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女子十三衙门】小说在线阅读

2019/7/8 8:16:2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女子十三衙门

第一章 大幕揭开(一)

初夏时节悄然来临,整个紫禁城里开始有了些许不安的躁动,偶尔可以听到一两声知了低沉的叫声,像是在传递着彼此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说明55555333.cc

苏沫茶端坐在一个石鼓上,两只手娴熟地摆弄着石桌上的各种泡茶工具,目光显得专注而平静。周围是一个别致的小院,进出是一扇圆形拱门,围着拱门两旁栽植了两片修竹,微风吹过,竹叶哗啦啦地响动。修竹旁边是一盆盆的山茶花,几乎围满了整个小院。此时山茶花开得正艳,一朵朵、一簇簇,粉红色的,娇滴滴的仿佛富家的千金小姐。

苏沫茶抬眼望了下四周,露出满意之色,端起茶壶将两只精致的小茶碗倒满,然后将其中的一只送到对坐前,得意地说道:“二姐,我栽植的山茶花好看吧,其实养花可费心思了。”对坐上坐了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子,乌黑的头发高高挽起,只插着一只碧玉簪子。一身紫色华服,靠近小腹的位置绣了一朵月白曼陀罗花。芙蓉文学网脚上套着一双长腿官靴,衬托得人越发精明干练。

那被唤作“二姐”的女子名叫“紫蝶”,闻言目光从满院的山茶花中回落到了苏沫茶脸上,仔细地凝视着她,像是在她脸上寻觅着什么。苏沫茶疑道:“二姐,你这么看着我干嘛?”紫蝶心里像是有了结论似的,说道:“四妹,我发现我俩长得真的挺像的,特别是眼睛,说不定我俩还真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妹呢。你看,你是孤儿,我也是孤儿。”苏沫茶还以为她想说什么呢,撇了下嘴道:“我俩本来就是姐妹嘛。你是我的二姐,我是你的四妹。接着刚才的话题,你看我这满院的山茶花养得如何?”

紫蝶复又扫视了一下四周,点评道:“养得很好,颇为赏心悦目。推荐55555333.cc可是二姐就没有你这么好的福气喽,掌管着十三衙门里最轻松的尚膳监,只要把万岁爷和各宫娘娘们的膳食伺候好,就没别的事了。你不知道我的尚方监有多少麻烦事,成天就是查案。案子堆积如山,怎么查都查不完。”

苏沫茶端起小茶碗轻轻抿了一口,回味了一下才道:“别跟我诉苦啦。我知道,二姐你比刑部尚书还忙呢。干脆我明儿个奏请万岁爷让你把刑部也一块儿兼管起来算啦。谁都知道,你可是咱大清朝的‘女狄公’呢,精于推理,断案如神。【女子十三衙门】小说在线阅读”紫蝶端起手中的小茶碗作势欲泼,苏沫茶下意识地拿手挡着脸:“千万别!这可是武夷山的大红袍,刚进贡上来的。可不能暴殄天物。”

紫蝶这才作罢,将白玉般的小茶碗放到嘴边,缓缓抿入口中。喝完之后,苏沫茶又给她的茶碗中续满了。紫蝶拉了下苏沫茶的胳膊,郑重地说道:“四妹,跟你说件正经事。你就甘心整天待在尚膳监过着与世无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日子?”苏沫茶抿着茶,像是在思考:“难道这样不好么?何必非要学那些俗人整天你争我斗的,临了临了还不是一场空。想想就怪没意思的。【女子十三衙门】小说在线阅读

紫蝶的目光犀利起来:“你这点我可不赞同。眼下本就是大争之世,紫禁城可是整个大清朝的权利中心。虽然你我都是孤儿,又是女儿身,谈不上什么光宗耀祖。就算是一介女流又如何,我却偏偏要像那花木兰一样,在这紫禁城中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让世人刮目相看。否则岂不是在人世间白走一遭啦。”

