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王家媳妇

2018-04-06 23:55:34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5_3_故_事_网。媳妇上门
  
  清末民初,国家混乱,整个社会都处在一片动荡中。在东北,有个村子叫兴安屯,村里有一个叫王双喜的木匠。这年王双喜刚刚二十出头,他的爹就病了,而且一病不起。娘为了给双喜爹冲喜,就让双喜去百里之外一个叫陶家营的村子,去接新娘子陶丽梅,那是刚生下王双喜时,定下的娃娃亲。
  
  这些年来,王双喜虽然知道爹娘给他定了娃娃亲,却还从未见过这个陶丽梅。如今,娘讓他去接新娘子,王双喜却犯了难:他眼下接了个活,给一户大户人家打家具,这户人家是嫁闺女,嫁妆很丰厚,光柜子就八个,而且把期限都定好了,到时间完不了工,工钱分文不给。怎么办呢?王双喜急中生智,想起了同在一个村的叔伯哥哥王二君,这王二君人称“王大嘴”,虽然才比王双喜大一岁,却生就一张巧八哥似的嘴,能说会道,能把死人说活了。
  
  于是,王双喜找到王大嘴,把自己的意思说了,让他替自己把新娘子接来。王大嘴一听,满口答应下来。
  
  就这样,王大嘴牵了头毛驴,当天就动身了。那年月,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虽然一百多里地,可跋山涉水的,来回一趟也要四五天的时间。
  
  没想到这一趟很费时,一直到十多天后,王大嘴才牵着那头毛驴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毛驴背上驮着位戴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这时候,王双喜正好也刚为那大户人家打完家具,见新娘子接来了,这下可以给爹冲喜了,乐得合不拢嘴,拉着王大嘴的手,说:“二君大哥,辛苦你了,这一路上还顺利吗?”王大嘴叹了口气,说:“这一路上还真不太平,到处都有土匪劫道的,晚上根本不敢走,太阳一落山就早早找店歇息。要不是这样,还能提前几天到家。”
  
  进屋后,安顿好了新娘子,王大嘴告诉王双喜,说新娘子陶丽梅家境也不太好,家里就只有父母双亲,当然也没什么嫁妆,而且连个来送亲的人也没有。王双喜并不在乎这些,说道:“人来了就好,我成了家,借着这喜庆劲儿,我爹的病也就好啦!”
  
  第二天,王家就急急忙忙让王双喜和陶丽梅拜堂成了亲,这也就是所谓的冲喜了推荐55555333.cc。拜堂时,盖头一揭开,亲友们就一阵骚动,这新娘子虽说长得还可以,但面容憔悴,像生了大病似的,而且走路时左腿还一拐一拐的。当时,人们还都以为是新娘子崴了脚,谁也没在意,唯有细心的双喜娘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难道新媳妇有病?还是个瘸子?老人家暗暗有些担心。
  
  晚上,闹洞房的人都散去后,王双喜怀里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进了洞房。洞房花烛夜,这是35故事三喜中最大的一喜呀,年轻小伙子,谁不期望这一时刻呢?可王双喜进了洞房,却吃了一惊:新娘子陶丽梅竟早早在炕上睡了,打着轻轻的鼾声,最奇怪的是,她不光没脱衣服,而且左手还攥着一炷燃着的香!
  
  王双喜见自己媳妇这样子,不由心生爱怜,他想,她准是这一路上劳累过度,困了,本不想打扰她,可见她手中握着的那炷香越燃越短,怕烫着她,就忍不住轻轻地走过去,想抽走那炷香。哪承想王双喜刚一动手,看似睡熟的陶丽梅竟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随即王双喜就觉得自己脖子一凉,不知什么时候,一把匕首已抵在他的喉咙处,同时,那陶丽梅就像换了一个人,恶狠狠地问:“你要怎样?”
  
  王双喜着实吓了一跳,赶紧说:“我是双喜,是你丈夫!”那陶丽梅听王双喜这么一说,好像是醒悟了,霎时间抽回手,一脸歉意地说:“啊,瞧我,刚做了个噩梦……”她见王双喜盯着自己的手,又赶紧解释:“这把刀是临走时我爹给我防身用的,道上土匪多……”
  
  王双喜指了指陶丽梅的另一只手,问:“你睡觉攥着根燃着的香,干吗?”“这……我这是……”陶丽梅被这一问弄得支吾起来,好半晌她才说出原委,她是怕误了夜间给牲口添草添料。这一解释,虽然有点牵强,但还是让王双喜欣喜不已,他不由暗自庆幸自己娶了个勤快的好媳妇。
  
