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世间感动 > 正文

妈妈用自己的饭菜送你去山川湖海

2017-02-12 00:00:02 来源:芙蓉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大学期间去台湾交流,回家那晚,一桌人吃饭,我半年未见韭菜炒蛋黄桂花糖醋小排,几次立起身来,频频夹菜,吃到兴头上,亲戚问我:“好吃吧?在外面,是不是特别想念妈妈的手艺家常的味道?”
  
  只要点个头就能蒙混过关的问题,我偏偏搁下筷子,顽固地摇头:“不不不,挺想家的,但不想我妈做的菜来自55555333.cc。”
  
  在吃的问题上,我难得地较真,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不能靠“妈妈”“家”这种字眼骗同情分。没有什么技术的人才会以情动人,而我妈,一个浑身上下各项指标过硬的女人,也不屑于用温情做软广。
  
  大学里很多同学都会介绍说,自家的菜属于什么菜系。理论上说,我们家是很典型的江浙菜,但江南人家清粥小菜妙至颠毫的时刻,我几乎从未体会,直到后来,我瞥到一个词,才顺利地帮我家菜谱认祖归宗,它叫作,快手菜。
  
  如果你也有一个可以理直气壮喊“哎哟下班了累死了”的妈妈,你就一定见识过,傍晚六点兵荒马乱的厨房。择了一半的芹菜摊在案板上,活虾被闷在黑色袋子里,时不时动两下,热锅上噼里啪啦炸响的,是酸辣土豆丝,我妈边烧菜边收拾,右手拿着铲子,左脚踩着抹布,低头那两下工夫,就把溅到地板上的油渍擦去了。难吃归难吃,童年的我还是无数次,拿着一包薯片,无限期待地守在厨房门口,也无数次被我妈差遣——“去帮我切两根葱好伐”“水水水”“你能不能不要吃零食了,待会饭么不要吃,你健康一点好不好啦”5 3 故 事 网
  
  好的呀,那你菜烧得好一点啊。我捏着空空的薯片袋子,对着她的背影扁了扁嘴。
  
  其实我们尝试过很多改良方案。有一两年,是请了个阿姨在家烧菜,但我们到底经不住她重油重盐的攻势。奶奶偶尔来小住,会炖了红烧肉烤了玉米烙在家等,但花样换来换去,都是爸爸爱吃的菜式。再后来,我建议集体订外卖,被我妈迅速否决,她就像晚清朝廷一样,既拒绝外援,也不肯改革,既想捍卫围着桌子吃热菜的传统,又无力支撑时局,幸好只要大门一关,她也是我们这个小小政权的老佛爷。
  
  碰上长假回家时,我也乐意下厨房芙蓉文学网。跟我妈开辟鸿蒙的气势不同,我谨遵食谱教诲,连放多少面粉,都要放到小托盘上称一称。但我做菜的次数仍然屈指可数,一则耗时太长,效率太低,我爸已经饿到满屋子找腰果花生趁酒,我还在斟酌要不要再加勺糖。二则我每次都会被刀背磕到,被烤箱烫到,我爸看着端出来的蛋挞,和我哭哭啼啼展示的小小疤痕,常有吃人血馒头之感。况且,我一烧完就要变换角度拍照,他们俩吃的时候,就看我窝在椅子上,专心致志地修图,修完发了朋友圈,还要耐心等待朋友们的点赞,年华似水,经不起我几番折腾。
  
  在台湾半年,有时碰到咬一口就能有一汪油的鸡排,我也会想起我妈的拿手菜。她擅长做茄子,去皮,爆炒,拌肉丝,多糖多醋少许盐,嚼来软糯可口,最适宜下饭。茄子去皮后滋味更好,但茄子皮本身是防癌的,于是我妈时常在味道和健康之间摇摆,每次去完皮,都会很郑重地说,其实这个做法不好的,营养流失掉了——她煎黄鱼、爆炒鱿鱼时也这么说ATy。平日干脆利落惯了的妈妈,很少有这样踟蹰的、近乎迷信的时刻,就像她执拗地在微信上给我发养生小常识,在朋友圈分享按摩哪几个穴位可以延年益寿一样。据说这个习惯,可以排入“父母最让你难以忍受的事”榜单的前三名,但说到底,人都是难以忍受的,除非你爱他们。
  