苏沫茶望着她那犀利的目光,内心里没来由地颤了一下,试探着道:“二姐,你已经很出色啦!现在不光是朝堂之上,我听说连民间都传开了,都在议论十三衙门下辖的尚方监审案断案比刑部还要厉害呢。”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我啊,真的就胸无大志。版权http://www.free-sound.com.cn/只盼着能找到一位知我懂我的意中人,一起品品茶、养养花,过着平平淡淡的小日子。那我就心满意足啦。”

紫蝶笑了笑,故意奚落道:“春天都过了还犯花痴呢。一个女儿家整天想着嫁人,也不害臊!”这句话倒真把苏沫茶的脸说红了。

姐妹俩正调笑着,忽见一人低着头谨慎地走了过来,刚走到拱门旁见二人正在说话又停了下来。苏沫茶一见是自己的属下惠香,忙问道:“惠香,有事吗?”惠香走上前几步,躬身行礼:“启禀两位监正大人:总管大人刚传话过来了,所有人员今晚酉时三刻在执事堂大厅议事。”

二人相视一眼,紫蝶问道:“说了什么事了吗?”惠香答道:“这个传话的太监没说,属下也不知道。”紫蝶摆了摆手,惠香躬身退了出去。见紫蝶一副面色凝重的样子,苏沫茶关切地问道:“二姐,你脸色都变了。出什么大事了吗?”紫蝶“哦”了一声,起身说道:“没什么。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欣赏你的山茶花。”苏沫茶将对方送出门去,就回房换了当班的衣服直奔御膳房去了。

苏沫茶掌管的尚膳监隶属于十三衙门之一,说白了就是管整个皇宫人的吃喝。虽然事务比较繁杂,但是还算轻松。而且各宫的娘娘们都有自己的小厨房,有时候经常就在自己的小厨房开灶了,光这一项就省去不少麻烦事。真正需要精心伺候的就是万岁爷一人,只要把他老人家的膳食伺候好了,别人就是想刁难你也不敢了。

在御膳房里检查了一遍万岁爷晚膳的膳食,确认没啥问题后,就吩咐司膳太监们去办了。她自己下了一小碗鸡丝面在厨房里吃了起来,跟几个相熟的厨子边吃边聊天。吃罢晚饭,苏沫茶回到自己的房里收拾了一下,看了下桌上的漏壶,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出门朝执事堂走去了。

夜幕如一件巨大的黑斗篷无声地罩落下来,世间万物越发静谧。苏沫茶静静地走着,身旁偶尔窜过三两个脚步匆匆的小太监。也就两盏茶的工夫,执事堂大门已经不远了。在夜色的掩映下,整座执事堂显得阴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

苏沫茶摸了下手背,凉丝丝的感觉,忽听身后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了过来:“四妹,在发什么呆呢?”苏沫茶回头嫣然一笑,见是自己的大姐、尚衣监监正阿离。只见她穿着常穿的那一套官衣,外面罩了一件轻薄的披风,脸上已经是平静如水,波澜不惊,仿佛刚从幽暗的夜色中走来的一般。苏沫茶上前几步,轻轻挽住阿离的胳膊,轻声道:“大姐,吃过晚饭了吧?晚饭吃的什么?”

阿离淡淡道:“左不过是粗茶淡饭而已。哪能跟你比,掌管着整个紫禁城的美食城堡,可不是想吃啥就吃啥。”苏沫茶撅起樱桃小嘴,佯装生气:“看大姐说的,好像我整天什么差事也不干,都在御膳房里偷吃似的。”

话音刚落,忽听一个清脆的声音接了上来:“那可不!如今整个十三衙门里谁不知道,尚膳监监正苏沫茶最是贪嘴好吃,各地进贡上来的好东西,她都要先私底下尝尝呢。”说话的是位二十出头的女子,也是官衣打扮,一顶官帽信手拿在手里。只见她面如满月,尤其是一双眼眸子,偶尔神采一现,像是会说话似的。此女子乃是御药房主事大人,其统辖的御药房也隶属于十三衙门。因为其爹爹最爱蔷薇花,所以就干脆给自己的女儿取名叫“蔷薇”,寓意“忠贞、谦逊、安康”。

