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水天之交 水天之交 全文免费

2018/9/22 18:32:31 来源:网络 [ ]

书名:水天之交

第一章

美女泛舟、乐笏悠扬。水天之交 水天之交 全文免费辇车香幡、仙侠同骑。生死两茫,笑傲过往。

  别了,亲人!此去天涯,千山万壑走泥丸,

  谢了,爱人!携手从容,刀山火海无往顾。

  江湖无边、侠义无道。云海扬帆、快意恩仇。人生得此,死亦无憾。芙蓉文学网

  嘿嘿,朋友!剑来刀往,黑白是非皆为空,

  哈哈,兄弟!一斛清酒,天地在我胸臆间。

  故事就从这东海市的"五松公馆"馆主之女黄蓉蓉的婚事说起吧。说到这五松公馆馆主黄楚士,在这东海沿海一带可是鼎鼎有名的风流人物,他本是东海岛屿上著名的武学门派"普天寺"的名宿,论武功和才智都是寺中翘楚,只因天性贪财,实在难耐岛上那种清心寡欲,古灯青贝的生活,于是袍子一挥,轻舟孤帆。从此抛却佛国生涯,留起三千烦扰丝,登陆东海市,建立起自己的逍遥王国--五松商社。

  黄楚士的妻子黄夫人,在三十年前身为江湖名派"丽妍工坊"的绝代才女,貌若桃李、芬芳绝世,自诩幽兰百合,眼高于顶。只因当年的一场赌局惜败于黄楚士之手,便被黄楚士硬娶为妻,过早地成了一枝残花败柳,从此安分心境,生儿育女,一下子居然生出九个儿女来,正应了九九成尊之数。原文55555333.cc

  黄楚士也因此大富大贵。

  三十多年来,五松商社一帆风顺,财路亨通,事业蒸蒸日上,几个俊儿纷纷成为家族产业的大梁,膝下子孙满堂,其乐融融。

  唯一让二老担着心事的便是他们的幺女--黄蓉蓉。那可是东海市里赫赫有名的女煞星。此女会武,家学渊博,身兼"普天寺""丽妍工坊"两家之长;亦通晓魔法,师从魔法大派"天龙八部",也正应了她那火爆个性,从此犹如脱缰野马,发起蛮飙来就连黄楚士也消受不了。

  "你这个逆畜!"某日黄楚士对其女大发脾气,"成天到处惹祸,当心嫁不出去。原文55555333.cc"

  黄蓉蓉翻翻白眼,"嫁不出去?嘿嘿,"这声冷笑令其父毛骨悚然,"放心老爹,哪天我真想嫁了,出去抓个男人回来就行了。"

  黄堡主险些噎死。

  其实要论样貌,确如黄夫人所说,不光是东海城,就算上附近所有的城镇,方圆千里内只要她黄蓉蓉说自己数第二,没有哪家闺女敢说自己数第一。

  只是那脾性......

  真要命哪。黄家求爷告奶,四处求媒,一听是黄家大小姐,立吃闭门羹。难哪!黄家二老为此事抓狂,可看人家黄小姐却从未此事担心过。水天之交 水天之交 全文免费

  "呸,那些臭男人!有眼无珠。"黄蓉蓉不屑地说。在她眼里男人都是盗香窃玉的狗贼,没一个好货,她要嫁就要嫁个法力通天的大法师或者大英雄,要么巨富豪贵也行,却绝对不能是那种鸡鸣狗盗的猥琐之徒。不过这女人的脑筋也恁简单了点,天下间的大法师哪个不是老头子,大英雄或者巨富豪贵喜欢的也是温顺娇柔的女子,象她那火爆脾气,难......

