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世间感动 > 正文

所谓爱情

2017-11-07 00:09:43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原文www.55555333.cc。这山长水远的人世,终究是要自己走下去。人在旅途,要不断地自我救赎。不是你倦了,就会有温暖的巢穴;不是你渴了,就会有潺潺的山泉;不是你冷了,就会有红泥小火炉。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几处不为人知的暗伤,等待时光去将之复原。
  
  ——白落梅《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真正属于你的爱情不会叫你痛苦,爱你的人不会叫你患得患失,有人一票就中了头奖,更有人写一本书就成了名5.5.5.5.5.3.3.3.c.c。凡觉得辛苦,即是强求。真正的爱情叫人欢愉,如果你觉得痛苦,一定是出了错,需及时结束,重头再来。
  
  ——亦舒《我爱,我不爱》
  
  喜欢一个人,就剩下一粒简单的心了,其实心里开满了桃花,只能是桃花,这样艳,这样的粉,只有自己知道,这桃花带了满身的巫气,虽然是巫气,可不染尘埃,只觉得日子好长,端坐着,心里还是他,走到大街上,心里也是他,胡兰成写刚刚迷上张爱玲,从她那里出来,去朋友家串门,看到灯下朋友们在打麻将,他看了一会儿,只觉得灯明晃晃的,朋友们说了什么,他不知道,于是走出来,在春夜里,一个人,继续想她。
  
  ——雪小禅《浅喜深爱》
  
  当我拥有你,无论是在百货公司买领带,还是在厨房收拾一尾鱼,我都觉得幸福。爱像一股暖流滋润着我5~3~故~事~网。当我失去你,即便面对鸟语花香我也兴味索然。一切显得落寞,虚空。善于感知的心变得迟钝,甚至无法捕捉自己的灵魂。失去了恋人是悲伤的,更让人难过的是迷失了一颗心。
  
  ——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
  
  你是否曾經有过刻骨的思念之情,几乎带来肉体的疼痛,把你和周围的一切隔绝,四周的景物变浅变淡,慢慢褪去颜色5~3~故~事~网。有时候你觉得它把你封闭得太厉害了,让你几乎喘不上气来,你会不顾一切地想用针把它刺破,哪怕是扎出一个小孔,至少让你透一口气。奇怪的就是,他既是那根针,又是包裹我的那个口袋。
  
  ——廖一梅《琥珀》
  
  我越是逃离,却越是靠近你。我越是背过脸,却越是看见你。我是一座孤岛,处在相思之水里,四面八方,隔绝我通向你来源55555333.cc。一千零一面镜子,转映着你的容颜。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
  
  ——埃姆朗·萨罗希《一千零一面镜子》
  
  世界那么大,我却偏偏遇见你;世界那么小,我却偏偏丢了你。世界那么大,我却总是无法忘记你;世界那么小,我却总是无法遇见你。就在这十字路口,年轻的你我挥手道别推荐55555333.cc。我们以为挥别的只是一段爱情,却不知道挥别的是我们的青春;我们以为遗忘的只是一段欢笑与哀愁,却不知道遗忘的是我们的梦想和激情。
  
  ——桐华《那些回不去的少年时光》

系统推荐:
>>> 失恋宅女修成“女版王朔”
>>> “技术控”不再被需要
>>> 我更怕不能忠于自己
>>> 谁的狗最聪明
>>> 隼和阉鸡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当灾难降临

    陈阳和安子娟相恋好久了,可一直没有勇气结婚,原因很简单:陈阳穷。没有房没有车,什么也没有。两人正备受煎熬,就在这时一个天大的喜讯从天而降:安子娟的闺蜜小兰结婚了。小兰结婚对他们而言之所以叫喜讯,是因为小兰的情况跟他们一模一样:男方也特别穷。他们之所以结婚,原因只有一个字:爱。他们能幸福地牵手,我们为什么不能?他们能冲破世俗的藩篱,我们也可以的。陈阳和安子娟一时激情澎湃,立即紧锣密鼓地筹划起来。谁知

  • 1800年前的爱情

    如果品评1800年前的白马王子,周瑜绝对算得上重量级,近乎完美的一个。论相貌,他资质风流,仪容俊秀;论能力,他多谋善断,精于军略;论品性,他性格恢廓,雅量高致。最最要紧难得的,在烽火四起,草莽英雄辈出的三国乱世,他还精通音律,时人曰:“曲有误,周郎顾。”想象一下吧,值此天下纷乱之际,如此儿郎,怎能不一展宏图?公瑾是位英雄,他有志向有抱负,有能力有气概。当宏图大略厮杀之后,他还有一颗富于隋趣,热爱艺