苏沫茶提高了嗓音,说道:“大姐,你可要好好管管三姐。她每次见到我都爱编排人,我几时偷吃东西啦。”说着就要上去打蔷薇。蔷薇倒也聪明,一闪身藏在了阿离身后。姐妹二人就这么围着阿离你追我赶、你躲我闪的,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阿离自己也被转晕了,生气地说道:“还不快停手!让人看见了成何体统!要是被梁公公、魏公公看见了,仔细打你们板子!”二人方才停下了,一同进了执事堂大门。进了大门后是一截青砖铺就的石板路,两旁栽植了常见的花草,在夜色中都静谧着,默默不语。苏沫茶看了眼,随口问道:“三姐,你院子里的蔷薇花都开了吗?改天我去欣赏欣赏。”

蔷薇说道:“都开了,可漂亮了。哪天你跟大姐一块过来呗,保你们会大饱眼福的。”上了台阶,就进了执事堂大厅,迎面是一副巨大的字画,御笔“十三衙门”四个大字,笔力雄浑、苍劲有力,左下角盖着当今万岁爷的御印。字画下面是一架红木大案,足有六尺多长。大案前面摆了两张宽大舒适的红木太师椅,是十三衙门总管大人和副总管大人的座位。

两旁往进门的方向摆着两排小一点的太师椅和茶几。墙上挂着几幅不知名的山水,让整个大厅里显得不那么单调。三人在椅子上坐下了,早有小太监奉上茶来了。

第二章 大幕揭开(二)

要说这十三衙门成立的时间也不早了,当今万岁爷御极以来,为了和朝中的权臣鳌拜斗法,于是成立了十三衙门。表面上是服务皇家的内廷机构,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专门效忠于皇帝一人的神秘办事机构。

十三衙门在铲除权臣鳌拜的斗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鳌拜伏诛后,当今万岁爷进一步规范了十三衙门的建制,以两位近侍太监为首,统辖司礼监、御用监、御马监、内官监、尚衣监、尚膳监、尚宝监、司设监、尚方监、惜薪司、钟鼓司、兵杖局、御药房十三个分支机构。光是京城的属员就有两千余人,如果加上全国各行省的外地属员,那数量就更多了。

实际上,十三衙门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等级森严的、规模健全的庞大内廷机构。而且建制脱离于内阁六部之外,可以直接向皇帝上报,无形中给整个十三衙门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威慑力。

三人喝茶说话的工夫,其他分支机构的头领也都过来了,三三两两互相说着话儿,整个大厅像是前门大街一样,叽叽喳喳的热闹非凡。

众人聊得正起劲,忽听一个小太监扬声道:“梁公公、魏公公到!”刚才热闹的大厅一下子寂静了下来,众人都整好衣冠,正襟而立。只见“梁公公”、“魏公公”并排走了进来,也不看众人,直接来到了红木大案前。那“梁公公”在左手边的太师椅上坐了,“魏公公”坐在了右手边。

此二人正是当今万岁爷身旁最得势的近侍太监梁九功、魏珠,就算是王公重臣见到二人也要礼让三分的。那梁九功天生瘦削,脸上没啥肉,皮包骨头的感觉。而且时时刻刻都是一副沉郁的面孔,不怒自威。而魏珠倒是反过来了,顶着一个胖乎乎的圆脑袋瓜子,两只眼珠睁得很开,见谁都是笑嘻嘻的,丝毫没有上司的架子。但是总感觉他的笑容里面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诡谲。

梁、魏二人落座后,两名大门旁边立着的小太监就适时关上了红漆大门。十三位分支机构的头领们躬身请安:“属下等参见梁公公、魏公公!”梁九功扫视了一下众人,抬了下手:“你们都坐下吧。”

众人各自在椅子上坐下了。梁九功并没有急着马上开腔,而是端起面前的茶碗,用茶盖抹了抹茶叶,然后慢吞吞地喝了起来。堂下的众人一时摸不着头脑,不是说要议事么?怎么又不吱声了。坐在后面的紫蝶目不转睛地盯着梁九功,显得有些着急,心道:“有本事你就一直这么绷着别说话?”梁九功身旁的魏珠一直面带微笑,用亲切的眼神与自己的下属们一个个交流着,好像在进行一场无声的对话。

