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林斤澜,哈哈哈哈

2017-06-27 00:03:54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林斤澜这个名字很怪推荐www.55555333.cc。他原名庆澜,意思是庆祝河水安澜,大概生他那年他们家乡曾遭过一次水灾,后来水退了。不知从哪年开始,他自己改名“斤澜”。我跟他说:“‘斤澜’,没讲!”他也说:“没讲!”他们家的人名字都有点怪,夫人叫“古叶”,女儿叫“布谷”,大概都是他给起的。斤澜好怪,好与众不同。他的《矮凳桥风情》里有三个女孩子,三姐妹分别叫笑翼、笑耳、笑杉。小城镇哪里会有这样的名字呢?我捉摸了很久,才恍然大悟:原来只是小一、小二、小三。妈妈给儿女起名字是不会起这样的怪名字的,这都是林斤澜搞的鬼。
  
  斤澜曾患心脏病,30岁就得过一次心肌梗死5_5_5_5_5_3_3_3_c_c。后来又得过一次,但都活下来了。60岁时他就说他活得够本了,再活就是白饶。斤澜的身体不算好,但他不在乎。我这些年出外旅游,总是“逢高不上,遇山而止”,斤澜则是有山就爬。他慢条斯理、一步一步地走,还误不了看山看水,结果总是他头一个到山顶,一览众山小,笑看众头低。他应该节制饮食,但是他不,每有小聚,他都是谈笑风生、饮啖自若,不论是黄酒、白酒、葡萄酒、啤酒,全都招呼。最近有一次,他同时喝了三种酒。人常说酒喝杂了不好,斤澜说:“没事!”斤澜爱吃肉,三天不吃肉就觉得难受5_5_5_5_5_3_3_3_c_c。他是温州人,说起生吃海鲜,眉飞色舞。吃海鲜,喝黄酒,嘿!不过温州的“老酒汗”(黄酒再蒸一次)我实在喝不出好来。温州人还有一种喝法,在黄酒里加鸡蛋,煮热,这算什么酒!斤澜的吃喝是很平民化的。我和他曾在屯溪街头一家小吃店的檐下,就一盘煮螺蛳,一人喝了两瓶加饭酒。他爱吃豆腐,老豆腐、嫩豆腐、毛豆腐、臭豆腐,都好。煎炒煮炸,都好。我陪他在乐山的小饭馆吃了乡坝头上的菜豆花,好!
  
  斤澜的平民化生活习惯来自他对生活的平民意识,这种平民意识当然会渗入他的作品。
  
  斤澜的笑是很有名的,这就像他的保护色vsM。斤澜每遇有人提到某人、某事,不想表态,就把提问者的原话重复一次,然后殿以哈哈的笑声。“×××,哈哈哈哈……”“这件事,哈哈哈哈……”把想要从他口中掏出真实看法的新闻记者之类的人弄得莫名其妙。斤澜这种使人摸不着头脑、抓不住尾巴的笑声,使他摆脱了尴尬,而且得到一层安全的甲壳。在反右派运动中,他就是这样应付过来的。林斤澜不被打成右派,没有天理,因此我说他是“漏网右派”,他也欣然接受。
  
  斤澜极少臧否人物,但是是非清楚、爱憎分明。他一直在北京市文联工作,对市文联的领导,一般干部的遗闻逸事了如指掌。比如老舍挨斗,是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揭发批判老舍的人是赖也赖不掉的原文55555333.cc。他觉得萧军有骨头有侠气,真是一条汉子。红卫兵想要萧军低头认罪,萧军就是不低头,两腿直立,如同生了根。萧军没有动手,他说:“我要是一动手,七八个小青年就得趴下。”红卫兵斗骆宾基,萧军说:“你们谁敢动骆宾基一根毫毛!”京剧演员荀慧生病重,是萧军背着他上车的。“文革”结束后,文联、作协批斗浩然,斤澜听着,忽然大叫:“浩然是好人哪!”当场昏厥。斤澜平时似乎很温和,总是含笑看世界,但他的感情是非常强烈的。
  
  斤澜对青年作家是很关心的。对他们的作品几乎一篇不落地都看了,包括一些评论家不断花样翻新,用一种不中不西、稀奇古怪的语言所写的论文www.55555333.cc。他看得很仔细,能用这种古怪语言和他们对话。这一点,他比我强得多。

更多推荐:
>>> 每次只赚一点点
>>> 父亲不是『百度』
>>> 不要跟太闲的人走得太近
>>> 到别处去
>>> 马虎是只什么虎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隔着一场雨

    许久未见的雨突如其来,在书店的落地窗上斑斓绽放。我的心莫名有了潮湿之感,一定是水汽通过呼吸在身体里作祟,潜藏在心底的情感开始浮现。喜爱用雨做屏障,以遮掩这个世界的刺眼;或者去靠近一个人的内心,都是可以躲避现实的港湾。恍然发现,我与世界原来不是隔着一场雨的距離,而是隔着一个人的疏离。木桌上的诗集随意打开着,在笔记本上写诗时,常常遗失原有的情感,原因不是窗外的雨,而是手中的笔——它不善于保留和沉静。感