  王双喜没再多想,赶紧急切地脱衣,想往媳妇被窝里钻,哪想到陶丽梅却急得一个劲地往后缩,慌慌张张地说:“别、我……我的腿伤还没好,郎中说非得百日之后才能圆房……”
  
  这是为何呀?娶个媳妇不让碰,王双喜顿时一头雾水。后来,新娘子陶丽梅一阵解释,王双喜总算明白了,这陶丽梅在娘家时跌伤了腿,正巧王家人来接亲,陶丽梅是个懂事的女孩子,一听公公病了,需要给老人冲喜,觉得这事不能耽误,就忍痛来了。这一下王双喜更是感动,心里暗自偷笑:自己真是个有福之人,娶了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媳妇。他二话不说,就主动到炕的另一头去睡。临睡前,他还叮嘱新娘子,说是院里的牲口不用她管,要她安心睡觉就是,新娘子答应了。
  
  次日早晨,王双喜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就见小炕桌已经摆上炕,一大海碗的高粱米饭正冒着热气,旁边是洗好的大葱;再一看,新娘子陶丽梅正坐在炕沿上,等着王双喜吃饭。
  
  王双喜问:“是你做的饭?”陶丽梅点点头。王双喜下炕到院里一看,见牲口都已喂好,回屋坐到炕上,腿一盘,端起碗就往嘴里扒拉高粱米饭,一边一只手拿起一根大葱,伸入酱碗一蘸,往嘴里一送,“咔嚓”一口,一碗饭很快就见了底儿。就在王双喜想去外屋盛饭时,旁边陶丽梅早已伸手来接空碗,王双喜迟疑着将碗递过去,就见陶丽梅一瘸一踮的,很快去外屋又盛了碗饭递给他。
  
  王双喜没说话,一连吃了三碗高粱米饭,才打着饱嗝放下碗MPw。他抹了抹嘴巴,到外间屋里拿上自己那套木匠工具就往外走,双喜娘正好在院里站着,见儿子出去干活,赶忙上来夸媳妇能干,又添草又添料的,把牲口都喂了,连早饭也是她做的。王双喜见娘这样说,心里自然很高兴。
  
  到了晚上,王双喜回家,掏出一个纸包递给陶丽梅,说:“这是专治跌打损伤的药,我去镇上药铺买的,你自己敷上吧。”
  
  陶丽梅接过药,感激地背过脸去,悄悄抹了把泪……
  
  2。半夜血光
  
  打这一天起,王双喜每天都弄回包药,陶丽梅的腿伤也日渐好转,走路顺溜多了,可让王双喜奇怪的是,这新娘子还是不让他碰,而且,她睡觉时还是左手攥着一炷香,燃到头,把她烫醒后,出去转一圈,回来再续上一炷香,翻个身再接着睡,这是啥毛病呢?王双喜百思不解,更让他奇怪的是,人家媳妇过门三日必须回门看望自己的父母双亲,可这陶丽梅却只字不提回门的事。开始,王双喜以为自己媳妇腿伤未愈,不适合出远门儿,可现在都两个多月了,她的腿好多了,却总不见她提回娘家的事,王双喜提出陪她去见见岳父岳母,陶丽梅也总是找出种种理由搪塞过去,什么道远,路上土匪多,还得破费一笔钱,等等。
  
  不光王双喜觉得自己这个媳妇怪,就是双喜娘也觉得她和别人家的媳妇不一样,别人家的媳妇干完家务活,总爱仨一群俩一伙地聚在一起唠唠嗑,可自己家的这个媳妇干完活,就喜欢一个人待在屋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像个大家闺秀。
  
  等王双喜回家,他娘偷偷地把这些疑惑都跟儿子叨咕了,王双喜听了,心里更不踏实,他想秋后打完粮食亲自去岳丈家看一看,顺便了解一下陶丽梅的脾气秉性,可还没等他去,家里却出了件大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这一天夜里,陶丽梅像往常一样攥着炷香睡着了,半夜里,她被香烫醒后出去转了转,回来后突然推醒丈夫说:“咱家院外有动静,是人,听脚步声有六七个人。看来是土匪,快去西屋叫醒爹娘,让他们躲起来。”
  
  王双喜大吃一惊,赶紧去了西屋,叫醒熟睡的爹娘,让二老藏了起来。返回后,陶丽梅又叫丈夫快找把杀猪刀,跟她去外屋,等土匪进来一个杀一个。王双喜一听都吓哆嗦了,连连摆手说:“我可不敢,你也别胡闹,土匪都有枪,咱家院里的牲口,还有外屋柜子里的粮食,让土匪拿去好了,还是命要紧!”
  