茶几上的几盏蜡烛灯花忽然炸开了,发出“嗤嗤拉拉”的响声。整个大厅里弥漫着一丝诡异的气氛,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紫蝶环顾着在座的每一个人,个个都是表情肃穆,一副如临大敌的阵势。

终于,梁九功轻咳了一声,开始讲话了:“大家伙好久没聚在一起议事啦。平日里诸位都是各忙各的,也难得有个见面的机会。今儿个趁着有个风吹草动的机会,把诸位聚在一起见见面、说说话,免得生分了。”接着侧身望了眼魏珠,说道:“魏公公,你嗓子脆生,劳烦你把那个东西当场宣读一下。”

魏珠点了点头,自袖笼子里抽出一张折叠的信纸,念道:“着皇长子胤禔为多罗直郡王,监管刑部。皇三子胤祉为多罗诚郡王,监管理藩院。胤禛、胤祺、胤祐、胤禩俱为多罗贝勒,并分封具体差事。受封的诸皇子参与国家政务,并分拨佐领,各有属下之人。望诸皇子能够尽心办差,勿负朕望!钦此!”

梁九功起身站了起来,双手据案:“这是今儿个早朝时万岁爷颁布的旨意,至于其中的意思就不用咱家多解释了吧。分封诸皇子,授以实缺,诸皇子自然会得到锻炼。但此举相对削弱了太子爷的势力,对太子爷是一次不小的考验。同时,诸皇子有权有势以后,必将加剧与太子爷之间的矛盾。诸皇子暗中进行的夺嫡之争只怕会更加残酷、凶险。咱家今儿个在这里先给你们打个招呼,十三衙门所有属员真正的主子只有一个,那就是万岁爷!谁要是敢背地里与各位阿哥居中串联、结党悖逆,一旦被发现了,咱家决不轻饶!都听清楚了吗?”

众人齐声答道:“属下谨遵梁公公教诲!”堂下的苏沫茶起身说道:“梁公公,属下有个问题想问一下。”梁九功又重新坐了下去,说道:“只管问来。”苏沫茶思考了一下,问道:“太子爷不是正宫嫡子吗?听说一生下来就获得了太子名位。如今在储君的位置上也待了不少年了,四海之内,名分早定。怎么还会发生夺嫡之争呢?”她的话刚一说完,就引来了一阵哄笑声。

梁九功也笑了,说道:“苏监正,让咱家说你什么好呢。你真是天真得可爱。说句大不敬的话,谁说当太子就一定能登基大宝呢?古往今来当了太子没当皇帝的多了去呢。而如今万岁爷的一众阿哥们,哪一个也非等闲之辈。只怕有夺嫡之心的不止一个两个呀。”魏珠接上梁九功的话,续道:“是呀!按说这些话不该我们当奴才的议论。今儿个之所以跟诸位明说出来,就是不想让诸位掺和进去,以免遭来杀身之祸。皇宫本来就是一个是非窝,望诸位能够谨言慎行,好自为之!”

又议了一阵,只听梁九功说道:“尚膳监、尚衣监、尚方监、御药房的头头留下,其余的都可以散去了。”大门被推开,一众监正大人们全都退了出去。大厅中只剩下了苏沫茶、阿离、紫蝶、蔷薇四人。

梁九功说道:“你们四位算是十三衙门里最出色的,也是咱家和魏公公最信得过的人。眼下有一件机密之事要跟你们商议一下。此事咱家跟魏公公议了多次,始终没个结论。所以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四人面面相觑,心想这是什么事啊这么兴师动众?

梁九功给魏珠使了个眼色,魏珠会意,舔了舔嘴皮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们应该都知道,十三衙门对朝堂上的王公重臣、外省的封疆大吏都派了密探监视。最近我们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密探忽然离奇失踪了!这名密探名叫小顺子,是一名小太监,就蛰伏在太子爷身旁。大概在五年前,小顺子以杂役的身份进入了太子爷的东宫,靠着头脑灵活、办事激灵,逐渐成为了太子爷的贴身太监。而且很招太子爷喜欢,经常随侍左右。小顺子每隔两三天就会送回来一个秘制蜡丸,里面详细记录了东宫中的动向。九天前,十三衙门接到了小顺子送回来的最后一个蜡丸,说是发现了太子爷与泌妃有染,而且已经掌握了确凿证据。小顺子还说会在合适时机将证据送回来。谁知道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小顺子的任何音讯了。”

