

  • 黄轩:去爱那些幸福的小事

    “我今年其实就拍了一部戏,除了忙一些闲散的工作,就是到处去旅行。前不久,我就去山里闭关了,关掉了手机,待上一个星期,然后就是发呆、晒太阳、看蓝天。近期我会去印度,也是听课,晒太阳。”——黄轩第一次读白居易的《负冬日》,我就喜欢上了。“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初似饮醇醪,又如蛰者苏。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忘所在,心与虚空俱。”在诗里白居易讲了一件很小的人间美事,那就是晒

  • 何冰:通过最擅长的工作去寻找自我

    2017年,《白鹿原》和《情满四合院》的播出对我影响很大。这几年,随着年龄增大,我提醒过自己以后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片约不断了。但尽管有准备,我其实还是有一种被边缘化的失落感和恐慌感。今年这两个戏播出,收到很好的反馈,我心里就又变得很笃定——这种笃定不光来自观众的夸奖,更来自我内在自信的巩固。这种自信我也带上了《窝头会馆》的舞台。我站在舞台上时,突然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幸福感,那是我年轻的时候特别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