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沈宰相的一封家书

2017-05-29 00:12:53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清代文学家宋荦收藏了一封著名的家书来自www.55555333.cc。这是一封父亲写给儿子的信,宋荦常常阅读这封信,每次读,都如闻晨钟,发人深省。
  
  信的作者叫沈鲤,是明神宗时期的名臣,谥号文端。他和张居正同朝为官,但因他自律,所以命运和张迥然。
  
  宋荦在其笔记《筠廊二笔》中,详细摘抄了信的全部,我这里选摘一些。
  
  出入公门,招惹是非,且受劳苦,拜客只可骑马,不可乘舆。家下凡百俭素恬淡,不要做出富贵的气象,不惟俗样,且不可长久。大抵盛极则衰,月满则亏,日中则昃,一定之理,那移不得。惟有自处退步,不张气焰,不过享用,不作威福,虽处盛时,可以保守。
  
  近者江陵张老先生一败涂地,只为其荣宠至极,而不能自抑,反张气焰,以致有此,可为明鉴。我今虽做热官,自处常在冷处,必不宜多积财货、广置田宅,使身终之日,留下争端,自取辱名。
  
  为今之计,要损些田土,减些受用,衣服勿大华美,器用宁可欠缺,留些福量,遗与后人,此至理也。留意!留意!秋夏粮要委定冯运,及早上纳,多加与些火耗。各庄上人常约束他,莫要生事。舍与穷人棉袄一百个,趁早预备5_5_5_5_5_3_3_3_c_c
  
  既糊涂到此田地,你与之辩论何益?此后只任他胡说,任他疑惑,不必发一言,不必生闲气,暮年光景,顷刻可过,何苦如此,只图洒落为快也。
  
  文姐有娠,临生产时,寻一个省事的收生婆看。
  
  吾年近九旬,官居极品,百凡与人应酬体貌,自宜简重。若上司与本处公祖父母礼必不可少者,不得不与相见,闲常枉顾只可以居乡辞谢之而已,仆仆往来,不无太亵。出门如见宾,入虚如有人。独立不愧影,独寝不愧衾。
  
  细细研读,有几个亮点显而易见。
  
  不要做出富贵气象。官居尚书,位显人贵。住豪宅、衣锦绣,门前热闹如市,这应该是常态。但沈鲤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这种所谓的富贵,不仅太俗气,也不会长久。道理很简单,盛极则衰,月满则亏,如同自然界一样,中午过后,太阳就要西斜。这都是规律,违背不得。那么如何避免这些呢?前进的时候就想到退路,没有嚣张的气焰,也不过分享受,更不要作威作福5_3_故_事_网。一句话,要压抑自己的各种欲望,所有的事情,都要有度。如果能做到这些,目前的生活是可以守住的。
  
  热官冷做。张居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结果如何?一败涂地。张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原因很多,但也简单,荣宠至极,而不能自抑,气焰嚣张。宋鲤也官居显位,实权大得很,可以说是个热官,但他常常给自己浇冷水,让自己清醒。什么样的冷水呢?我们薪俸有限,不要去多积财货,买那么多的田地干什么?造那么多的房子干什么?不去想那些、弄那些,你就不会接受不义之财。即便有那些东西,又能怎么样,想传给你的子孙吗?要想得长远些,不要留下争端,自取辱名。
  
  常约束,莫要生事。除了自己要低调、俭省以外,还要遵守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该缴的税不要少缴。同时还要约束和这个家族有关系的人。富在深山有人问,一来二去,关系就比较多了。如果不加约束,这些人里,难保有人会给你惹出点事。惹一件事,还可以处理,事情多了,坏的影响就会不断累积推荐www.55555333.cc。有人敬你畏你,但总有不敬你畏你的人。坏事传千里,一旦被对手知道,他们正愁找不着把柄呢,生事惹事,就是主动去撞枪口。
  
  不发一言,不生闲气。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三五好友知己,三杯两盏淡酒,可以推心置腹,但若对方是糊涂人,你根本不必和他辩论。管他说什么,管他如何说你,你不必发一言,不要生闲气。35故事苦短,白驹过隙,看轻财物,充实内心,让自己活得潇洒些。
  