四人听得心惊肉跳,事关当朝太子爷和后宫的一位嫔妃,这事算是捅破大天啦!难怪两位总管大人都拿不定主意!梁九功拿起红木大案上的拂尘走到了四人中间,接着说道:“小顺子已经失踪了九天,咱家已经派人把宫里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而且东宫中的人也在到处寻找他。至今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而且是在刚查出太子爷与泌妃有染的当口上,咱家就觉得此事非同寻常!你们都说说,此事该如何处理?要不要立即向万岁爷奏报?”

大厅中陷入了一片死寂,仿佛连空气都不再流动。良久,蔷薇先打破了沉默:“属下觉得还是先不奏报为好。事关太子爷和万岁爷的一位妃子,兹事体大!而且我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万岁爷向来厌恶搬弄是非、捕风捉影的人,如果贸然上奏,万一惹恼了万岁爷,那可就不妙了。况且太子爷成年之后,经过多年经营,已经在宫中培植了自己的势力,一旦被他发现,只怕不会轻易放过我们十三衙门。”

梁九功仔细倾听,拂尘在手中甩动了一下,千丝万缕的兽毛在半空中翻飞起来,转而望着紫蝶问道:“紫蝶,你说呢?”紫蝶斟酌了一下,说道:“属下同意蔷薇的看法,还是先不奏报为好,以免惹祸上身。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小顺子,等拿到了确凿证据,再择机奏报不迟。”苏沫茶面露难色,“小顺子都失踪九天了,只怕不容易找到吧。如果是出宫去了,那就无异于大海捞针,找起来就更麻烦了。”

阿离面带担忧之色,说道:“找人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更值得商榷。小顺子不会无缘无故失踪,必然是被人抓去了。这抓获小顺子的是哪一方势力?对方的动机是什么?梁公公方才提到了阿哥们的夺嫡之争,此事会不会跟夺嫡之争有关?”

第三章 大幕揭开(三)

一语惊醒梦中人!魏珠轻拍了下红木大案,扬声道:“阿离姑娘言之有理。你们想啊,如果得到了小顺子手中的这件重要证据,扳倒太子爷不是不可能啊!身为皇子,勾引后宫嫔妃可是有失纲常伦理的重罪。就算万岁爷再怎么宠爱太子爷,也不会一味包庇吧。”梁九功捋着拂尘上的一根根兽毛,疑惑道:“如果照你们这么推测的话,有一点咱家弄不清楚。如果对方是因为得知了小顺子掌握了太子爷跟泌妃有染的证据而抓他的。那对方是如何得知的呢?秘制蜡丸里的内容只有咱家跟魏公公看过了,其他人等根本接触不到。这点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大厅中的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仿佛都在思索小顺子离奇失踪事件中的众多谜团。沉默了片刻,梁九功望着紫蝶吩咐道:“紫蝶,你们尚方监精于推理、侦破,此事就交由你暗中查访,务必要尽快找到小顺子。记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紫蝶躬身说道:“属下遵命!”

议事结束后,时间也不早了。紫蝶出了大门,跟几位姐妹分手后,一个人朝自己住的院子走去。四下里黑乎乎的,紫蝶挑着一盏灯笼缓步慢走,灯笼倒映的一团光圈投射在地上,跟着自己的步伐缓缓向前。

小顺子不会平白无故地失踪,谁会那么无聊去为难一名小太监呢?只能跟蜡丸中写的密报有关。紫蝶在心中已经可以断定,小顺子必是跟朝堂上的夺嫡之争有关。确切点说,就是已经落到了朝中的某位皇子手中。可会是谁呢?