  • 《悟空传》:年轻人的爱是福祉,成年人的爱是磨难

    《悟空传》讲了三个人的爱情。孙悟空对阿紫是少年的意气相投;天蓬对阿月是前世今生的笃定和唯一。而杨戬对阿紫,是归顺与服从的严谨生活中,唯一的一束光。因为难得,所以隐忍;因为无望,所以克制。我们大概都曾这么无望地爱过一个人,从希望、喜欢到了绝望,然后默默地把她从嘴角放进了心底,过上了循规蹈矩的生活。阿紫是他生活中唯一的明亮。他一直就是守护在阿紫身边的骑士,保护她,帮她出头,却不敢对她说爱。愛而不得,却

  • 让我来暖你的脚

    一又是一个天寒地冻的夜,外面的风呼呼地吹,我闭上了眼,时间好像在一点点地倒流。恍惚中,仿佛她用双手把我冰冷的脚抱在怀里……那时,我没想到,父亲是如此绝情,母亲刚去世没半年,他竟然弃我而去,再无半点消息。那天我等呀等,等得饥肠辘辘,却怎么也等不到父亲回来。我打开家里所有的抽屉,找不到一分钱,再看看米缸,剩下不到一斤米,空荡荡的屋子没人回应,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我哭累了,趴在客厅的饭桌上昏昏欲睡

  • 吴虹飞:音乐为妻文学为妾

    因爱坠入音乐吴虹飞出生在广西的侗族人家,一个被称作“诗歌的海洋”的地方,那里人人都会唱歌。有着音乐天赋的她四岁就会识谱,还能自己编曲调来哼。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开了家乡,在国营工厂里当工人,她是在汉人地区长大的。高中时,阿飞读了很多小说,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对她影响最大,由此树立了观念:欣赏音乐是世上最高尚的事。她想如果一个人可以唱自己写的歌,一定是很幸福的。虽然功课繁忙,她还是

  • 丑女无盐的春天

    1无盐本名吴妍,很柔媚很女性的名字,大才子楚枫却嫌她一个丑女,干嘛糟蹋好名好姓,不如叫“无盐”得了—《列女传》里的无盐,面黑身枯、鲍牙塌鼻、头大发稀,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坏笑,这叫名副其实。男寝卧谈的无聊产物,经过层层渲染,传得沸沸扬扬。我义愤填膺,痛骂楚枫缺大德。吴研却很淡然:“无盐?这名字不错,到底大才子。”见她不反对,大家都“无盐”“无盐”地叫个不亦乐乎,她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其实,这两个名

  • 夏洛伊与土豆

    夏洛伊,我的雪德兰亚牧羊犬。从我创办洛基山动物收容所那天开始,它就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但现在,它已经老了,对一切似乎都失去了兴趣。过去的几周,它总是趴在房子前,很久都不动一下。吃饭的时候,我必须哄上几分钟,它才勉强张开嘴巴。我今年已经49岁,不再像以往那么强壮,也没有以往那么健康。有些日子,我感觉自己就像夏洛伊,想做事情,但已经力不从心。10岁那年,我和爸爸一起救治了一只受伤的鹈鹕。从此,帮助被抛弃

  • 被神册封的天使

    她匆匆上了公交车,落座。一抬头,与对面小伙子四目相对。她愣了一下,小伙子长了一双斗鸡眼儿,眼珠黄黄的,一看人两只眼睛就对上了,表情看起来滑稽可笑,真像一只随时准备掐架的公鸡。小伙子显然注意到此刻自己正被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盯着看,瞬间脸就红了,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她看到了那张有些激怒的脸,慌忙憋住笑,并迅速挪转眼神儿。这个看起来不超过20岁的小伙子,胳膊上横七竖八爬了好几道蜈蚣样的伤疤。手腕处还

  • 苏淮安,她在等你回来

    一《男人帮》还没播出的时候,他就已经叫顾小白了。惟一不同的是,《男人帮》里的顾小白是个男人,一点也不白,可现实里的这个顾小白,不但是个女的,而且长得确实挺白。她让我把她的故事写下来,然后她好拿着这篇故事继续站在大连的码头等下去。我们仅有一面之缘,不熟,但我还是决定帮她把这个动人的故事发出来。至少,要让那个名叫苏淮安的男人有所耳闻,早些归来。苏淮安,大连人,男,32岁,水手,常年在海上漂泊,偶尔回国

  • 穿红袍的格桑米玛

    1一直记得年少时,牧区的天,那么蓝,那么纯。远处近处,有奔驰的骏马,或者挤挤挨挨的雪白羊群。一直记得牧区的夜晚,镶了金边的月亮,飘着青草芳香的晚风。康达瓦用牛皮做的小鼓挂在墙上,我不喜欢它之后,它蒙了很厚的灰。远处有笛声,是德巴爷爷吹的。还有格桑米玛的故事。她用羊皮坎肩将我裹得很暖和,然后一边往火盆里扔着牛粪,一边跟我讲,很早很早以前的那个冬天,清早,雪那么大。我问她有多大,她说像康达瓦的皮袍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