  陶丽梅却说:“咱家就那么一点粮食、几头牲口,都让土匪抢去,咱家人都得饿死,不如跟他们拼了!”王双喜说啥也不敢,陶丽梅没办法,叹一口气,就让他趴在炕边,告诉他千万别起来乱动。王双喜生性胆小,吓得趴在地上,身子如筛糠一般颤抖,双手抱头,一动也不敢动,眼睁睁地看着陶丽梅手持匕首去了外屋。
  
  不大工夫,就听外屋有轻轻的拨动门闩的声音,紧接着似乎是有人进了屋,随即是很大的一声响动,好像是什么东西摔了下来;过了一阵子,又有人进了屋,又是一阵响动……
  
  王双喜趴在炕边,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天亮才被陶丽梅叫起来,他走到外屋一看,我的妈呀,地上横七竖八的一地死尸,到处都是血,数了数,一共七个人都死了。陶丽梅站在那儿,也是一身的血,可那把细长的匕首还紧紧攥在手里。
  
  开始,王双喜还以为陶丽梅也受伤了,拉过她来仔细检查一番,陶丽梅竟连半根毫毛都没损伤,身上的血,都是地上那几个土匪溅出来的www.55555333.cc
  
  一个女人,一夜捅死了七个土匪,这下可不得了啦,这事轰动了附近的大小屯子,就连省城都来了人。省城的警察署来了位挎洋刀的赵署长,这位赵署长以前曾是位军人,打过仗的。他实地考察一番,对着陶丽梅竖起了大拇指,说了句“好一个母夜叉”,不光没处罚陶丽梅,还夸她杀匪有功,奖励了陶丽梅五十块现大洋,还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去省城找他。
  
  其实,那几个土匪也是无意中闯入了兴安屯,这下可好,兴安屯名声远扬了,而且以讹传讹,说什么这位母夜叉双手会使飞刀,还有传言说她会点穴,被她随手一指就不能动弹了,任她宰杀。总之,谣言满天飞,越传越邪乎。王双喜一家原先还担心土匪来报复,这下总算少了些担心,因为自打兴安屯出了这桩事,现在别说土匪来抢,就是小偷都不敢来了。别地方的人一听兴安屯,都不敢来,就连那七个被捅死的土匪,摆在村口半个月,都没人敢来收尸,最后还是兴安屯里的人在村口挖了个大坑,把这几个土匪埋了。
  
  3。岳父来了
  
  王双喜本来以为这下能过几天安生日子了,谁知没过几天,他正在外村干木匠活,就见王大嘴满头大汗跑了过来,一脸惊慌地说:“双喜兄弟,你、你快回去吧,你那老岳父来了,吵着要你家还他闺女呢!”
  
  王双喜疑惑地停下手中的活,问:“我媳妇不在家里吗?”“不、不在家。”王大嘴说话结巴起来,目光也躲躲闪闪的,看来这里面有事。
  
  王双喜疑惑地望着王大嘴,问:“究竟怎么回事?”王大嘴哭丧着脸,突然“扑通”一下跪在王双喜面前,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说:“双喜兄弟,我该死,我对不起你……实话跟你说吧,你那媳妇我给弄丢啦,现在这个新媳妇其实是个假冒的!”王双喜一听顿时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王大嘴跪在地上,讲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那次王大嘴去接亲,开始还挺顺利,到了王双喜的岳父家,说了此行的原委,陶丽梅的父母老实得很,没有说别的,王大嘴就痛痛快快地把新媳妇接了回来。往回走的时候,他听路上的行人说省城正办庙会呢,很是热闹,还有唱大戏的。王大嘴就爱凑热闹,他一听,心痒痒了,回去不正经过省城吗?于是他就问驴背上的新娘子陶丽梅去不去逛庙会,哪知陶丽梅也是个戏迷,两人一拍即合,都一心要看看唱大戲的。那时候交通闭塞,就是省城,一年也难得来一次戏班子,这两个“戏迷”都想趁机开开眼原文www.55555333.cc
  