  出门如见宾,入虚如有人。仁义礼智信,礼不完全是礼节,还是一种制度和规矩。我们出门,见到所有的人,只要不是刻骨仇恨者,都要像宾客一样对待他。进入无人之所,要当作有人在一样。有人监督你的各种行为,你就不会胡作非为。
  
  几桩杂事,颇见性格。写封信不容易,家信嘛,除了讲些道理给小辈听,也要讲些家长里短,这里拣选两件原文www.55555333.cc。一件,寻个省事的接生婆。我揣摸了半天,为什么要省事,而不要技术好的?思来想去,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富贵人家添儿生女,也是一件大事,正好给某些想巴结的人找个上门的理由,人之常情,乡里乡亲,却之不恭。省事,就是少事,接生婆只管安全接生就好,不要将孩子出生的消息到处传播。另一件,“舍与穷人棉袄一百个,趁早预备。”这一条,也足见沈公好扶贫济困,且已成为他工作生活中的常态。
  
  《明史》对沈鲤评价甚高,赞其为人耿直峻洁,为官清正淡泊。
  
  宋荦在《筠廊二笔》中,还有一则笔记,我觉得可以用作这封宰相家信的结尾。
  
  宋郑景望杂著中一则云:余中岁少睡,展转一榻间,胸中既无纤物,颇觉心志和悦,神宇宁静,有不能名言者。时闻鼠啮,唧唧有声,亦是一乐事。当门老仆,鼻息如雷,间亦有呓语,或悲或喜,或怒或歌,听之每启齿,意其亦必自以为得而余不得与也。
  
  郑景望我没有详细了解过,但他这里呈现的状态,平常人真难以企及。夜深人静,平躺在板床上,老鼠咬东西的唧唧声,虽然难听,但在他听来,就是一种美妙的享受。还有,守门的老仆人,睡觉时发出的如雷鼾声,间或还讲几句梦话,这梦话仿佛还带着表情,喜怒哀乐,他极为羡慕。可是,这样的境界,也不是人人都能达到的5~3~故~事~网。我想,这也可看作沈鲤写这封家信的心绪——胸中无纤物,心志和悦,神宇寧静。

推荐信息:
>>> 美丽花果的背后
>>> 我与这个世界有过一面之缘
>>> 只为成功找方法
>>> 矮个子的长处
>>> 爸爸的红烧肉饭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蒋方舟:作为读者的谦虚

    导语:书的本质,是孤独的作者与破碎的社会之间的一种交流方式,作者发出声响,或许几百年后,在青灯孤照的图书馆,一个孤独而谦虚的读者报以应和的回响。我目睹过很多场次的“作者见面会”,即使是比较小众和生僻的作者,人们还是要去听讲座——重点是看看那个作者,看他和自己想象中那个人,吻合程度有多少。然后就到了提问的环节,一些人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大段大段地阐述自己的看法,最后以“你认为我说的对不对”来结束提问—

  • 文字是我最爱的亲人

    我把键盘当作农具的时候就有一块农田我在农田辛勤工作的时候许多文字成为我最爱的亲人经常,把许多句子在正义的天平上称一称有洁癖,撩开一些修饰词剔除杂质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道义和责任文字,成为花开的时候我常常躲在一角爱着一粒小砂石键盘,成为河水的故人有缕缕轻音飘过的时候我潜伏在五线谱的空拍里为露珠守一段留白认定自己一辈子就是闲不住的庄稼人每一次敲打键盘就感觉田里有很多庄稼,笑得很得意

  • 我的一位国文老师

    我在十八九岁的时候,遇见一位国文先生,他给我的印象最深,使我受益也最多,我至今仍不能忘记他。先生姓徐,名锦澄,我们给他上的绰号是“徐老虎”,因为他凶。他的相貌很古怪,他的脑袋的轮廓是有棱有角的,很容易成为漫画的对象,头很尖,秃秃的,亮亮的,脸形却是方方的,扁扁的,有些像《聊斋志异》绘图中的夜叉的模样。他的鼻子眼睛嘴好像是过分集中在脸上很小的一块区域里。他戴一副墨晶眼镜,银丝小镜框,这两块黑色便成了