  诸位,这"五松公馆"可是东海市里的一景,此堡位于东海市东桃花潭边,占地几近千亩,雕梁画栋、亭台阁榭、小桥流水应有尽有。五松公馆堡主黄楚士虽出身佛门,却是个附庸风雅之徒,年轻时喜好周游四海,四处收集一些奇珍异宝来装饰自家门面,到年纪大了,此好丝毫不减,自己不便出门,便差九个儿女出外打点,还美其名曰出外修炼。所幸八个儿子都很出息,不是巨豪就是名流。网站http://www.free-sound.com.cn/唯独这第九个幺女,四下闯祸不说,还让家里生生往外贴出许多金银,到处帮她堵漏子。

  两个月前,正逢黄家大小姐出外旅行,五松公馆里却迎来一个贵客。

  五松公馆一片热腾,上下人等都知此人非比凡物,品貌皆俊。而且,五松公馆主夫妇更有意把自己宝贝女儿嫁给他,于是这日晌午,几乎所有住在公馆里的佣役都丢下手头的活计,偷偷溜到位于五松公馆中央的"衍心殿"左近,探头探脑地向大殿里张望起来。

  那位贵少爷带着自己的跟班由老官家黄福引路,走进"衍心殿"。

  黄楚士携夫人阿桃早已等候多时了。原文55555333.cc

  "郭嘉骏见过黄夫人。"贵少爷作礼道。

  "好好,郭大少别客气。"黄夫人笑得合不拢嘴。

  郭嘉骏旁边的跟班手里接过一只红绒布包的锦盒递给黄楚士,"这是我在路过汉阳时得到的一尊'金狮弥佛翡玉像',一点小意思聊表寸心,还望黄老板笑纳。"

  "呵呵,郭大少初来乍到就如此厚礼相送,倒教我有点不好意思了。"黄楚士佯作推却状。

  "黄老板学究天人,这点俗礼只怕污了您的眼睛。"

  "哪里哪里,郭大少太客气了。"黄堡主收下这尊玉佛,他与黄夫人俱是见多识广之人,如何不知此物尊贵,仅凭这一点便可知那郭家公子绝非一般人等。

  黄夫人乍见这位郭家公子,便心花怒放起来,喝,真是个神俊非凡的极品青年,剑眉朗星,挺鼻高额,宽肩窄腰,身材颀长,顾盼生风。白皙的皮肤配上做工考究的合体的衣装,真可谓一表人才。黄夫人年轻时也是"丽妍工坊"的一枝花,拜倒在她裙下的风流人物不计其数,却没有一人胜过眼前这位佳公子的。

  躲在殿旁探头张望的那些佣役们也窃窃私语,评头论足起来。

  司机道:"嘿,看哪,他后面的保镖也很神气哩。他叫什么来着,田梁?"

  厨师道:"是啊,和主人一样俊气,真是难分喻亮。"

  甲女佣羡慕道:"哎,九小姐真是前世修来到福分。"

  乙女佣却说道:"我总觉得这个郭少爷来路有点问题,不明不白。"

  甲女佣低声道:"听说是镜州的巨富,身价千万呢。"

 

第二章

司机低笑道:"还是个嫩雏,前两天刚到东海,就在赌场里被老板骗去四千多元还不自知哩。哇,这家伙出手真够阔绰的,四千多元打水漂,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之人。"

  甲女佣也凑近道:"是呀,我听老板对夫人嘀咕,说是这位公子哥儿胸口挂着一颗钻石,我的天哪,连我们老板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也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钻石,按老板的推测,那颗钻石价值连城哩。"

  厨师笑道:"怪不得老板迫不及待地把他请进府来当贵宾奉着。"

  乙女佣捂嘴笑道:"那当然,若是让他在外面溜达久了,难免从别人口中知道咱家九小姐的坏名声,那时咱小姐的如意姻缘岂不泡汤了?"

  众人皆笑,黄楚士夫妇心里打的鬼算盘瞒别人可以,想瞒住这些下人却难。

  "衍心殿"上,宾主入席,把酒言欢。黄楚士出身江湖,性格多是豪爽,兼之经年行走江湖,见识广博,几杯黄汤下肚,便如滔滔江水顷泻而下,如此这般地天南地北、海阔天空,信口开河起来。

  郭家少爷也许是初出茅庐之人,对黄楚士所说的那些奇闻秘史,江湖奇事听得目瞪口呆,啧啧称奇。黄楚士见此更是兴奋,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

  眼看月上三竿,烛影轻摇,时辰不早了,可是黄楚士还未尽兴......