回到房里后,两名丫鬟伺候她沐浴了,然后换上了一身柔软的睡衣躺在了床上。忽然觉得脑袋沉沉的,可能是一连几个时辰都在琢磨事情累着了。

紫蝶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故意让自己什么都不再想。忽然又想起苏沫茶下午说的话了,只想找一位知她懂她的意中人相守一生。虽然自己当时取笑了她,但是自己的内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呢。这只怕是天下所有女子的共同心愿吧——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于是,紫蝶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他算是自己的意中人吗?他知她懂她吗?一想到他,紫蝶的心子忽然没来由地痛了一下,像是有一只小蚂蚁趴在她的心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似的。紫蝶攥住了胸前的睡衣,好像要护住自己的心房似的。对啦!她猛然想起了他专门为自己调制的药酒,睡前喝上一小杯,有帮助睡眠的功效。

紫蝶起身穿上鞋子,从床边的柜子里拉开一个抽屉,里面并排放着十几瓶小瓷瓶,都是药酒。取出已经开封的那一瓶,给自己倒了一小盅然后喝了下去,有一股淡淡的芳香传入鼻子里。紫蝶的鼻翼动了动,很陶醉地嗅了嗅,立马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仿佛一股清凉的西瓜汁液流入了心田里,说不出的柔润、舒服。

喝完之后,她将小瓷瓶上的软木塞塞好,重新放回抽屉里,然后爬上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仿佛他就出现在自己眼前,脸上依旧挂着融融的笑意正望着自己。紫蝶拨弄了下自己的玉指,是有段时日没见着他啦。而且小顺子失踪事件这么重要的事情也要当面汇报一下。一想到要出宫见他,紫蝶的心跳就加速了,她平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提醒自己时辰不早该睡了,于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十三衙门执事大堂后厅左拐角的一间偏房里,梁九功正坐在一张八仙桌前面,身旁的苏沫茶立着,随手打开了桌上的一个五层木制食盒,端出了几样小菜,最后端出了一个砂锅。打开砂锅盖子,里面的食物腾腾地冒着热气。

苏沫茶先给梁九功盛了一碗端到他面前,说道:“义父,您尝尝,这是我亲手煨的红枣薏米粥。”梁九功很开心,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应了一声端起碗吃了起来。苏沫茶也在对坐的位置坐下来,陪着梁九功吃。

喝了几口粥,梁九功放下手里的瓷勺,叹了声道:“真是岁月如梭啊!一晃眼儿十七年就过去了。记得义父初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一岁多的小娃儿呢。你看如今都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啦!”苏沫茶没说话,面带微笑地往梁九功的碗里夹了几根他最爱吃的凉拌肚丝。梁九功慈爱地望着苏沫茶,面露追忆之色:“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躺在马槽里的一口掏草缸里,缸底还有些水。你哭得很凶,哇哇的。缸口被塞上了很多草料。当时四周全是熊熊燃烧的大火,地上到处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那景象简直太惨烈啦!”

苏沫茶望了眼梁九功,有些诧异,试探着问道:“义父,我之前多次问过自己的身世,您总是借口不提。怎么今儿忽然想说了呢?”梁九功道:“以前不说是因为你还小,如今你已经长大成人,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了。你的父亲名叫苏秉,进士出身,乃是朝中的一名监察御史。后来因为卷入了朝堂上的一宗案子,全家遭到了对方势力的灭门。全家三十二口除了你之外全部在那场大火中罹难!”苏沫茶第一次听到了自己的身世,没想到竟然是如此惨烈,不禁浑身轻颤了起来。她放在桌底下的两只手握在了一起,仿佛这样才能稳住自己颤动的身心,沉声问道:“义父,对方是谁?为何要下毒手害我全家?”

梁九功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当时万岁爷感到苏御史的案子有端倪,命咱家星夜带人赶了过去,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对方已经先一步下了手,杀光了你的全家,然后放火烧毁了苏府。咱家在淘草缸里将你救了出来,本想找户人家收养的,又想着自己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于是就把你带回了宫里抚养,算是有个寄托吧。”

苏沫茶只是仔细地听着,没有搭话。梁九功喝完了碗里剩下的粥,望着她说道:“小茶,你已经成人,也该长点心眼了。不能整日里就想着养养花、看看书,泡在膳房里。由着自己与世无争、平平淡淡的性子。义父也逐渐衰老,不可能护你一辈子。这皇宫里又是个杀机四伏、危机重重的地方,一个不留意小命儿丢哪了都不知道。”苏沫茶笑了下,撒娇道:“义父正值壮年,怎么说这样的话呢?我就巴望着义父长命百岁,护小茶一辈子。”