  果然,到了省城,就见街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开始,王大嘴还和陶丽梅在一起走着,后来挤呀挤,竟然找不到陶丽梅了,急得王大嘴一连在省城找了五天,直到庙会散了,也没找到陶丽梅。这下王大嘴可傻眼了,最后实在没招了,王大嘴就去了省城的观音庙,那时正值傍晚,进香的人都回家了,王大嘴跪在观音像前,连连磕头,哭诉了自己替人接亲丢了媳妇的事,祈求观音菩萨给他指条道儿。说来也怪,他刚倒完苦水,身后有一个女声微弱地说:“兴许我能帮你这个忙。”王大嘴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个拄着棍子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此人年纪挺轻的,可衣衫褴褛,面色黄黄的,但五官倒还周正。王大嘴病急乱投医,就问她是谁,有什么好办法。这女子告诉王大嘴,自己是从山东来此地投奔姑姑的,谁知姑姑搬了家,她一时找不到,现如今身无分文,已经两天没吃一口东西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前天不慎又跌伤了左腿,现在肚子饥饿,腿又有伤,如果给她买两个烧饼,她能替王大嘴想个办法。
  
  王大嘴的兜里正巧有烧饼,那人吃了几个,立马有了些精神,她先是问了问,得知新郎和新娘是从小定的娃娃亲,两人还从未见过面,这女人就出了个主意:由她装扮成新娘子去跟新郎完婚,这样一来替王大嘴交了差,二来她也能有个吃饭的地方,等过几日她腿伤养好了,再悄悄离开,这样王大嘴也就没什么事了。
  
  王大嘴一听,这确实也算个办法,他让这女子等在观音庙里,自己赶紧出去就地置办了一套新娘的衣服,让这女人换上,又把她扶上驴背,就这样成了王双喜的新媳妇。至于以后会不会露馅,这王大嘴也没敢往下想,他的想法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想不到今天陶丽梅的父亲来看闺女了,那假扮的新娘子赶紧躲了起来。找不见自己的女儿,亲家母竟又说了一堆不像自己女儿干的事,这陶父就认为自己女儿出了什么事,亲家母这是在搪塞自己,一怒之下就要拉着亲家母去见官。双喜娘也不知儿媳为何突然不见了,又急又怕,赶紧发动亲友四下寻找,王大嘴一听这消息,知道事情瞒不住了,害怕了,只得跑到王双喜干活的地方来求助。
  
  王双喜这时才明白是咋回事,原来自己竟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成了婚,他又急又气,揪住王大嘴的衣领,把他拽到家里,当着从未见过面的岳父,把事情如实讲了。陶父气得抡起拳头就揍王大嘴,打得这小子哭爹喊娘地叫唤。正闹腾时,那假冒的新媳妇进屋了,对陶父说:“大叔,我看这样也不是办法,不如让他领着去省城找找看,或许还能找着丽梅妹子!”

小编推荐:
>>> 制造机会与伯乐相遇
>>> 我们这对患了失语症的母女
>>> 精妙的大学生餐厅
>>> 恋爱的时候谁要脸
>>> 淘汰人的是工具而不是年龄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盖厕所

    最近,阿P回老家发展,被选举当上了村主任。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阿P的老家就是这样一个小山村,它夹在山坳里,前不挨村后不着店,虽然离县城直线距离只有90公里,走起盘山道却远远超过了200公里。村里住着80多户人家,背靠大山,门前有河,脚下还有条曲折蜿蜒的省道,一眼望不到边。虽然省道上车流滚滚,本村男女却依旧家徒四壁。阿P当上村主任的第一个晚上,愁得一夜没合眼,搅得老婆小兰也没法睡觉:“当个芝麻粒大的

  • 白吃那点事儿

    带人去白吃好吃懒做的刘大嘴有一样特别的本事,别看他兜里没几个大子儿,可人家三天两头就能下回馆子,而且去的还都是豪华大酒店,吃的都是山珍海味。这不,这天,刘大嘴又衣冠楚楚地出了门,说要去赴宴。不想刚出门,就碰上了酒友阿P,阿P听说刘大嘴要去赴宴,馋得“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说刘哥,带我去开开荤怎么样?刘大嘴说肯定不行,人家请的是我,带你去算怎么一回事呢?阿P涎着脸,说刘哥你不是有面子吗,你带上我,别

  • 阿P治噪音

    这二胡吧,拉得好,听来是享受;拉得不好,听来就是要命的噪音!这回,阿P偏偏遇上个二胡拉得老“臭”的新邻居……这天,阿P出差回来,本想好好睡一觉,却被一阵“鸡叫”声吵醒,仔细一听,哪是什么鸡叫声,分明是楼下有人拉二胡!这时,有人敲门,阿P开门一看,是邻居毛豆,毛豆一见阿P,满腹委屈,差一点要哭出来了:“P哥,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这些天,楼下101室新搬来一人,这混蛋折腾人啊……”原来,101室的住户