  "咳咳--"黄夫人轻咳两声。

  黄堡主一怔,"夫人可是有何不适么?"

  "哦,没有,只是夜寒露重,嗓子有点不适罢了。"黄夫人憋着嗓子说道。

  "噢,"黄楚士见夫人对自己甩了个眼神,恍然道,"你看我,怎么都忘了时辰,都这么晚了还拖着客人在这里海聊。"

  "哪里哪里,先生见闻广博,我实在佩服得很。"郭家少爷谦逊道。

  "哈哈,我看小郭也是性情中人,不如今晚就住在我这里,咱们把烛夜谈如何?"黄楚士邀请道

  "这个......"郭家公子眼露犹豫之色,"只怕打搅贵府了。"

  "哈哈,都是自家人,哪用得着那般客气。"黄楚士豪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么,我今晚就叨扰一晚上了,真不好意思。"郭家公子终于答应道。

  当下宾主尽兴,筵席散去。

  当晚,黄堡主陪着郭家少爷夜宿客房,又是一晚的海阔天空,一点也不觉着累。

  黄夫人静坐在床前,烛光摇曳,西窗风吟,她细细思量着那郭家少爷刚下席间的一举一动,人品确是风流倜傥,卓尔不群,兼之谈吐文雅,教养颇深,如果能得此人做自己的女婿,那真是女儿的福分了。

  当下计议已定,唤女佣道:"小星,去把老张叫来。"

  "是。"

  未几时,管家老张匆匆跑来,"夫人这么晚叫我来,不知有何吩咐?"

  "蓉儿现在还在老四那里玩?"

  "是的,在金苏国,不过她两天后就会回家了。"

  "你马上通知老四,叫他无论如何要陪蓉儿一起回来,一路上看紧她,千万别让她闯祸。"

  "是。"

  "夫人,这又是为何呢?"女佣小星不解道,"九小姐回来干嘛要四少爷陪着呢?四少爷那么忙,再说九小姐有手有脚的,自己不会回来?"

  "你笨啦,"黄夫人白了女佣一眼道,"蓉儿一个人回来,万一路上又大发雌威闯了祸,让别人找上门来向我们哭诉,岂不要把这位送上门的郭少爷给吓跑。"

  两丫鬟面面相觑,以九小姐的脾气,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可是非常高的哟。

  接下来几天,郭家少爷便被黄楚士强留在五松公馆里住下了,两天后黄家幺女在老四黄飞权的陪护下回到家,接着黄蓉蓉在父母的严厉看护下与郭家少爷相见,相谈,然后......

  闲话少说,反正这门亲事就在黄楚士夫妇半拉半强下,算是定下了。

  场景:五松公馆的大花园。

  对白,

  黄楚士:哈哈,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啊!小女今儿个总算找到了如意夫婿,哎呀,咱老黄家的这个大难题总算是嫁出去了,哈哈......

  堡主夫人嗔道:你这是咋说话的呀,合着你女儿是嫁不出去的货?(面对画外,笑道:哦,我来介绍一下啊,我呢,有八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女们个个长得是玉树临风,才貌双全。今天出阁的是我那幺女黄蓉蓉,她可算东海市里众女娃里最美貌的,美得那个呢--啧啧,可以说是沉鱼落雁、羞花闭月哩!可我这幺女的脾气呢,有那么一点儿暴躁,哦,是只有一丁点啊!就这么丁点小毛病,偏偏东海市里那帮不长眼的小公子哥儿就是爱挑她那点刺儿,死活没人愿意娶她,真要娶我还不愿意呢,都是帮没出息的东西。现在可好了,镜州首富郭家大公子看中了蓉儿,硬要娶她,拦都拦不住,唉,我苦命的儿,一嫁就嫁那么远,真叫为娘的痛啊--)