梁九功开心地笑了:“你呀,就会耍贫嘴逗义父开心!”二人吃完了宵夜,苏沫茶唤了声“来人”,早有一名小太监进来将桌上的碗碟收拾干净了,接着躬身退了出去。苏沫茶说道:“义父,您老靠在软塌上,我给你捏捏肩膀吧。”梁九功应了声,在床边的一张软塌上躺了下来。苏沫茶端了个小方凳坐在他身后,双手开始替他捏了起来。

梁九功望着头顶上悬挂着的一盏装饰用的宫灯,缓缓说道:“此次小顺子失踪事件非同小可,一场大的风波只怕少不了。小茶,虽然你没有直接参与查察,但是义父要你多听、多学、多看、多思考。这对你今后会大有裨益的。”

苏沫茶改换了手势,双手开始变成两个小锤子,啪啪啪地在梁九功的肩膀上均匀地捶着,说道:“哦,我记下了。”梁九功又道:“有时候真不知道你这种与世无争的性子是遗传了谁的?难道是你爹娘吗?”苏沫茶回道:“义父,我就是不想像旁人那样,整日里你争我斗的,斗来斗去有什么意思呢?临到结果还不是一场空。”

最后一个“空”字刚说完,梁九功忽然直起身子,转头直勾勾地盯着她:“难道你就不想查出苏家灭门一案的幕后凶手吗?对方可是杀害了你全家三十一口。义父当时要是晚去一小会儿,只怕你也会葬身火海。难道这些你都可以毫不在意?”

苏沫茶被他突然间的严肃表情镇住了,半晌方道:“义父,这么说您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暗中追查?”梁九功没有否让,虽然当年没有查出任何蛛丝马迹,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放弃苏家灭门案。可能是因为收养了苏沫茶为干女儿的缘故,让他的内心里多了一份责任感,觉得有必要查清苏家灭门案的真相。

愣了愣神,梁九功道:“这个事改天再与你细说吧。夜也深了,你赶紧回去歇着吧。”苏沫茶说了声“义父,那我回去了”,然后出了门。一路上,苏沫茶的内心里翻江搅海一般,义父的那几句话就像一把锥子刺进了她的心脏里。

面对自己的悲惨身世和自家的灭门惨案,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那些素未谋面的亲人们恐怕也在另一个世界等着她这个唯一的苏家后人能够给他们沉冤昭雪。她忽然间觉得肩上压上了什么东西,沉甸甸的。

女子十三衙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女子十三衙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90727】推荐《兵王回都市》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727】推荐《兵王回都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兵王回都市目录预览:美女你好许家大小姐警花薛琴欢喜冤家展现身手美女你好八月的龙川市,火辣的太阳,似乎在歇斯底里的咆哮,炽热的灼烧着这座城市,陈永华好不容易从火车站走了出来,忍不住大笑一声。哥终于又回来了四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曾经的懵懂少年早已没了当年的稚嫩,几年的中东铁血生涯,让陈永华的脸上也多了一份刚毅和沧桑。走出站门口后,看着那拔地而起的楼房和那行走匆忙的人群,陈永华顿时便傻眼了。没有一处地方是自己所熟悉的,这还是自己曾生

  • 原来我不配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原来我不配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原来我不配目录预览:第零章第一章第零章简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母亲遗弃在姥姥的身边,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是不被人所需要的时候,她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到母亲了。八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每日里哭闹着想要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父亲,想要回到以前那栋大别墅里面,不要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吃着咸菜窝窝头,不要穿破破烂烂带着异味的衣服。简歆开始怀念自己的公主服,开始想念宽大的房间,开始想念自己那一床的娃娃,开始想念跟自己要好的朋友,所以她偷偷的从县里面跑到了市里面的家中。豪华