  这次回来,厨房里仍然兵荒马乱,不时响起“水水水”“给我递蚕豆过来”“哎呀你不要挡着我呀待会焦掉了怎么办”,不像做菜,倒像修长城,分秒必争,众志成城。她看到我手里托着个车厘子的盘子,又蹙起眉头:“你怎么一直这样的,正餐不吃,零食不停。”
  
  我嬉皮笑脸地抱住她:“我开开胃呀,等你的响油鳝丝。”
  
  是在脸贴到她的羊绒衫的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无声无息地,她也妥协了。机场里有很多励志书籍,有精明干练如杨澜的成功典范,在指点深陷厨房和办公室迷津的女性,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5.5.5.5.5.3.3.3.c.c。那些都是昭彰的道理,而35故事太过混沌,你自己都辨不出哪一刻,你心底的天平倾向了哪一头。我妈现在做菜手艺越来越精湛了,饭桌上常提的是股票和折扣,很少再说单位里的人事变动。她穿暖色调的大衣,而我小时候,印象中的妈妈,是衣柜里一色黑白灰职业装的人。
  
  不进则退,她选择了退守厨房。
  
  万青有句著名的歌词,问“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说到底,志短只因情长,能把人困在厨房的,从来也只是爱。童年里的妈妈,频繁出差,莫名其妙地走了大半个中国,导致我小学时学唱《鲁冰花》,唱到“闪闪的泪光鲁冰花”时,共鸣到落泪。后来我妈的山川湖海,成了宁波新寄来的带鱼,山上刚挖到的竹笋,哦,还有我的行踪欢迎55555333.cc。她成了上班时关心创业板走势,下班后替我熬乌骨鸡汤的人,看着她熟稔地捏起锅盖的侧影,我也觉得没必要再细问,提前回家做饭等我们的时候,心底会不会有一点凄惶。
  
  要怎么问呢?所有的妈妈们,好像都不擅长邀功,不擅长自我标榜为家庭牺牲,她们寂寞又专注地打理厨房,烤出一笼又一笼喷香的面包,目送你去更邈远的山川湖海。

系统推荐:
>>> 会玩才会成功
>>> 所有的种子都蕴藏着生命
>>> 愿你不再哭泣
>>> 谁是“观察者”
>>> 像木鸡那样迈向成功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芙蓉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不思量,自难忘

    1。。公元809年,韦丛病逝。后来,元稹于遗恨之中,写下《三遣悲怀》哀悼亡妻。韦丛嫁给元稹时,正是元稹一生中最不得志的时刻。那年他二十四岁,门第不佳,家境清贫,科举落榜。而韦丛出身富贵,却不慕虚荣,在清贫的环境中泰然处之。元稹在诗中写那年的情景:“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他无衣可穿,她便翻遍衣柜为他去找;他想要喝酒,她便拔下金钗换酒来喝。因为家境不好,每天

  • 我在南极拍摄剪影,你是太平洋上赶路的风

    森林里有一只狗熊,每天晚上都在大树下看星星。有一天,从远处飞来一只小鸟,飞累了,落在树上休息,它看见狗熊正坐在树下,仰面向天。小鸟问:“狗熊,你在干什么?”狗熊扭头看见小鸟,不耐烦地说:“我在看星星呢,你不要烦我!”小鸟抬起头看看天,夜幕包裹着世界,黑暗一望无际,看不到一颗发光的星星。小鸟问:“可是天上哪里有星星啊?”狗熊指指天空说:“就在那里啊,我能看见它。”小鸟顺着狗熊所指的方向望去,那里还是

  • 火车上那个沉默的男孩

    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们似乎曾经在哪儿见过,但其实并没有。也许是我正忙着构思小说的缘故,抑或是正沉醉于润色某一行诗句的缘故。但是,我像往常一样注意到了其他的人——那些歪戴着学生帽、斜挎着书包的学生。不仅如此,我还听到了他们的笑声、窃窃私语声,目睹了他们那被压缩在这节狭小的火车车厢里的旺盛的青春活力。那一年,我住在英国。每天,我都要乘坐火车来往于赫特福德郡和伦敦之间。这段路程大约要花费一个