  黄楚士:行了行了,装什么孬样?好不容易把蓉儿嫁出去了,还找着了这么个好人家,该笑死才是。

  黄夫人:呸,孩子不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哪知十月怀胎那个痛。你得去关照那些下人们,看见姑爷可别乱说话,把咱蓉儿的那点子坏脾气说漏了,恐会吓跑了他。

  黄楚士:对对对,夫人此话有理。

  花园另一端,

  司机撇嘴道:九小姐那脾气何止是一丁点暴,要发起来呀,简直是大得去了。还有啊,她是个魔法师,你可以想象一下啊,魔法师发火起来会是啥个样?她要你当龟孙子你就不敢扮儿子!

  女佣小星:可不是,唉......可怜那个英俊潇洒的新郎官......哎呀那个人这个俊啊,你说这老天怎么就把所有男人的优点全放在他身上了,偏偏又让他娶个母夜叉回家呢。

  司机:看你那傻样,哈喇子都流下来了,敢情漂亮男人就他一人?

 

第三章

小星:就你?和姑爷比你就是个癞蛤蟆。

  司机:嘿嘿,就别说我了,你也是小肥猪照镜子--里外都好不到哪儿去。

  小星:抽你两耳瓜子!

  五松公馆的建筑群在东海市乃至附近地区都是首屈一指的,先不说那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就是那一园子占地数百亩的各类名种桃花,亦是五松公馆主化上无数心血,走遍五湖四海辛苦收集而来的。每逢春暖桃花艳时,整个东海城都能感受到那艳媚春华。

  可惜五松公馆的娇贵千金大婚之日偏偏不是桃色满园,粉瓣纷飞的季节,却到了桃实累累,枝沉果缔的收获季节。这样也好,借此机会馆主采摘来各类汁多肉厚的异种桃果,大宴满庭宾朋,也算他们身逢喜事,同享丰收吧。

  这一片占地颇广的桃花源位于五松公馆的东北侧,而今晚宴请宾朋的宴会主场位于五松公馆南侧,相距甚远,因而宴会主场的那番喧闹吵噪在这里是无法听到的。时过仲夏,秋虫呢喃,满园桃香阵阵,随风轻送。

  今夜无月。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月黑风不高,盗贼猖獗时。

  黄楚士夫妇本身便是高手中的高手,馆中负责保安的保镖亦非犬类,这不,桃花源中的一丝轻响便把隐在暗处的高手引出来了不是。

  "谁?"灰影轻闪,两个彪悍的身影轻捷地跃到桃园边上,手搭凉篷向园中望去,只见园中桃树阵列,看不到头,哪里见得到人影来。

  两人中身材精瘦,个子不高的是姚通,另一名矮胖子郑宽心,姚通不悦地点了点郑宽心的脑门道:"小郑,今晚你是怎么搞地?老是神经兮兮的。这已经是今晚的第四次,我都被你搞懵了。"

  "老姚,老板曾经教导我们:越是这种喜庆的日子越是不能放松警惕,阶级敌人往往就是在你最放松警惕的时候给你致命的一击。"郑宽心一本正经道。

  "啐,神经。"

  "还有,老板还教导我们,越是没组织没纪律......"郑宽心意犹未尽地还待继续讲下去。

  "拜托你少给我上纲上线好不好,老板他老人家有没有教导过你要尊长敬贤呢?"姚通心烦意燥道,今晚是黄家大喜事,偏偏轮到他与这个马屁精值夜。

  "嗯,好像有这一条。"郑宽心形做恭敬道。

  "那不就结了,我比你大,你得听我的,回到岗位上去。"

  "是。"

  两道灰影正待隐去身形,却听得有人走动的声音由远而近,这次连姚通也听得真真切切的,没错,有人过来了。只不过不是从桃花源方向传来,而是从前庭过来。

  "谁?"姚通高声叱喝。

  从假山后走出个灰衣人,来者高身材,厚实的腰背,方脸大眼,颌下一副漂亮的美须髯。

  姚通和郑宽心一见来人,迎上前去,"哦,是管家老张啊。怎么不在前面陪黄老板招待客人,偏跑到这个人不着影,鬼不撒尿的地方来呢。"

  "黄老板说了,今日是九小姐大喜的日子,是近几年来少有的盛事,公馆内上下人等都得粘到喜气,特别是你们这些保安兄弟,往日的馆主安危都是你们一肩担当的,所以一个都不能少。特叫我过来请你们过去喝上两盅喜酒。"

  姚通望了望自己的岗位,犹豫道,"可是这里怎么办?"