  • 一元微拍

    这天,阿P刚到单位,发现同事小张又穿了一双崭新的耐克鞋,还是国内没有的款式。最近小张身上添置了不少“名牌”行头,整个人都光鲜了起来。小张跟阿P一样,只是个上班族,每个月也就几千块死工资,以前省得挤牙膏似的,怎么一下子变得像个阔少爷?阿P不由调侃道:“哥们,最近发财啦?”“发财?”小张苦笑了一声,“穷打工的,发什么财啊,要是发财就好喽,我还来上什么班啊!”阿P表示不相信,指指小张脚上的鞋。小张“嘘”

  • 阿P交狗运

    小狗上门今天阿P交了好运,得了一千块钱的奖金。回家路上阿P一合计,把钱掖进了袜筒,打算留作私房钱。这时候正好路过一家名叫“吉祥三宝”的烧鸡店,阿P的口水就流了下来,不知不觉拐了进去。出来时,阿P手上就多了一个塑料袋,隔着袋子,一只烧鸡红亮惹眼,一缕缕的香气从袋子口冒出来。进了家门,阿P一边换鞋一边高叫:“亲爱的,我回来了。”小兰从厨房往外一探头,猛喝一声:“滚,滚出去!”说完,提着菜刀杀气腾腾地奔

  • 阿P白帮忙

    这天,阿P正在街上闲逛,突然接到老同学韩朋打来的求助电话。原来韩朋趁着假期,带老婆回老家的“海浪河”玩漂流。哪知道老婆不顾工作人员反对,说什么也要把宠物狗带上皮筏,并把它放在了铁笼子里。不料皮筏翻了,两口子倒是被救上来了,可那条狗沉底了。韩朋在电话里恳求道:“阿P,我知道这事有点难为人,可老家的同学,我就知道你水性好,你说什么也得帮我这个忙,把狗捞上来。我老婆在河边哭个不停,要死要活的,我是真没辙

  • 阿P遇商机

    国庆长假到了,阿P和小兰商量好要自驾出去玩几天。临行前,小兰说景区的东西贵,要多备些吃的,省得花冤枉钱。阿P帮着小兰把大包小包搬上了车,好不容易上了路,却发现由于高速公路通行免费,车流量骤然增加,阿P开了不到一百公里便堵得動都动不了。眼看着就到中午了,小兰从包里拿出些吃的,两人在车里吃起午饭来。阿P不由得夸起老婆来,说还是她有先见之明。小兰得意地说:“那是,不然现在你就是有钱也没地方买去呀!”小兰

  • 阿P送红包

    一天,阿P接到李二民发来的结婚请帖,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打算去参加。李二民是阿P的发小,当年最要好的朋友,有一年村里划分土地,两人闹了矛盾,产生了隔阂,后来李二民出外闯荡去了,一连多少年没回家,也就断了来往。李二民的婚宴设在城里最豪华的世纪大酒店,看来混得不错。动身前,妻子小兰给了阿P五百块钱,还找了一个去年过春节时剩下的红包袋,让他在家里就把红包包好了,免得到了酒店手忙脚乱的。阿P想到本地有东

  • 阿P当替身

    人要是该走运,那真是挡也挡不住:就拿阿P来说吧,因为长相酷似影视明星阿龙,竟当上了阿龙的替身演员。尽管阿P演的都是些危险镜头,但片酬颇为丰厚,他倒也乐在其中。这天,电视剧杀青了,阿龙破天荒地把阿P请到饭店吃饭。酒过三巡,阿龙突然冷下脸问:“阿P,你小子是不是冒充我上瘾了?听说你常用我的身份骗粉丝合影。”阿P心里咯噔了一下,勉强笑了笑说:“兄弟只是借您的名号去玩一下,并不敢坏龙哥的名声。”阿龙沉默了

  • 阿P众筹

    富强乡财政紧张,新来的乡长急得团团转,听说阿P足智多谋,便把他找来想对策。阿P一直是乡里的红人,对乡长说:“其实对策我早就想好了,现在流行众筹,咱们何不尝试一下?”乡长心头一动,称赞道:“这主意好啊,只是众筹的数额有点大,行得通吗?”阿P笑着说:“乡长发令有什么行不通的?谁能不给乡长面子?”乡长也想测试一下自己的人脉,欣然同意,让阿P全权负责,宣传到位。阿P领命,当即行动。可阿P刚宣传出去,就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