  • 用诗歌,讲好一个故事

    下辈子,我想倒着活一回。第一步就是死亡,然后把它抛在脑后。在敬老院睁开眼,一天比一天感觉更好,直到太健康被踢出去。领上养老金,然后开始工作。第一天就得到一块金表,还有庆祝派对。40年后,够年轻了,可以享受退休生活了。狂欢,喝酒,恣情纵欲。然后准备好可以上高中了。接着上小学,然后变成了一个孩子,无忧无虑地玩耍,肩上没有任何责任。不久,成了婴儿,直到出生。35故事最后9个月,在奢华的水疗池里漂着。那里

  • 曳尾于涂中

    庄子在濮水上钓鱼,楚王派两位大夫前来请庄子去做官,庄子持着钓竿头也不回:“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以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庄子既回答也在讲故事,听说楚王有一只死了三千年的神龟,包在绸缎竹箱里供于神庙。你说这龟是愿死了留下龟壳受供奉,还是拖着尾巴活在泥淖中呢?大夫答道:当然是活在泥

  • 尾生的等待

    《庄子·盗跖》:“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尾生伫立在桥下,等待着她的到来。他抬头一看,只见高高的石桥栏杆,已被爬上来的攀缘植物遮盖了一半,桥上人来人往,人们穿着白色衣裳,沐浴着灿烂的阳光,风儿幽幽地吹拂着他们的衣裙。可是,她还不来。桥下黄泥堆积的沙洲,大约还剩下7平方米,与河水紧邻在一起。长满芦苇的河畔,有许许多多的小洞,那也许是河蟹的巢穴,每当水流涌上来,就发出轻轻

  • 一轮旧时的纸月亮

    20世纪30年代末,在浙江瑞安中学,有一位校花。据说她是当时瑞安最耀眼的美人,是那片山水中最绚丽的景色。她叫洪卓如。她是大家闺秀,少女时代就很时髦,卷发齐肩,艳服多变。卓如还善女红,兼修书画,家学渊源深厚,聪颖可人,是全校男生追逐的焦点,是瑞安少年们的一个梦。当时追求她的人不少,而我舅舅谢秉恺是她的第一个恋人。洪卓如出身书香门第,她的祖父是晚清江浙一带颇有名的戏曲家洪炳文。洪家居所叫花信楼。自幼年

  • 神迷路了

    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孩——红色百褶裙和滚黑边的红色紧身上衣——正略显匆忙地走着。她一边走一边听音乐,还在想着将要见到她生命中的爱人。她边走边听边想,同时又感到喜悦、害怕和希望。她是女人,能够同时做这一切。这个红衣女孩是个美女,既有古典美的气韵,又不乏现代感。她留着偏分短发,斜刘海,戴着复古风格的太阳镜,眼镜框也是红色的。她的皮肤是棕色的,她以此为傲。她没有年轻到天真的程度,也没有成熟到不相信爱情。她的

  • 小窗眷上花影

    1秋在镜前,月描弯眉,露点朱唇,瘦水润面,清香挽发,云卷小袖。左右眷顾,纤细身姿,冰肌玉骨,缥缈出尘。2立秋之后,一阵风来,一场雨至;风吹一行落叶诗,雨拨一声秋水弦。我只想做一个读诗人、听音人,眷眷怀顾,落一身秋叶秋韵。3秋天,花色宁静,不争宠,不耀眼,色无意醉人,香无意袭人,眷心清冽,风情透骨。像古仕女的配饰,比如玉钗低垂,翠钿细细,内敛,委婉,扮眉梢一分娇,眼角一分俏。4登山临水,看天边飞鸟,

  • 亲不亲,故乡人

    愉快的时光大伯父汉清先生及大伯母来西班牙时都已是七十多岁高龄的人了。那时我在沙漠,千里迢迢地飞回马德里去陪伴。与这一对亲人在西班牙相聚的时光可说是一段极愉快的回忆。我们共游了许多名胜古迹,最使我感动的还是他们对艺术的欣赏和好奇,伯父伯母不抢购洋货,不讲究饮食,站在马德里西比留斯广场边,一句一句谦虚地要我解释塑像、建筑、历史、渊源……在柏拉图美术馆里面,大伯父因为已是高龄,我讨了一把轮椅请他坐着,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