  "待会儿会有人来接班。你们先过去,我守在这里等接班的过来。"老张和蔼道。

  "好吧。"二保安正待走开,老张忽然又想到什么,对他们喊道,"哎,你们那一桌在'广南轩',你们在那里等着,黄老板会过来敬酒的,千万别瞎跑哇。"

  "知道了。"二保安消逝在夜色中。

  老张目送着二保安走远后,突然转身对着桃花源轻轻拍了两下手掌,口中轻轻叫换:"波波、波波。"

  "哎,来了。"桃花源中一道黑影闪了出来,走到那老张跟前,嘿,这黑影的个子竟然仅及到老张的腰部,头发上面飘着一段飘带,长及其膝。两手各握一只蜜桃,"咯嘣咯嘣"的嚼着,"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桃子,待会儿定要带些回去给八宝尝尝。"

  "你想带多少就带多少,只是不要耽误了大事。"

  那黑影嘻嘻笑道,"我办事,你放心。"

  老张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那矮小的黑影,"这是五松公馆的地形图,我和过长靖花了几晚时间把它画好的。"两人摊开那张地形图笔画起来,"南边和中间这些大殿厅阁我们都仔细勘察过了,肯定没有那东西。西北边是个桃花潭,现在就是西南靠近桃花潭的地方还有一大片楼榭轩台没有去过,那地方看上去守卫似乎不严,可是楼台廊梯的摆设都暗合轩辕九宫图式,我和长靖判断那东西定在那里面的某个地方。"呵,沉沉夜色下两人不要任何照明竟能看那图纸,你说厉害不。

  "好嘞,那地方交给我了。"矮个子把图纸揣到怀中。

  "你自己小心,那地方兴许有暗椿和机关,不要硬闯。拿到东西马上回去,一刻都不要逗留。还有,即使找不到东西,在午夜两点前也必须离开。东西得不到无所谓,安全最主要。"老张关照那矮个子。

  "知道了。"矮个子说:"你们自己也要小心点,刚才我稍稍动了动就被那两小子察觉,说明这个五松公馆藏龙卧虎,高手特多。过大哥不要春风得意过了头,阴沟里翻船。"

  老张扑哧笑了起来,"这个你放心,你过大哥滑得像泥鳅,能捉他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说到捉他的人,"矮个子又轻声道,"刚才我在城里看到赏金猎手组织'百合团'的人,估计就是冲着咱们来的。你要把此事转告给过大哥。"

  "又是那个百合团么?真是阴魂不散,盯得很紧啊。"老张咬牙切齿着说。

  "那我现在过去了。"那矮个子说话间身影渐渐透明起来,片刻便消逝无影。

 

第四章

老张怔怔地望着他消逝的地方看了许久,尔后摇摇头,返身向最热闹的地方走去。

  "昊元楼",本属黄蓉蓉的闺阁,现下暂时改成她与郭家少爷的婚房。因为婚后是要随着郭少住到镜州去,因而此阁便没有什么考究,披挂些红绸飘带,点缀些红灯朱烛、贴些喜字喜联便算新人的洞房。

  今日是黄家的大喜日子,五松公馆南边厅堂长灯结彩,人声鼎沸,喧闹非凡。倒是这新人洞房"昊元楼"反倒显得清静寂冷、孤灯寂影。忽然,楼裙假山边上热闹起来。有人在捏着嗓子高歌着:

  "......脱了一件袄呀,还有一件衫哩,衫里还裹着吁--一层粉薄绸喽!