  • 四面楚歌,谁能证明我的清白

    一篇在国内某知名网站发表的《北京高校毕业女生非处女排行榜》,竟让一个本来与之没有多少干系的女办事员的生活开始多灾多难起来——“非处女排行榜”殃及的私35故事活李晓洁是湖南某事业单位的女办事员,年方26岁,北京某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单位过着“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悠闲日子,她的父母住地离她所在城市有250多公里,她除了几个大节日回家陪陪爸妈,其他时间就在这个城市里波澜不惊地过日子。也许是李晓洁姻缘未到,谈

  • 我可以抱你吗

    一周末的晚上,我收到艾云发来的短信,说他们公司的歌舞厅今晚开放,问我有没有雅兴去跳舞。她还特意在跳舞两个字上粗鲁地加了个引号。我吹着口哨赶到那里,却没有听到任何歌舞的声音,只有她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我看着她问:“哪里跳舞啊?”艾云咯咯地笑着,转身没命地跑了。我清楚地看到舞厅的门上贴着六个大字“今日暂停营业”。想不到我的单位跟同学阿牛的妹妹艾云的紧挨在一起,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同住在一栋宿舍楼,她就

  • 戴墨镜的狗

    一日,一位业余爱好摄影的文友邀请我们前去观看他的摄影展。文友的摄影技术还不够精湛,不过他捕捉到了生活的细节,尤其是拍狗的照片特别吸引人,一张张穿着小花袄扎着小辫或穿着奇装异服的宠物狗照片令大伙儿忍俊不禁。而我却笑不起来,因为一张戴着太阳镜的狗的相片,使我想起我家曾养的一条狗。席间,文友们都奇怪我看到如此滑稽、狗模人样的照片反而一脸肃穆,我喝了一杯酒,给他们讲了一个关于狗的故事。40年前,我的父母去

  • 闺蜜恋爱了,我还单着呢

    01她是我大学同学,当年玩得最好的小伙伴。曾经我特别希望她是个男的,这样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嫁给她。我俩一起上课、下课、吃早中晚饭。饭后一起遛弯、逛超市、上自习,连上厕所都喜欢一起去。冬天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冷,像寒号鸟一样赖在暖气旁边不肯走,被子冰冰凉,她就去给我暖床,把被窝里焐得暖烘烘,再抱着肩膀跑回自己的被窝,冻得瑟瑟发抖。但感情也好,事业也好,都不堪叨咕,你刚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咔嚓一下子就给你

  • 终于等到和你在一起

    空姐奥利维亚是德国航空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出于工作需要,她经常在德国和阿根廷两个国家之间飞来飞去。今年年初,她出差到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酒店附近的公园里散步时,遇到一只非常友善的流浪狗,于是就喂了些东西给它吃。结果这只狗狗吃完东西就一直跟着她,怎么赶也不愿离开,就像是认定了奥利维亚一样,一直跟着她来到了酒店。奥利维亚心想:这大约就是狗狗世界中的一见钟情吧。上下打量一番,她也很喜欢这只狗,于是

  • 亲爱的你被我算计了

    你的脾气还是跟以前一样臭朝阳破窗而入,照进了阿布的卧室里,一个瘦高的男人浮现在阿布的梦境里,她顿时兴奋地醒了过来。阿布只对瘦男人感兴趣,这么多年她为减肥折腾得垂头丧气,觉得35故事一片灰暗,见到瘦的男人两眼就发光,崇拜得不得了。如果有个瘦男人能让她靠一靠,那就是她最幸福的事了。可到哪里去找瘦的男人呢?正想着,电话铃响了。老妈在电话里说,罗林要调到深圳工作,要阿布下午去火车站接他。由于他的公司暂时不

  • 不期而遇

    一希玛离开起居室,急忙走进厨房。就在几分钟之前,门铃响起。她知道是丈夫拉吉夫回来了,赶紧去开门。没错,是拉吉夫,但同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希玛,我不小心在路上撞倒了这位先生,庆幸的是没有太伤着他。我带他来家里喝杯咖啡。”第一句话她听清了,但后面的话却没有听进去。这位先生的出现使她非常窘迫,他看上去也是如此。然而,他好像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并惊奇地说:“希玛,是你!”拉吉夫感到有些宽慰:“哦,你们