  • 美人如花隔云端

    那些年,蒲松龄于村头巷陌支起凉棚,为驻足停留的旅人奉上一盏茶。他用这一盏茶,换人间一段故事,而后一柄小扇,一支狼毫,将这世上光怪陆离的花鸟精怪,温润入心的风月情事,一一收录。在他笔下,石头可以成精,厉鬼可以说谎,狐狸可以苦修千年,在凡尘轰轰烈烈地爱一场。而他,只是个佝偻的落魄老者,用温润笔锋圆了多少风月里的清梦,却拼尽一生,都未能带走心爱的她。壹蒲松龄遇到顾青霞,是在一处名唤“领袖仙班”的风月场上

  • 浮世怎生书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角落,永远处在春末夏初的时节,微雨正浓,时光荏苒,是不可触及的温柔,是红尘深处的宿醉。纳兰容若与他的词,便是深藏在我们心中的一段尘烟往事。1。。。“35故事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他的父亲是纳兰明珠,位极人臣,家族是清朝最显赫的家族之一。他的35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凡。他满岁时,府内张灯结彩,筵席大摆,府门外车如流水马如龙。清朝的风俗,

  • 曾经留恋一座城

    1-家乡有个朋友,大学毕业后,只身一人跑到了西藏。他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沿着川藏公路,一路骑行去拉萨。路上偶遇一些风尘仆仆的骑行者,大家便结伴,相互鼓励,然后顶着烈日,在氧气稀薄的空气中艰难前行。与所有向往西藏的人一样,最初吸引他的是圣洁的雪域、旋转的经筒,以及那飘荡在千年圣地的嘹亮歌声。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标签,就像大理有“风花雪月”啤酒,成都有火锅、麻将,拉萨这座神奇的城市,则有一场场长头问路。

  • 书卷撷粹

    35故事重要的,是读“有用的书”转化成自己的能力,读“无用的书”来提升自己的气质和眼界。这样,我们的生命才能够更加完善。开卷有益,知理明智,读好书不妨从品佳句开始。当你能念书时,你念書就是;当你能做事时,你做事就是;当你能恋爱时,你再去恋爱;当你能结婚时,你再去结婚。环境不许可时,强求不来;时机来临时,放弃不得。这是一个人应有的生活哲学。——罗曼·罗兰《我们的路》我们一直寻找的,却是自己原本早已拥

  • 月亮不说话

    月亮升起,天籁密布。乳白色的月光布满村庄大大小小的屋顶,屋顶之下是温暖的睡眠。我或快乐或忧伤的少年时光,就在月光下晃荡。我在少年时,才发现月亮始终不说话。我知道,月亮里一定藏有大地的美好故事,也见证了人间的无尽沧桑。但它始终是巨大的无言,只在夜色降临的时候,布下温暖的照拂。我慢慢地知道,月亮不说话,它是把话留给青蛙、螢火虫,留给狗,留给叽叽歪歪的童年和满腹心事的少年,留给梦呓……月光浩荡,天气预报

  • 大自然的情书

    大自然给每个人都写过一封情书,有时间一定要去收取。有的托清风,给你眉间捎来照水娇花;有的托雨露,给你心头寄去好花时节;有的托明月,给你腕间绕上半帘花影;有的托鸟鸣,给你耳边弹响高山流水。一枝新芽,一个逗号,巧笑倩兮;一朵嫣红,一句诗词,美目盼兮。草木纷披为行,百花开成信笺。你走在其中,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长堤柳,深巷花,通幽曲径,流水小桥。世上的美,在书间,在画中,也在爱人的眼睛里。看一眼柳丝披风

  • 三毛与夜路

    我少年时代读的诗,多是席慕蓉和泰戈尔的。同样是青春的惆怅,少女的愁怨,一种无边际的哀愁。比如一个《画荷的午后》,比如《铜版画》,比如《楼兰新娘》。而读三毛时,我还不知道撒哈拉在哪儿,以为撒哈拉就在塔里木盆地边上。当我开始去查问撒哈拉在哪儿的时候,我惊讶于三毛的勇敢。我记得她所写的一个被族人处罚甚至要打死的少女,因为她喜欢了不该选择的恋人。放在当时,这些是超出我理解范畴的,就像今日,在中东地区的很多

  • 时节须知

    谈到时节,我突然觉得我们这个时代的食品离袁枚老先生的“随园”越来越远。这不仅是已经消失了的三月的鲥鱼、正在消亡的一边走一边啄虫子的鸡,而且是四季饮食的颠倒和杂乱无章,使得当代的许多年轻人根本不清楚番茄、黄瓜、茄子等蔬菜究竟应该在哪个时节成熟。所以胡乱地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吃相。近三十年来,我越来越感觉到茄子和番茄有一种没有经过夏天灿烂阳光照耀的陌生的味道,在冬天偏离了辣的方向的青椒,以及冬天一脸铁

  • 毽子里的铜钱

    那时,我大约十岁吧。有一天,我在院子里踢毽子,卖烤山薯的来了。闻到那股香喷喷的味道,好想吃啊!我身边没有钱,却伸着脖子问:“老伯伯,幾个铜板一个?”(那个时代,还用铜板呢,一枚银角子换三个铜板,一块银元换三百个铜板)老人一声不响,却笑呵呵地伸手在烘缸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烤山薯,往我手里一放,说:“给你吃。”我十分感激,就慢慢地剥开了皮,万分珍惜地吃起来。隔壁的二婶走了过来,她挑了几个大的烤山薯,称一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