  ......哥哥你莫急啥,脱衣莫撕衣哉......脱了粉薄绸咯,怎有红肚兜--这臭娘们......"

  "哎,新姑爷你小心点,这里有层阶梯。"听这声音便知道是女佣小星。

  "......放......放心,摔不着的,我、我脚下稳得很......"新姑爷兴许是酒喝过了,连自己的嗓音都无法控制,声音高得附近一里地外都听得见,正吆喝着,脚下一软,跌翻在地。

  扶着新姑爷的司机跟着跌翻在地,"哎哟--刚说不会跌你这不就跌了么?还脚稳呢,跟个软脚蟹似的。"

  跟在后面的小星赶紧去扶新姑爷,尖尖的手指甲使劲掐了司机一把,埋怨道,"你这大老爷们怎连点力气都没有,你看把新姑爷给摔了不是?"

  "死丫头片子,你不去怪他个子壮,身子沉。倒怪起我来了。"司机从地上爬起身来,扶着腰龇牙裂齿道。

  "就怪你,没用的东西。姑爷,来,你扶着我的肩。"小星温柔地拉起姑爷粗壮的手臂搭在自己香肩上,司机在另一边扶住腿脚发软的姑爷,两人同时用劲,叫道,"噢......好,站起来。"

  新姑爷站起身后,手指开始不规矩起来,司机见状赶紧叫道,"哎,姑爷,你别扯她衣服呀。"

  反倒是小星,被他性感的大手摸得十分受用,闻声怒目瞪了司机一眼,嗔道,"他扯我衣服关你屁事。"

  "你一个姑娘家家,衣服被男人扯开了成何体统。"司机对小星的关爱可不一般,他急道,"呵--你看他的手,还在乱模。哎哟,我的好姑爷,她可不是九小姐,她是小星哪!"

  "砰"地一声,房门给踢开,小星和司机把喝得酩酊大醉的新姑爷扶进屋里,二人气喘吁吁地把身体壮实的郭公子扶倒床上,手忙脚乱地给他更衣擦洗。郭家少爷此时已经意识模糊起来,口中喃喃地说着胡话,没多久便"呼呼"睡去。

  "唉,新姑爷既然不会喝酒还在那儿死拼,你看吐了一身,真可怜。"小星拾缀着扔了满地的婚服,口中尚在埋怨,"九小姐也真是的,胳膊肘往外拐,明明知道姑爷喝酒不行,还拼命灌他,她以为姑爷和她一样是个酒瓮头啊?"

  "听说九小姐对此婚事不甚满意。"司机见新姑爷睡得比死猪还熟,低声对小星说:"九小姐由四少爷陪同从外面回来,在黄老板和夫人的逼迫下才勉强同意和新姑爷见面,他们见面过三次,每次都是由老板和夫人亲自陪同的。见过三次后老板和夫人就逼迫她答应与新姑爷结婚,当时九小姐不乐意,还和老板他们大吵起来,那天晚上被砸烂了一张花梨木茶几,还是我去收拾的呢。"

  "小姐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能得此翩翩俊男为婿,还不乐意。"小星摇头轻叹:"换做是我,简直就是跌进蜜罐子里,淹死也心甘了。"

  "啐,你这思想也太老套了。还是九小姐好,她要的是自由恋爱,坚决反对包办婚姻。"

  "既然反对,这婚怎么又结了呢?"