  • 致命纠缠:狼性总裁要不起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致命纠缠:狼性总裁要不起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致命纠缠:狼性总裁要不起目录预览:第1章慕家二小姐第2章他叫南宫绝第3章给你做保镖第4章遭遇登徒子第1章慕家二小姐“火,好大的火,不要,好热……”“大哥哥,快跑,快跑啊,大哥哥,房子就要塌了……”“妈妈,妈妈不要死,小雪会乖乖的听话,不要丢下小雪,妈妈——”“醒醒,小雪。”终究不忍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宝贝,被这样的梦魇给侵蚀着灵魂,那道陌生又低沉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床上的慕初雪缓缓的睁开了迷茫的双眼。又是那场关于大火的梦魇,伴

  • 《当蝴蝶落入沧海》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

    原标题:《当蝴蝶落入沧海》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小说:当蝴蝶落入沧海目录预览:第一章牺牲孩子救小三第二章保小三弃原配第三章她疯了第四章灰暗的日子第一章牺牲孩子救小三深秋的夜本该是寂静的,现在却被女人的哭声破坏了氛围。叶蓁身着薄衫,神情痛苦的跪在病房的地上,一手捂着已经怀胎九月的肚子,一手抱着凌封的大腿,嗓子因为长时间的哭喊几近沙哑,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坚持仰着头,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哀求的话。“凌封,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吧,让我把我们两个的孩子生下来,孩子出生之后,你让我干什么,我都不

  • 古墓诡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古墓诡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古墓诡声目录预览:第一章初识第二章疑惑第三章游玩第四章老太太第一章初识一个月前,我是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的成员,而今物是人非,我光荣的成为一名无业游民,直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那天上司为何突然宣告我被辞职的事实,我向来兢兢业业,也没犯过什么大错,一来二去却没追问出原因。既然如此,我也不打算在一棵树上吊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姑且这么认为,一定是自己长太帅遭同事嫉妒了才被炒了鱿鱼。人生就是这么不可预测,时刻充满惊吓,在受到失去工作的惊吓后,我在成

  • 《我的老婆不能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我的老婆不能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我的老婆不能惹目录预览:第一章寄人篱下第一章寄人篱下第二章亲生父亲第二章亲生父亲第一章寄人篱下阳光小区。“林小北,你给我滚过来!”尖锐的喊声,在房间里面响起,震得整个楼栋都听得清清楚楚。只见一个年轻女孩子,正气势汹汹站在门口。女孩长得很漂亮,俏脸如鹅蛋型,眼睛水汪汪如蜜桃,薄薄的嘴唇,很性感,很清纯。她上身穿着一件衬衣,紧紧包裹着胸前的酥满,下身则是穿着一件热裤,短到不能再短的程度。一双美腿很长,很白,没有瑕疵,让人产生一种想要摸一摸的冲

  • 从深渊走出的王者全文免费阅读-从深渊走出的王者小说最新章节

    原标题:从深渊走出的王者全文免费阅读-从深渊走出的王者小说最新章节小说名:从深渊走出的王者目录预览:第1章能买下半个地球第1章能买下半个地球第2章哪弄的钱第1章能买下半个地球夜色中的邻江市一中。“高飞!学校不是慈善机构,你的学费都欠了一个月了,我是没法留你了。”高三三班的教室里,响起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再看看你穿的,知道的是你来这里念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乞讨的。”“哈……”全班哄堂大笑。“出去!赶紧的!我不能因为你丢了优秀教师的荣誉。”“嘭!”一堆书被扔了出来,紧接着一个五官秀气,身材瘦削

  • 跨过时间来爱你小说完本+阅读

    原标题:跨过时间来爱你小说完本+阅读小说名字:跨过时间来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什么?不是剧组在拍真人秀第2章原来跨越了数千年第1章什么?不是剧组在拍真人秀“二小姐醒了,二小姐醒了。”看着床上年轻女子慢慢的睁开眼睛,这看守在旁的小丫鬟就已经兴奋的不言而喻了,要知道这已经整整守候了七天七夜了。这沐家小姐,沉睡了这么多天,终于醒过来了,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啊!小丫鬟奔出了房间,沿着长长的走廊一路跑,一路喊,好像是生怕整个沐王府上没有人知道一样。丫鬟的声音很快就传遍了各房各屋,大家也都奔走相告。沐清璃迷迷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