  "这个......"司机四下张望了一眼,凑近小星的耳朵轻声说:"当时黄老板威胁小姐说,若是她不答应这桩婚事,便要把他房间里的什么图撕掉,小姐这不吱声了。"

  "哈,老板算是揪住小姐的辫子了。"

  "说到自由恋爱,咱俩啥时也试试这。"

  "死鬼,滚开。"

  两人嘻笑嗔骂着跑出了新房。

  新房里瞬时恢复了平静,惟有新姑爷的打鼾声一阵紧似一阵。过约五分钟,鼾声忽止,新姑爷霍然坐起身来,凝神打量四周,而后走到屋角,抓起一件衣服披上身,推开房间里一扇朝东方向的窗子,他侧耳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走过去把房门闩上,回到窗前纵身一跃,竟从窗口跃出。此时他的动作轻疾灵动、毫无声息,浑没了刚才踉踉跄跄、东倒西歪的醉相。

  新姑爷疾步走过一条画廊,穿过一片假山,躲过两名巡逻的保安,一刻钟功夫便来到"混元楼"前。"混元楼"是黄老板夫妇所住,楼高三层,雕粱画拄、飞檐刻栋、琉璃亮瓦极是考究。新姑爷隐身在楼前的一片矮灌木后,手中捏了快泥疙瘩往楼门前扔去。泥块落地发出"啪"地一声轻响,在这宁静的夜色里此声显得特别刺耳。但周围丝毫没有反应,新姑爷侧耳倾听半晌,直起身来奔到楼前,此楼外面无楼梯,想要上楼必须走进一楼大厅方行。

  一楼大厅的厅门已锁,新姑爷站在门前细细打量那把锁,轻嗤一声:"南驮山丘陵矮人的'河童锁',这种锁具早就过时了。"说罢从腰间掏出一根细钢片,缓缓插入匙孔中,轻轻地来回拨动,同时俯下身认真倾听锁中的细微声响,没费多少功夫,"啪"的一声,锁被打开。

  新姑爷闪进大门,顺手把门掩上,走入一楼大厅,这间大厅是黄楚士夫妇平时喝茶小憩的地方,偶尔也会在此会见些亲朋好友,夜色沉黑,房中丝毫无光。新姑爷不敢点灯,眼中精光点点,渐渐适应了这种漆黑的环境,他在大厅里迅速巡睃一圈,显然没看见任何可疑的地方,便向二楼走去。二楼是堡主夫妇的卧室,同样用的是由矮人打造的精密锁具"河童锁",这种"河童锁"是老字号的铸锁工匠"南驮山"丘陵矮人去年推出的新产品,刚一推出便因其可靠性和精密性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推崇,但因其工艺复杂,做工考究,价格便比一般锁具贵上许多,因而只在那些家财富有的人家方能看到这种锁。

 

水天之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灵异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灵异文学)或者(xiaoshuo345678),关注后回复 【水天之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90727】推荐《兵王回都市》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727】推荐《兵王回都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兵王回都市目录预览:美女你好许家大小姐警花薛琴欢喜冤家展现身手美女你好八月的龙川市,火辣的太阳,似乎在歇斯底里的咆哮,炽热的灼烧着这座城市,陈永华好不容易从火车站走了出来,忍不住大笑一声。哥终于又回来了四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曾经的懵懂少年早已没了当年的稚嫩,几年的中东铁血生涯,让陈永华的脸上也多了一份刚毅和沧桑。走出站门口后,看着那拔地而起的楼房和那行走匆忙的人群,陈永华顿时便傻眼了。没有一处地方是自己所熟悉的,这还是自己曾生

  • 原来我不配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原来我不配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原来我不配目录预览:第零章第一章第零章简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母亲遗弃在姥姥的身边,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是不被人所需要的时候,她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到母亲了。八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每日里哭闹着想要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父亲,想要回到以前那栋大别墅里面,不要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吃着咸菜窝窝头,不要穿破破烂烂带着异味的衣服。简歆开始怀念自己的公主服,开始想念宽大的房间,开始想念自己那一床的娃娃,开始想念跟自己要好的朋友,所以她偷偷的从县里面跑到了市里面的家中。豪华

  • 致命纠缠:狼性总裁要不起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致命纠缠:狼性总裁要不起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致命纠缠:狼性总裁要不起目录预览:第1章慕家二小姐第2章他叫南宫绝第3章给你做保镖第4章遭遇登徒子第1章慕家二小姐“火,好大的火,不要,好热……”“大哥哥,快跑,快跑啊,大哥哥,房子就要塌了……”“妈妈,妈妈不要死,小雪会乖乖的听话,不要丢下小雪,妈妈——”“醒醒,小雪。”终究不忍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宝贝,被这样的梦魇给侵蚀着灵魂,那道陌生又低沉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床上的慕初雪缓缓的睁开了迷茫的双眼。又是那场关于大火的梦魇,伴

  • 《当蝴蝶落入沧海》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

    原标题:《当蝴蝶落入沧海》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小说:当蝴蝶落入沧海目录预览:第一章牺牲孩子救小三第二章保小三弃原配第三章她疯了第四章灰暗的日子第一章牺牲孩子救小三深秋的夜本该是寂静的,现在却被女人的哭声破坏了氛围。叶蓁身着薄衫,神情痛苦的跪在病房的地上,一手捂着已经怀胎九月的肚子,一手抱着凌封的大腿,嗓子因为长时间的哭喊几近沙哑,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坚持仰着头,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哀求的话。“凌封,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吧,让我把我们两个的孩子生下来,孩子出生之后,你让我干什么,我都不

  • 古墓诡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古墓诡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古墓诡声目录预览:第一章初识第二章疑惑第三章游玩第四章老太太第一章初识一个月前,我是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的成员,而今物是人非,我光荣的成为一名无业游民,直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那天上司为何突然宣告我被辞职的事实,我向来兢兢业业,也没犯过什么大错,一来二去却没追问出原因。既然如此,我也不打算在一棵树上吊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姑且这么认为,一定是自己长太帅遭同事嫉妒了才被炒了鱿鱼。人生就是这么不可预测,时刻充满惊吓,在受到失去工作的惊吓后,我在成

  • 《我的老婆不能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我的老婆不能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我的老婆不能惹目录预览:第一章寄人篱下第一章寄人篱下第二章亲生父亲第二章亲生父亲第一章寄人篱下阳光小区。“林小北,你给我滚过来!”尖锐的喊声,在房间里面响起,震得整个楼栋都听得清清楚楚。只见一个年轻女孩子,正气势汹汹站在门口。女孩长得很漂亮,俏脸如鹅蛋型,眼睛水汪汪如蜜桃,薄薄的嘴唇,很性感,很清纯。她上身穿着一件衬衣,紧紧包裹着胸前的酥满,下身则是穿着一件热裤,短到不能再短的程度。一双美腿很长,很白,没有瑕疵,让人产生一种想要摸一摸的冲

  • 从深渊走出的王者全文免费阅读-从深渊走出的王者小说最新章节

    原标题:从深渊走出的王者全文免费阅读-从深渊走出的王者小说最新章节小说名:从深渊走出的王者目录预览:第1章能买下半个地球第1章能买下半个地球第2章哪弄的钱第1章能买下半个地球夜色中的邻江市一中。“高飞!学校不是慈善机构,你的学费都欠了一个月了,我是没法留你了。”高三三班的教室里,响起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再看看你穿的,知道的是你来这里念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乞讨的。”“哈……”全班哄堂大笑。“出去!赶紧的!我不能因为你丢了优秀教师的荣誉。”“嘭!”一堆书被扔了出来,紧接着一个五官秀气,身材瘦削

  • 跨过时间来爱你小说完本+阅读

    原标题:跨过时间来爱你小说完本+阅读小说名字:跨过时间来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什么?不是剧组在拍真人秀第2章原来跨越了数千年第1章什么?不是剧组在拍真人秀“二小姐醒了,二小姐醒了。”看着床上年轻女子慢慢的睁开眼睛,这看守在旁的小丫鬟就已经兴奋的不言而喻了,要知道这已经整整守候了七天七夜了。这沐家小姐,沉睡了这么多天,终于醒过来了,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啊!小丫鬟奔出了房间,沿着长长的走廊一路跑,一路喊,好像是生怕整个沐王府上没有人知道一样。丫鬟的声音很快就传遍了各房各屋,大家也都奔走相告。沐清璃迷迷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